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后不适 弃之可惜 女子派咖啡成源头

91

(槟城6日讯)捡获“毒咖啡”者原来是1名华裔女子,尝试饮用后觉得自己不适合这款咖啡,不过又觉得弃之可惜,因此把一大袋拾获的咖啡,寄放在日落洞一间咖啡店海鲜档免费派送给食客,不料其无心之过成为毒咖啡中毒事件的导火线!

警方相信,该名女子是在“误打误撞”情况下,酿成连串毒咖啡事件。

东北县警区主任安华奥玛助理总监周二召开记者会指出,该名40余岁华裔女子,把一大包My Cafe即溶榴梿白咖啡,放在日落洞一家咖啡店海鲜档里,免费派送给予光顾咖啡店的食客,这也是毒咖啡流入市面的渠道。

安华奥玛于周二上午10时,在东北县第一副警区主任伊祖万及第二副警区主任沙拉瓦南陪同下,在东北县警区总部召开记者会。目前,警方急晤该名女子现身,以协助警方调查,以确定她检获毒咖啡的地点。

警方是透过转交即溶咖啡给予尼泊尔籍保安人员的华裔女子录口供后,获知她是从其嫂嫂取得这些即溶咖啡,她也向警方称,曾尝试饮用这些即溶咖啡后,感到头晕、作呕等身体不适症状。

据了解,她没意识到咖啡没问题,反之认为自己不适饮用该品牌咖啡,但又不想丢掉,而转赠给其公寓楼下的2名尼泊尔保安人员。

后来,警方成功向该女子的嫂嫂录口供后,确认她们是从日落洞一间咖啡店里,免费取得这些即溶咖啡。警方循迹前往调查,从咖啡店业主查询获知,早前有4至5名本地华裔女子带着一大包的咖啡店里,其中一名女子也是称不适合饮用该咖啡后,因不懂如何处置,而寄放在咖啡店里免费派送予食客。

安华奥玛续说,由于该咖啡店并没有安装闭路电视,而业主也认不得这些女子的样貌,以致调查线索受限,因此目前需找出该咖啡店的女子,以协助警方调查。

起获垃圾区掺料咖啡

警方从咖啡店取走的毒咖啡,除了有My Cafe 榴梿白咖啡包装外,还有同一生产商出产的槟城原装口味白咖啡包装。

安华奥玛透露,在警方起获的一大袋掺料咖啡中,也包括被弃在亚依淡丽雅路垃圾收集区的原装口味白咖啡,有2名巫裔男子垃圾车司机在饮用后不适入院治疗,他们是从一名垃圾车跟车员手中取得这些毒咖啡。

不过,安华奥玛表示,暂无法确认该华裔女子是否也在丽雅花园路检获毒咖啡,一切有待她现身助查后才能确定。

不排除掺入物是冰毒

初步怀疑,掺入即溶咖啡包装的毒品是冰毒。

安华奥玛指出,现今警方仍等待检验报告出炉,才能确定其确实的毒品成分,现阶段不排除这些咖啡当中是渗入了冰毒。

他强调,一包盒子装的My Cafe榴梿白咖啡市价约15令吉,所以警方排除了毒贩免费派送毒咖啡的可能,毕竟毒品的价格昂贵。

添加过程混入空气 毒咖啡有硬化现象

被加料的毒咖啡,其包装摸起来明显有硬化现象,这是因为毒贩在打开咖啡包装后,在施加毒品入袋过程中,因包装进入了空气而导致咖啡粉末硬化。

包装有被剪过痕迹

安华奥玛透露,民众最好辨认这些毒咖啡是否被人动过手脚,可注意包装袋的底部是否有被剪过的痕迹。这些包装上下都有一条对称的黑色线条,但经剪开后,底部的黑色线条明显变得不对称或消失,再加上其包装摸起来有变硬的迹象,这就有可疑处。

“毒犯是将咖啡的散装包装底部剪开后将毒品注入,过程中混进了空气,导致里面的咖啡粉风化后变硬。”

受害者不列为滥毒者

由于中毒者皆是在不知情下,在饮少量毒咖啡后出事,因此警方不会列为滥毒案处理。

安华奥玛提及,这些毒咖啡的受害者,仅饮少量就出现不适的现象。由于他们非大量饮用,加上警方多方调查后,不会将受害者们列为滥毒者。

他强调,目前警方仍从多方角度调查此案,所以呼吁民众勿随意饮用来历不明的咖啡,若发现可疑的即溶咖啡,可向附近警局投报。

垃圾区毒咖啡 来自亚依淡丽雅花园

毒咖啡的其中一个检获地点,在亚依淡丽雅花园的垃圾收集区,而该垃圾桶向来是收集附近咖啡店及商家的垃圾。

警方早前证实,两名本地垃圾车男司机是从一个垃圾工友收集垃圾时,在垃圾堆内发现包装完美的即溶原装口味白咖啡;工友在分享给两名司机食用后,后者出现头晕及呕吐状况,这些毒咖啡就是在丽雅花园路检获。

本报记者今日走访丽雅花园的垃圾收集区,发现有一个装有约4个垃圾桶的垃圾收集区。

一名不愿具名的清道夫受访时说,这里的垃圾向来都是由垃圾车承包商SP Maju负责,多数是在晚上8时至9时之间收拾。

“当地住宅区都有自己的垃圾桶在屋外,所以这里多个垃圾桶都是附近的咖啡店及商店的民众使用。”

MyCafe未讨论换包装

(大山脚6日讯)遭毒贩盗用包装及品牌掺毒的即溶咖啡厂商My Cafe生产部经理王先生指出,目前该公司尚未有对此事件的最新一步指示。

王先生说,该公司尚未接获警方通知有关事件的最新进展,因此还未召开会议进行讨论。

他今日接受本报电访时表示,该公司也还没有针对是否要更换产品包装进行讨论。

7受害者出院

槟城医院院长拿督诺希达指出,7名因喝下“毒咖啡”的受害者已经全部出院,而该院暂时没有接获最新投报。

她说,7名受害者中包括最新喝下毒咖啡的两位受害者,他们的身体状况稳定后,于周一下午出院。她补充,两名受害者的化验报告还未出炉,而目前该案件是交由警方调查。

她今日出席主持“2018防范罪案活动”后,被媒体询及时,如此说道。

另一方面,槟州防范罪案及社区安全组主任拿督莫哈末阿尼尔指出,若民众发现可疑咖啡或可疑人士送上咖啡,都可以通过“智能手机志愿巡逻”(VSP)应用程序通知警方。“民众在垃圾堆发现来历不明的咖啡,可以拍照后用VSP把照片传送给警方,警方就会采取行动。”

他说,警方可通过该手机应用程式的全球定位系统锁定位子,并会立即到现场调查,取走咖啡去化验。他也呼吁民众勿随意领取陌生人给的咖啡或食物。

志愿巡逻应用程序 槟使用比例冠全国

莫哈末阿尼尔在会上提及,槟州使用“智能手机志愿巡逻”应用程序的人口比例是全马第一,在全国注册率是排行第三,共有4万7000人。

近期内相信会突破至5万人,而长远的目标是槟州有10万人都注册成为会员。

他说,在非政府组织及民众的互相合作下,在使用该应用程序后,2017年槟州的罪案率整体也下降了9%,因此他呼吁民众多使用该应用程序,可通过照片、影片及文字的方式通知警方。

大马防范罪案基金槟州分会署理主席拿督普拉彦德兰表示,该会在2008年就开始传达防范罪案的资讯给民众,而这是首次来到槟城中央医院,过后会到诗布朗再也医院举办防范罪案活动。

“2018防范罪案活动”是由大马防范罪案基金、大马皇家警察及槟城中央医院联合举办,获得200名医院职员及医护人员踊跃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