西部地区渐成对外开放“香饽饽”

22

  图为甘肃兰石集团出口土库曼斯坦的陆地钻机。 

 图为广西钦州保税港区码头。
  新华社记者 张爱林摄

贵州进口同比增长1.4倍、宁夏出口增长56.4%、四川实际使用外资增长47.8%、陕西新设外商投资企业数量增长51.02%……今年以来,西部地区在对外贸易、吸引外资方面继续表现抢眼,多地前10个月贸易投资增速均大幅高于全国整体水平。对此,专家指出,近年来,西部地区对外开放的步伐不断加快,外贸增速高于全国整体水平,外资吸引力不断增强。随着“一带一路”建设加快推进,自身后发优势的加快显现,未来,西部地区在对外开放过程中将会更吃香。

西部加快开放

近年来,越来越多跨国公司将目光投向了中国西部地区。世界能源巨头ENGIE集团、全球电力和自动化技术领域的领导企业ABB前段时间分别与重庆签约扩大合作,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天然气制合成气项目9月份在重庆开工。在四川,欧洲领先的航空航天零部件制造公司加德纳航空的全球旗舰工厂项目今年7月在成都开工,目前落户四川的世界500强企业已达331家,其中境外企业235家。陕西新设立的自贸区则吸引了法国赛峰、法国赛诺菲(梅里亚)等一批世界500强企业落户。

“越来越多美国企业对中国投资兴趣从东部转移到西部地区,中国内陆市场会是美国企业重点拓展地区之一。”美国驻成都总领事林杰伟说,美国企业很多年前就在中国进行投资,但大多集中在中国东部地区。近几年,随着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和新发展战略的实施,中国内陆地区成为美国企业新关注的地区,他们希望在中国西南地区新建公司或办事处,包括汽车、电子、医疗、金融等领域都是投资热点。

陕西省商务厅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陕西省新设外商投资企业148家,同比增长51.02%;实际利用外资45.82亿美元,同比增长12.62%。其中,作为省会城市的西安更是表现不俗,1-10月,西安市新设企业108家,增长80%;实际利用外资41.89亿美元,增长20.23%。

引资快速增长的同时,在西部地区投资的外企也保持着较高的盈利水平。四川省商务厅日前发布的外商投资企业发展报告显示,2016年,四川省外商投资企业营业收入总额达5159亿元,同比增长11.9%;利润总额达256.2亿元,同比增长43.2%。

投资之外,西部地区的对外贸易表现也很抢眼。根据发改委数据,1-10月,西部地区进口1062亿美元,同比增长29.4%,增速高于全国7.9个百分点。出口1422亿美元,同比增长16.4%,增速高于全国4.7个百分点。

具体来看,进口方面,12个省份同比均增长,增速较高的贵州、宁夏分别增长1.4倍和78.4%。出口方面,9个省份同比增长,增速较高的宁夏、陕西分别增长56.4%和48.7%。

“近年来,西部地区对外开放的步伐不断加快,开放型经济快速发展,外贸增速高于全国整体水平,外资吸引力也不断增强。就原因而言,一是与西部地区在贸易、投资方面基数较低有关;二是西部地区过去一段时间持续加快发展,产业基础日益雄厚,营商环境也不断改善,这为贸易投资增长提供了扎实的基础;三是西部各地充分利用自身资源形成了特色鲜明的产业、优势,为外资进入提供了更多选择。”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李大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后发优势显现

中国对外开放从沿海起步,由东向西渐次推进。现在,西部地区正在加快发挥后发优势,逐步从开放末梢走向开放前沿。李大伟指出,在对外开放方面,如今西部地区集政策、资源及环境等多项优势于一身,中共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大西部开放力度”,当前,国家多项政策措施已突出支持西部地区对外开放。同时,自贸区效应持续显现,中欧班列的班次和运力不断加快,人才集聚优势加快显现,自身资源富集,营商环境也在不断改善。

在政策支持方面,关于吸引外资,国务院今年两次印发通知分别强调“支持中西部地区、东北地区承接外资产业转移”“促进外资向西部地区和东北老工业基地转移”。新修订的中西部地区外商投资优势产业目录,进一步支持中西部地区承接外资产业转移,扩大中西部地区鼓励外商投资产业范围。关于对外贸易,《国家口岸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结合内陆地区对外开放和产业转移的需要,加快内陆地区口岸开放。

今年4月1日,中国第三批7个自由贸易试验区挂牌成立,其中就包括陕西、重庆、四川等西部内陆地区。陕西省发改委主任方玮峰表示,内陆自贸区的成立,有利于西部地区发挥各自优势,为“一带一路”建设注入更多新元素。西部地区也将不断提升自身吸引力,汇聚全球要素资源实现更快发展。

与此同时,交通条件的改善也为西部地区扩大对外开放提供了重要支撑。近日,西安至成都高铁正式开通,推动川陕两地正式进入“3小时经济圈”。加上已开通的西宝(西安-陕西宝鸡)高铁、宝兰(宝鸡-甘肃兰州)高铁、兰新(兰州-新疆乌鲁木齐)高铁相接,如今,中国向西开放的道路对接联通越来越顺畅。此外,成都和重庆已成为开行中欧班列最多的城市,2017年全年两城预计超过2000列,“渝新欧”班列则成为惠普、富士康等全球顶尖IT企业中国生产基地产品的重要运输线。

“地理空间阻隔被消解,西安、成都等西部地区对外开放的核心板块,真正实现了‘亲密接触’,极有可能会碰撞出联手合作、协同开放的火花。不仅在自贸区建设、国际货运列车、跨境电商、出口加工等方面具有展开务实合作的空间,还可在文化、科技、教育、市政等多个方面,以更立体的维度提升对外开放格局。”陕西省宏观经济研究会会长赵锐表示。

人才集聚也成为西部地区的一大优势。以西安为例,目前西安市软件人才约20万人,其中16.5万人聚集在西安高新区软件园。全球软件设计与定制领袖企业思特沃克西安办公室总经理助理李栋表示,西安的一大优势就是人才“池子”大,特别是高校毕业生较多。“目前,我们公司有1/3的同事都是一毕业就加入的。”

“一带一路”创造机遇

“在西部地区对外开放的过程中,‘一带一路’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李大伟说,在强调互联互通的背景下,“一带一路”能大幅改善西部的基础设施水平,西部地区与国际市场直接相连的国际大通道正在加快形成;同时,“一带一路”为西部地区吸引外资提供了更多机会,并将促成西部地区在全球价值链中形成自己的价值分工和特色地位;此外,借助“一带一路”东风走向开放前沿的过程中,西部地区还将会不断改善营商环境,这又为贸易投资继续增长提供了保障。

“去年5月,我来重庆考察后,就决定在重庆设立西部运营中心。”台湾南侨集团副总裁、大陆事业营运长陈正文近日说,“我亲眼看到,大陆的西部地区正在崛起,‘一带一路’更是让西部成为开放前沿,创造了难得的历史机遇。”

在“一带一路”机遇的牵引下,西部地区开放型经济加快发展。陕西省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陕西省企业在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埃及、印尼、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开展了广泛的投资合作。“一带一路”参与国家在陕西投资企业达到400多家,陕西近300家企业在48个国家和地区投资超过30亿美元。下一步,将以境内外经贸合作园区建设为重点,深化与参与国家的双边务实合作。

在刚过去不久的“双11”网络购物节,不少“一带一路”参与国家的消费者通过互联网加入到了这场购物狂欢之中。而随着新疆多个跨境电商海关清关中心投入使用,来自全国各地的“中国制造”选择在新疆“通关”,快速发往“一带一路”参与国家。清关中心跨境仓主管谢刚表示,因为清关中心的投入使用,过去很多在广东清关的商品,现在都选择来新疆,就近直达“一带一路”参与国家。

百世新疆跨境电商海关清关中心运营部负责人李春雷表示,未来清关中心还将打开进口渠道,主要进口中西欧的食品、药妆、奶粉、家居用品,辅之以中亚国家的农副产品,48小时即可送达国内消费者手中。

作为中国和新加坡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设立在中国西部地区的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为西部地区与新加坡经贸合作提供了更多机会。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我们要增加重庆的货源通道,打造一条从重庆通过广西到新加坡的通道。此外,甘肃和贵州也已经跟广西、重庆联手集中他们的货源。“新中(重庆)互联互通项目的最终目标不仅仅是发展一个项目或省,我们要辐射整个西部地区,所以我们希望能有更多西部省份参与其中。”罗家良说。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7年12月19日 第 06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