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届大选 不再有筹码 民政迎来殊死战

119

(吉隆坡18日讯)民政党主席拿督斯里马袖强认为,大选赢得的议席多寡,永远将取决一个政党的命运,经过308与505大选的重挫之后,他认为民政党已不再有筹码,来届大选将会是民政党与他个人的殊死之战。他自嘲地称,本身在大选输的经验已很丰富了,不想再尝败果,然而,这对民政党而言,何尝又不是?

马袖强在接受中文媒体的联访时,开宗明义大谈今年是大选年,是大马重要的一年,对于民政党与他本身,更是迎来殊死之战。

“如同100公尺的赛跑,重点并不在于你的起跑有多好,或中途领先对手多少,而是在终点,你在什么位置。”
他指对政党而言,终点就是赢得多少席次,交不出成绩,他指,也意味着你的政治谈判筹码遭到削弱,难有作为。

民政党于2004年的大选,共赢得10国与30个州议席,惟在2008年与2013年,陆续受到重挫,分别只赢得2国4州,以及1国3州。甚至在槟州,民政党在州议会内完全没有代表。

而马袖强本身则在1995年,以黑马之姿,首次上阵国阵黑区─巴硕勿打马州议席,一举攻下,之后两届改战安顺国会选区,都攻无不克,惟2008年与2013年大选,同样被政治海啸所卷走,套他自己的话“败选经验丰富”。

马袖强在2014年安顺补选时,才以区区238张多数票重夺安顺国会选区,让民政党重新看到了一丝新希望。
经过两届大选的黑暗期,马袖强指民政党在过去3年,是在重振士气,以加强党员的团结与信心。

马氏也反击一些看扁民政党的专家称,在经历了两届大选的失利之后,民政党的40万名党员,在过去3年来,并没有减少反而有所增加,专家所谓的“大退党潮”,并没有发生。

“在各级的代表大会可看得出,党员所显示出的热情尚在。”

这些年来,民政党一直有观注独立的民意调查报告,这些报告显示,民政在来届大选,在5国12州有机会胜出,虽然这对马袖强而言,比率仍然很低,但是民政党还有时间去努力一拼。

来届大选,民政党预料将会在12国33州派出候选人上阵。马袖强认为,许多利好的因素,让民政党看到了更大的希望。

50%年轻人未做决定 部分料回流国阵

在2013年,大多数年轻人都把票投给反对党,惟马袖强指,根据调查显示,目前仍有50%年轻人未做决定,是历史首次出现这么多持观望态度的年轻人。

他有信心,部分的年轻选票会回流国阵。

此外,他亦指行动党在上一届的大选,成绩都几乎是100%胜出,如吉打、槟城及霹雳州,都是狂风扫落叶,似乎在暗示物极必反之意,并相信有关选票在今届大选会回流。

媒体询问26亿令吉献金与一马发展公司的课题是否会继续缠绕国阵,马袖强不予以否认,惟进一步分析称称,如今全国人民最有感的问题是生活成本的问题。

“政治人物会认为政治课题最重要,但处于基层的人民却是要求减少政治化,(冀望政治人物)花更多时间解决人民的问题。”

马袖强也相信人民已有所改变,会对政治人物做长期的观察,而不是单单在竞选期的两周内,就听信政治人物的全部所讲。

扮演争取与平衡角色 民政马华维持内阁中庸

马袖强指马华与民政,在内阁扮演争取与平衡的角色,以维持内阁的中庸态度,因此需要更多政治筹码。

2013年大选后马华与民政不入阁,他指当时确实在为华社争取权益方面,没有以往般顺畅。当时马华与民政只有7加1国会议席,后来补选再增加1席。

他指无可否认的是,过去与一些组织在进行政治谈判时,要求更开放或中庸的态度,往往遭一些政治人物讥讽,指华裔不支持政府,却不停地向政府争取这么多东西。

民政党是属于一个多元种族的政党,马袖强认为,在继续争取公平社会的大前提下,倘若有更大的支持,会有更大的效率。

他直言,政治是靠议席的多寡,倘若马华与民政能像行动党一样赢得40个议席,很多东西是可以做的。惟他也批评,行动党有40个议席,却没有看到行动党做什么。

在入阁之后,他指马华民政与一些国阵成员党“有一些贡献”,如伊斯兰党所提的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修正案(355法案),几位部长不惜宣布将会辞职,才阻挡了法案在国会寻求通过。此外,还有华小准建10+6方案。

马袖强认为这样还不足够,有信心马华民政的议席会在来届大选有所增加,届时声音会更大,成就也会更高。

此外,马袖强亦指马华与民政的合作,是历史性的,显示合作扩大至基层。

“(两党)领袖之间经常会面,共同解决如355法案、华教或公民权的问题,关系良好,基层方面则不一样,争议经常发生,犹如在零和游戏,如市议员职位,一方多一名市议员,就代表另一方减少一人。”

“要坐在一起,有人甚至预测双方会发生丢椅子的闹剧。”

此外,他也认为在来届大选,国阵的普选票会比上届的47%增加,指这次国阵不只是要赢议席,也要胜普选票。

艰辛战役 捍卫安顺五五波

捍卫安顺国会选区之战,马袖强指是五五波,是一场艰辛的战役。

马袖强再次引用专家的讲法,指少过50%马来票的选区,将会对国阵候选人不利,而安顺就是这类选区,马来票只有40%。

但他有信心,国阵的支持力量是来自各族人民。

马袖强也谦逊地认为,大选与补选之间存有很大的分别,因此不能以补选险胜238张多数票计算,而是以上一届大选,他以7313票输掉来计算。

“要从输7313票逆转过来,并非易事。”

在过去3年,马袖强深耕安顺基层,为该区带来诸多发展,如苏丹依德理斯教育大学安顺分校校舍的批准;西海岸大道横跨安顺所带来的便利等。以及解决民生问题如淹水与河堤的问题,让安顺不会成为一个岛屿。

他也不忘抨击行动党走马灯似的更改候选人的做法,在我国过去的13届大选,行动党就派出13名不同的候选人在安顺上阵。

“赢的会跑,输了就表示会继续留在当地服务,惟最终都没有兑现承诺。”

他个人则给予承诺,指本身虽然是民政党主席,但是不会从安顺“落跑”,转去安全区竞选。“不会跑,会继续留在安顺,以前无论输赢都在安顺,我会让人民去裁决。”而行动党,他则指无论输赢,都会换选区。

游说欧盟 放弃禁棕油议案

也是种植及原产业部长的马袖强,近期为棕油问题马不停蹄,一方面到欧洲游说欧盟放弃禁棕油生物燃料议案,当游说者,一方面到处开拓进口棕油的市场,当一名“销售员”。

马袖强在农历新年除夕夜才从欧洲赶抵家门“回家过年”,为的就是到欧洲各国游说勿支持欧盟2021年禁棕油生物燃料议案。

他指出,欧盟的这项议案明显带有歧视性,一边厢禁止棕油的采用,另一边厢却自己继续使用其他生物燃料。

他说,我国也了解到长期的趋势发展,预料到了2030年,由于电子车的原因,生物燃料将会面对问题,但是他认为欧盟如今不应该采取歧视性的立场。

马袖强的努力也见到一些效果,即从去年有640名欧洲国会议员同意上述议案,至上个月,已只剩下429人,惟仍需努力。

此外,马袖强也要扮演好我国“销售员”的角色,扩大我国的原产品出口,包括油棕、橡胶、可可及胡椒等。

他无奈地表示,倘若是到其他国家订购,肯定会大受欢迎,无奈他是去卖东西,不是去买而是去卖。

在发展棕油其他市场方面,如越南、伊朗及中国,都有一些成效,包括日前与中国驻马大使白天交流,确认中国会增加棕油的需求。

但是这一点也许会为马袖强带来麻烦,即会受人抨击在卖掉国家的主权。他不解为何提高棕油销量到中国,会是卖国。他指本身不会就此道歉,认为谁要买就买,更多人买棕油更好,与国家主权不应挂钩。

敦马批评的一切 过去执政也没做到

马袖强抨击希望联盟名誉主席敦马哈迪称,如今后者大喊的一切,连本身在过去执政时,都没法做到。

马哈迪如今是希联的首相人选,马袖强提醒人民称,观察一名政治人物必须看其过往的纪录,即马哈迪执政20多年的所作所为,包括茅草行动。

“全部他如今批评的,过去他本身都没做到。”

他续称,马哈迪喊到这么大声的开放,惟于去年他所成立的土著团结党,却仍然是以种族性为主的政党。

“倘若是在(上个世纪)50、60年代,成立类似种族性政党或有理由,然而在2017年?”

他力数马哈迪之前开除副手的纪录,包括拿督斯里安华、敦嘉化巴巴、敦慕沙希淡,并质问他可以与行动党的领袖林吉祥与林冠英合作吗?认为这是行动党非常危险的赌注。

他进一步抨击行动党称,该党已变质了,相信倘若行动党前主席加巴星倘在人间,将不会支持马哈迪。

他说,也有35名土著权威组织领袖加入土团党,质问行动党有针对此讲过一声吗?直斥行动党不是对事而是对人。

“行动党过去骂马哈迪这么多年,如今马哈迪是最好的,一如之前支持伊斯兰党般,当初也是说伊党是最好的。”

“我本身不同意伊党的政策,但是以前的伊党与现在的伊党都是一样的,他们的政策与目标从未改变过。”

因此,他要问,行动党如今说伊党是最危险的,“到底行动党是以前骗华社还是现在在骗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