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疑藏毒闯入女歌手住家被搜

83

(士拉央24日讯)乌龙百出!便衣警察破门闯入民宅,将无辜百姓当成贩毒,女歌手六旬老父因误把便衣警察当成“假警察”,最后因阻差办公,被提控上庭。

60岁的廖先生(散工)一家5口在士拉央再也某公寓租房,在本月7日约下午3时有8名大汉敲其家门,手上还拿着木棍和巴冷刀等武器,当时其妻子和幼女不在家,屋里除了他还有33岁的次女和9岁的外孙,3人见此情景都非常害怕。

他透露,由于平时收到许多提防坏人入屋的消息,所以尽管其中1人出示警员证件,他还是不相信对方是真正的警察,因此不愿开门,甚至连续拨打999报警2次,希望能获救。

老翁被控阻差办公

“女儿和外孙害怕,躲在房里,还用衣柜挡着房门。我也向儿子与女婿求救,女儿也通过网络向人求救。”

他说,大约半小时,便衣警察强行破门而入,铁门和木门都破烂不堪,3个房门也遭破坏;其中一名警员马上向他展示手铐质问他“这不是警察吗?”,当下他如释负重,主动与警方配合。

他称,警方怀疑他们暗藏毒品,便搜查其住家、电脑和手机,并带走一些证物,家里经搜查后一片狼藉,但并没有搜获任何毒品。

他续说,经过约2小时折腾,警方将他和次女押到警局验尿,最后控他们阻差办公,被带到士拉央扣留所扣留1晚。

他今日在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叙说事发过程。

不满没证据就“拉人”

廖先生强调,他与黑社会从未有任何交集,根本没有想到警察会找上门,同时不满警方没有确凿的证据就上门“拉人”。

他说,警方透露已经暗中调查他们3个月,甚至指控其次女是其情妇,然而警方向他展示的跟拍照片,只是随意拍下他的日常生活。

廖晓慧 把儿子吓哭 警较像土匪

廖先生次女廖晓慧(歌手)说,他们没犯错,且配合警方搜证,过程中更没有破口大骂或反抗,而她还丢失了亡夫留下的手表,惟警方则无中生有,指她骂粗话。

她形容对方不像警察,比较像土匪,把儿子吓哭,而她为了保护儿子,把衣柜挡着房门,以免8个陌生男人闯入房间。

她说,此事让儿子留下阴影,当隔壁进行装修时,儿子就担心警察来了。

廖先生的一名女婿林先生指出,当接到岳父电话后,马上赶来,看见铁门已经破烂不堪,且警方不让小孩出来。

他补充,当岳父和妻姨被警方带出来时,他准备拍照留证,但警员却抢夺其手机,警告他不能拍摄,要求他删除照片。

林立迎 仅一人示证 难让人信服

林立迎指出,警察在紧急时能够破门进入住家,但需要出示证件,惟当时只有1人出示证件,无法让人信服。
为此,他建议警方修改标准作业程序(SOP),在每项行动,至少1名警员身穿制服,且最好是警官。

同时,他要求,部署这项破门行动的决策者应该遭裁退,因为进行3个月的调查,最后却摆乌龙,若继续下去将有更多百姓无辜受牵连。

他认为,警察执行任务时,民众应该能拍照,为此要求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弗兹交代,为何民众不能在警方执行任务时拍摄照片或影片。

另外,他透露,两名受害者被控妨碍警员办公,抵触刑事法典第186条文;2人现在以每人2500令吉保外候审,须于2月26日再度到吉隆坡推事庭报到,一旦罪成将被判监禁最高2年、罚款或两者兼施;他不排除是为了掩盖警方的过失而起诉他们。

士拉央市议员游佳豪指出,警方情报收集方面,是否有针对“对的人”进行搜寻,否则为何无法搜到毒品?
“警方的情报是以什么作为标准?那些无法侦破的案件,是不是因为收集情报方面没有做足,让很多真正犯罪逍遥法外,却捉拿无辜百姓。”

出席者尚有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苏建祥和士拉央市议员林晋伙;事主儿子廖伟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