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司法年大会 联邦首席大法官:影响判词素质 律师陈词水准下降

26
劳勿斯在司法年大会上致开幕词。

(布城12日讯)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敦劳勿斯要求律师公会正视律师陈词水准下降的问题,影响了法官的判词素质。

他说,判词的素质与标准取决于律师的陈词,律师公会必须接受其会员素质下降的事实,同时着手处理此事。

“在法官以次等与差劲水准的陈词根据时,你不能期待法官拟出有素质判词。”

他较后在记者会上说明,外间人批评法官及判词的素质下降,但判词源自总检察署与律师的陈词。

“如果我们有优秀的律师,就会有优秀的陈词。”

他表示,法庭会为法官提供培训来提升法官技能及判词书写技巧,因此他希望律师公会也效仿之。

较早时,他在致词中提及接受大众批评法官的判词,但必须带有建议性、敬意及良好的态度,不应将政治信仰来测试法庭的裁决。

他表示,即使法庭裁决不在他们那一方,尤其是律师在发表任何违反司法体系及毫无根据的言论前,应该自我克制态度,尤其是在公众论坛。

他承认,法官并非万无一失,同时也必须接受批评,然而毫无根据的抨击威胁了司法精神的基础及司法机关在执行联邦宪法的职务。

出席今天的司法年开幕仪式计有印尼最高庭首席大法官莫哈末哈达阿里教授、新加坡上诉庭法官钟史蒂芬、前联邦法院大法官敦阿里芬、前上议院主席敦曾永森、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总检察长丹斯拉班迪等。#

不允案件经常性拖延

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劳勿斯表示,他绝不允许案件经常性的拖延,并致力朝向执行在审讯日即审讯的程序,总检察署及律师公会受促给予配合。

他续说:“我不会再接受因为要出席论坛、代表大会、特大等等理由而要求展延案件的审理。”

他强调,申请案件审理展延的一方必须向审案的法官提出个别申请,法官则不应受到律师的时间安排约束,并需做好案件管理者的角色,而非允许其他人决定审讯的速度。

“规矩就在那儿,不应该再有任何的展延,除非到了生死关头。”

他在致词时说,在这之前,展延案件似乎已经成了一项规矩,而不是例外,常常出现最后一分钟的展延申请已经影响法庭公正审讯的障碍,实际上,多次性展延已经成为法庭的常态。

劳勿斯在较后的记者会上说明,在这之前,检控官及律师在案件审讯时会因为一些因素,如出席大会要求延期等并通常获得批准。

他指出,其实在前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敦哈密领导期间已有相关通令,包括不接受因出席大会、国会或州议会的理由而申请案件展延,这也是为何之前出现案件累积的现象,因此,如要案件审理顺利就得严格。

另外,上诉庭主席祖基菲里补充,在一些处理案件审理时,律师与检控官已经获得日期,理应自行安排本身的假期,但一些律师往往会在最后一分钟提出延期的申请,理由包括以出席在香港的婚宴。#

儿童性罪案限1年结案  不影响公正性

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敦劳勿斯表示,儿童性罪案特别法庭必须在1年内结案的限制不会影响案件的公正性。

他认为,这类案件必须顾及受害者的感受,也必须在受害者的记忆犹新时找出真相,在过去的案件因拖延过久,导致受害者已经长大成人,也会影响其展开的新生活。

“她长大时会感到羞愧,在过着新生活时还要出席法庭讲述过去的事情,这对她不公平。”

他指出,大家一般上会关注被告而忽视了受害者,法庭必须在被告与受害者之间寻求平衡。

他表示,从去年7月设立上述法庭至12月,法庭接获的357宗案件中,287宗已经结案,尚有70宗案件在审理中,结案率高达80.4%。

他续说,司法宫将于今年内,逐步在国内设立儿童性罪案法庭。

“我们分为4个阶段,首个阶段在砂拉越、雪兰莪及柔佛;第二阶段在吉打与玻璃市;第三个阶段在槟城、森美兰及马六甲;第4个阶段在霹雳及登嘉楼。”

另外,他也宣布,一座设在沙巴的法庭大厦将于今年3月竣工,并腾出一个审讯室充作儿童性罪案特别法庭。
为了有效处理人口走私的案件,劳勿斯宣布将设立审理人口走私案件的特别法庭,计划于今年5月在巴生设立。

他指出,根据过去的经验,设立特别法庭来审理案件会比在一般法庭来得更有效。#

拒删不妥内容演词被取消 律师公会主席缺席

2018年司法年大会今年一改过往仪式,取消邀请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与律师公会主席佐治瓦鲁基斯演讲环节,以致后者决定缺席今天活动,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敦劳勿斯说明,由于佐治瓦鲁基斯的演词内容触及本身尚在法庭审理的任期案件,并拒绝删除这一部分内容,本身唯有取消这部分的环节。

敦劳勿斯在为2018年司法年大会主持开幕后,在记者会上针对这项课题进一步解释,双方在为这项活动讨论时了解佐治瓦鲁基斯的演讲内容触及他与上诉庭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的受委课题,并认为,有关课题不应在司法年大会挑起。

“但是他们坚持要挑起,我看了内容,该部分占1至2页面,我认为不太妥当,毕竟案件已经带上法庭,如果你挑起,总检察署也要回应,那我们要怎样,我们很为难,你不能在一个大众论坛挑起它,既然在法庭审讯,就让法庭审理,但他们坚持,那我们唯有改变方式,我也知会了总检察长有关取消他演讲的环节,届时只有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发言。”

劳勿斯坦言在从媒体了解律师公会因为司法年大会改变过往仪式而缺席大会的言论感到惊讶,毕竟模式的改变是因为律师公会执意在大会挑起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及上诉庭主席的委任课题,这项做法不恰当。
他表示,这是由司法宫主办的大会,“就如你邀请客人出席晚宴,客人却在席上批评主人,这不太好吧!”

他认为,律师公会的说法对主办方有欠公允,主办方的确发出邀请函予律师公会,是后者拒绝出席大会,但尚有一些律师公会代表出席今天的大会,令他感到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