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智勇:仅是假希望 来届大选无 马来海啸

78

马华副总会长拿督蔡智勇认为,来届大选不会有马来海啸的出现,它只是反对党给于华裔选民的一个假希望。

他说,所谓的马来海啸只是要让华裔以为这次除了华裔对政府反感,巫裔同胞也会同样做出反对。

“若真的有马来人海啸,(前首相)敦马(哈迪)被宣布为希联首相候选人后,反对党不需要再多做解释,因为若真的有马来海啸,应该是大家都可以接受敦马这个首相候选人,他们就不用多做解释。”

他续说,从过去的补选可以看到国阵所获得的巫裔多数票并没有减少,而在砂拉越州选中,反对党的成绩也大不如前。

他指出,反对党近期举办的大型集会,参与的人数也不如预期,热度甚至不比伊斯兰党的大集会来得好。
“行动党在设法带动更多华人出来投票,因为他们担心投票率降低,所以他们说有马来海啸,给于华裔选民一个假希望。”

蔡智勇在接受中文媒体联访时指出,若所谓的马来海啸发生在城市地区,那是不成立的说法,因为国阵在城市地区的成绩本来就不理想。

他说,在乡区和半城乡方面,很多选民都还是国阵的支持者,他反问,若希联对乡区和半城乡有信心,为何不敢在那些地区举行大集会。

他认为,现在的选民更倾向于选人不选党,在投下神圣的一票时所考虑的,是候选人的表现。

询及希联认为只要国阵在柔佛的议席被击垮后,希联就可以执政中央的想法,他说这并不正确,而他相信希联一直说要击垮国阵柔佛议席,是因为打不进东马的议席。

他认为,所谓击垮柔佛国阵的想法,主要是来自于行动党,而行动党专注于柔佛,是因为他们打不进东马的议席。

“我们有222个国会议席,只要胜出112个国席就可以执政,大家不要忘了,东马还有56个国席。”

反对党给予空白梦

蔡智勇说,废票的热潮显示了,反对党在第13届大选给了选民一个空白的梦。

他表示,其实我国第13届大选的废票数量是有史以来最高的,只是这个废票运动在当时并未热起来。

“一些发达国家甚至面对人民不出来投票的情况,好像美国的投票率只有60%,其中20%还是属于邮寄选票。”

无论如何,他认为,我国的投票率虽然不会向上一届大选那么高,但依然会保持在70%左右,而选民的投票意向不会再只是投党不投人。

本地及外国投资分配不固定

也是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的蔡智勇澄清,政府并非如人民所说,只关注外国投资,实际上我国的本地投资及外国投资没有固定的比率分配。

“一些年,外资会占60%,一些年,他们只占40%。这是好的现象,因为我们没有单靠外资或太过依赖本地投资。”

他也解释,政府也并非只专注中国投资,因为根据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7年9月份的外资排行榜中,每年排名前三的国家都不同,而中国制造业的投资只在2016年排名第一,在2017年甚至不在前5名。

他说,这证明了大马在吸引外资上不是以国家作出考量,而是视有关投资对我国的就业机会、进出口及环境是否有正面或负面影响。

他举例,我国曾经大马投资发展局(MIDA)就曾经因为环境污染的考量,而拒绝了来自中国的轮胎公司在我国设厂。

他表示,外国公司来马投资,看的不仅仅是大马市场,而是整个东盟市场,因此,这对我国的进出口贸易有所帮助。

对于一些人士以某些外国公司关闭马来西亚的工厂,而指我国无法吸引新的外资,蔡智勇说,工厂的关闭是基于市场的改变及消费者的需求,我国现在所吸引的外资是高潜能的公司。

他说,一家全球著名的发光二极体(LED)公司在吉打居林设立了最高科技的工厂,这家公司使用90%的本地员工,而他们的工作主要是做原型设计,是个高潜能的工作。

至于那些市场上需求量越来越少的商品,出产商就必须面对关闭工厂的命运。

他指出,以这样的投资现象及马币复苏,证明了我国并非一个失败国或破产国,失败国及破产国说法都只是为了捞取选票的政治阴谋。

设法维持贸易盈余及出口成长

蔡智勇指出,我国去年的贸易额取得了显著的成长达19.4%,出口额也增加了18.9%,贸易盈余达972亿5000万令吉。

然而,我国贸易额在2017年达到双位数增长的表现,在2018恐怕难以延续,因此,政府也设法在今年继续维持我国贸易盈余及出口成长。

他说,这包括了重新推出对市场开发援助金(Market Development Grant),有意开发市场的公司可以申请高达20万令吉的援助金,但只要该公司申请数额达到了20万以后,就不能够再做出申请。

他解释,这是为了鼓励更多新的公司作出申请,同时避免一些公司不断申请导致只有一些公司享有这项福利。

他指出,这项援助金计划曾在2012年推广,一直延用到2016年杪,这项援助金计划在去年已经停止。

申请市场开发援助金的主要条款包括,申请人不能是政府官联公司、必须是进行商业对商业的公司、最少成立了一年的公司。

冀华裔选票回流马华

对于华裔票的趋向,蔡智勇希望,经过了308及505的大选,这一届华裔选票会回流马华。

为民服务才能取得支持

蔡智勇无奈表示,本身认真勤劳为民服务,反对党却指他太努力是因为怕输,对他而言,反对党这样的言论,显示了反对党当作人民的支持是理所当然,无需服务,只靠煽动就可以拿到选票。

至于柔佛的皇室效应会否影响柔佛选情,蔡智勇认为,柔佛皇室只是在确保国家继续稳定,并没有插手政治议题。

他说,过去两届的大选,可见政治局面变得越来越种族极端化,当年反对党指政治会跨越种族化,但现在却见到行动党开始接受单一种族的土著团结党。

“我觉得柔佛皇室所作的,是为了帮助国家的稳定,就如清真洗衣店的课题等,我觉得这样做是对的”

感谢家人支持和谅解

蔡智勇也是马华前总会长丹斯里蔡细历的儿子,他加入政治已经10年,从开始的3至4年学习期,到现在已经适应和了解工作的需求,而一路走来,感谢老婆和孩子给予的支持和谅解。

从政至今虽然已10年,难免还是有人会以“蔡细历的儿子”称呼他,但他认为,自己在部门和工作上,有他自己一套的作风,不会在意别人怎么称呼。

“作为家人,爸爸还是会给我一些意见,但是我会自己去分析,再看要不要接纳。无论是父亲还是任何人说的,你可能会不认同,但多点聆听是好的。”

询及蔡细历是否还会想要出来竞选,蔡智勇摇摇头说:“他退休了,就有时间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