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改教案 联邦法院驳回上诉庭裁决 英德拉获子女抚养权

30

(布城29日讯)联邦法院今天做出标杆性的裁决,一致推翻上诉庭将轰动全国的印裔妇女英德拉子女改信伊斯兰教一案回到伊斯兰法庭的宣判,并维持怡保高庭将其三名孩子抚养权判给英德拉的裁决。

联邦法院是以18岁以下的孩子改教,需要获得父母两人的同意为由,驳回上诉庭的裁决。

英德拉的46岁前夫里祖安是于2009年4月2日隐瞒妻子,带着两名女儿和一名儿子改信伊斯兰教,英德拉较后于同年6月9日入禀高庭,申请替3名未成年的孩子脱教。

怡保伊斯兰高庭则在同一年将孩子的抚养权判给她,这3名孩子蒂薇、卡冉及班莎娜,当时分别是12岁、11岁及11个月。怡保民事高庭随后宣判上述的抚养权裁决无效,因为另一方(母亲)并非穆斯林,故伊教高庭无权发出抚养权的谕令。

以上诉庭主席为首的五司今天在联邦法院宣布这项耗时将近10年,引起全国瞩目的案件时,如是宣判,联邦法院法官再侬阿里较后也宣读判词。其余四司为东马大法官丹斯里里察马兰尊、拿督再侬阿里、丹斯里阿布沙末及拿督南利阿里。#

伊斯兰法庭  审理权受限于州法令

联邦法院法官拿督再侬阿里说,伊斯兰法庭审理权受限于州法令阐明的范围,它也不能执行民事法庭享有的司法权限,包括司法检讨权限。

她说,民事法庭的司法权限是联邦宪法的基本架构,而伊斯兰法庭并非自动享有所有事务的管辖权。

她强调,检讨公共机构的决定及诠释相关州属或执行联邦宪法是民事法庭的基本司法架构,不可以被豁免或授权予伊斯兰法庭。

她说,伊斯兰法庭的管辖权限来自于州法令。这意味着,各州必须透过州法律来决定伊斯兰法庭在相关课题的管辖权。

“这是很重要的要点,因为在过去曾经因为州法律没有阐明清楚而影响了伊斯兰法庭的权力。”

她在宣读判词时,针对律师在上诉陈词中所提出的3个司法问题时,如是说明。

律师在上诉陈词中所提出的3个司法问题包括:

一,高庭是否在1964年司法法庭法令下的23、24及25条文(与2012年法庭条规法令同读),享有专属权限检讨改教注册官或其公共机构霹雳州宗教局代表的决定;
二,民事法下结婚的父母,他们的孩子获得改教证书之前,必须获得父母同意;
三,在1976年司法改革(婚姻与离婚)法令下注册结婚的伴侣,其18岁以下的孩子在改教注册官或其代表在为办理改教之前,必须遵守2004年(霹雳)州伊斯兰宗教局106(b)96(1)条文三。

再侬阿里说,针对第一项问题,在121(1)条文下,现有的民事法庭司法权无可避免的扮演制衡的角色,1964年司法法庭法令25条文及2012年法庭条规法令53条文,赋予高庭执行监督权,而伊斯兰法庭则不获这项权利来检讨有关机构的行政决定。

“法庭在联邦宪法上的司法审查权是不可缺少的角色,这是宪法的基本架构,它不能被国会透过修改宪法的方式来废除或改变。”

她说,在联邦宪法121(1)下,民事高庭享有司法权限,而法庭的司法权限是不受联邦宪法的局限,法庭将会继续诠释与执行国家的法律及司法体系中受承认的法律 。

“毫无疑问的是,霹雳州法令的第50条文列明了可以带上伊斯兰法庭的课题,但我们认为50(3)(b)(x)不适用于这宗上诉申请。”

她指出,上述法令适用于伊斯兰法庭宣布一个人士放弃穆斯林的身份,但这宗案件上的争执点在于改教官发出改教证书予小孩子的合法性。

她补充,50(3)(b)条文没有赋予伊斯兰法庭权力,决定一个人改信伊斯兰的有效性,因此上诉庭以大多数票数通过的裁决,已经在诠释上述条文时出现自我误导的情况。

“既然上诉人是非穆斯林,所以在伊斯兰法庭听审前已经不成立,伊斯兰法庭没有权利扩大其审理权来聆听上诉人的申请。”

联邦法院判决 孩子改教须双亲一致同意

改教争议一直不断,联邦法院如今在英迪拉争子案中一致裁决,孩子改教须获双亲联合同意,不得单方替孩子改教。

联邦法院也判定,世俗法庭(civil court)有权审理新教徒注册局(Registrar of Muallafs)的案件,包括伊斯兰改教争议。

这与联邦法院在2007年的苏巴斯尼案(R Subashini case)案的判决迥异。当时,前联邦法院法官聂哈欣(Nik Hashim Nik Abdul Rahman)裁定,父亲可单方面替孩子改教。

争子案延烧近10年

2009年,英迪拉丈夫立都安(Mohd Ridzuan Abdullah,原名柏玛纳登)与英迪拉办理离婚手续之时,改奉伊斯兰,擅自替3个孩子改信,之后更抱走幼女柏珊娜(Prasana Diksa)。

英迪拉入禀民事法庭,争取3名孩子的抚养权,而尽管高庭已发出庭令,但柏玛纳登抗命,拒把幼女交出。高庭向警方发出拘押令和取回令,谕令全国总警长逮捕帕玛纳登,并将幼女归还母亲。

不过,总警长基于怡保伊斯兰法庭之前已将孩子抚养权判给帕玛纳登,所以阐明警方保持中立,不执行高庭二庭令,只会监视孩子状况。而高庭因此另发执行令(mandamus order),要求警方执行庭令。

改教证书无效

联邦法院法官拿督再侬阿里指出,英德拉孩子的改教证书抵触了据联邦宪法12(4)条文、1961年婴儿监护人法令第5及第11条文,并宣布该份改教证书无效,必须被撤回。

她说,英德拉孩子的改教必须获得父母双方的同意。

她指出,由于孩子的改教申请抵触了霹雳州法令第96条文及第106条文,因此改教注册官无权发出改教证书予孩子。

M古拉:联邦法院标杆性裁决 民事法庭可审改教课题

英德拉代表律师M古拉表示,联邦法院对民事法庭的审理权及法庭对父母的定义的裁决是一项标杆性的决定。

“这意味着日后若出现改教课题可以带到民事法庭审理。”

他续说,法庭对父母的定义为父母两人,而不是其中一人,这才是符合逻辑的定义。

他也呼吁总警长尽快执行法庭庭令,将孩子带回母亲的身边。

此外,英德拉闻判后,在庭外眼泛泪光向媒体表示,很想念多年不见的孩子,并要求前夫遵守庭令,尽快把孩子还给她。

她语带哽咽说:“感谢在这9年来,陪伴我与支持我的人及律师团,我感到开心,唯一的难过是我看不到我的孩子……请让她回来,作为母亲,我还有许多事情要与她分享…..我在等着他们。”

她指出,随着联邦法院已经裁决,前夫再也没有借口置之不理,她希望前夫尽快让孩子回到她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