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盛闻:填鸭式教育 观念文化最难改

28

“要改变填鸭式教育不容易,如果学校和家长仍追求成绩,这改革会变得更漫长。”

去年教育部正式更改学校评估制度,不再以70%的考试成绩作为审核标准和决定学校的排位,而是以6项评估,如学校管理和学生纪律等来平衡看待一所学校,判断学校应该处于1至6哪个级别(Band)。

教育部副部长拿督张盛闻说,学校评估制度一直都存在,只是去年采用新模式。

“部门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作出各项标杆性的改革,从评估学生、发放成绩的方式和模式等都在改变。不过,要改变这个填鸭式教育,最难的还是观念和文化。”

教育应着重“全人”

他在接受两家中文报联访期间也不断强调教育应该着重“全人”,不是“全A”,因为后者只是“全人”教育的一部分。不过,他也感慨地表示,现下的情况可能仍会持续。

“我们的功课和补习,我看来,在这几年还是会继续下去。其实非常不容易,要改变(注重成绩观念)这点。这需要时间,但至少教育部已经做了这改革,接下来也会全面推动和贯彻。”

“改革也不意味我们不重视考试,允许学生可以随便念书,只是我们不只着重成绩,也关注其他方面的发展,包括课外活动、心理状态和行为。

他说,教育部其实很早就推出校内评估,但推行多年,学校、家长和媒体还是关注学生有多少A。他说,根据他走访学校的心得,问题确实出在教育部。

他说,在寻访学校时会询问校长为何只重视考试成绩,对方说假设成绩不好,县教育局就会派员查问。随后,他询问县教育局,对方就说是州教育局的指示,即一旦县学校整体退步,就要写报告交代。

“我问教育局,有关官员就说这是教育部定下的规矩,因为学校评估是由部门制定,而考试成绩就占了整体评估的70%。以往,学校学生成绩表现良好,校长还可以获得奖励金,所以学校当然会全面地关注成绩。因此,今届部长就决定以其他方式来奖励学校,如证书等,而不再是奖励金。”

张盛闻说,以往就曾经发现获得级别1的学校就仅仅是成绩好。

“假设我们带外国人拜访这级别1等的学校,就会发现其实就只有成绩好,学校环境和管理却是次等,这怎么能作为级别1等的学校。现在,学校成绩放榜,也不允许学校在当天举办任何仪式,表扬成绩优秀的学生,但过后就可以。”

他说,以往成绩放榜,就会有媒体采访和报道,校长还会召集全A生等,但其实这些报道和所要达到的目标是背道而驰,所以当局才不允许学校在当天进行任何表扬仪式,但可在较后进行。

华小第二语言教学 教部没接纳建议

张盛闻澄清,教育部没接纳在华小以第二语言教导非华裔生的建议,但为协助和改善教师教学和非巫裔生的学习情况,仍有必要在确保华小不变质的情况下,继续寻找出解决方案。

他说,教育部不曾说要在华小用第二语言教学,该建议其实只是第二届东盟汉语教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所提出的其中一项方案。

“当时,只是有国外的学者提出这样的方案。我在闭幕也分享了,除了以纯学术角度外,还需胥视国情,就如我国的国小有提供华文科,如果家长要让孩子学基本华文,在国小或淡小就有提供。因此,家长如果选择把孩子送进华小,就意味着不希望孩子只学习简单的华文。”

他说,如果为迁就非华裔生而开设特别班或用第二语言教学,或者用较低的水准去符合,那家长把孩子送进华小的意愿就会白费。

“这就如国小开办程度较低的马来文给非巫裔生,也很不符合目的。”

他也解释,会有第二语言教导非华裔生的建议,是因为有些华小的学生人数有80至90%的学生皆是非华裔生。

“如果非华裔生只占少部分也许还行,如一班30人,仅有3至5人是非华裔生,学习可能较好,但如果占28人,情况就不一样。

他认为,这是个实在的课题,不是一句“华小不能变质”,就可置之不理。

“在确保华小不变质的情况下,我们应该找出解决方案帮助教师和非华裔生,这是很值得研究和探讨的问题。”

日前在华小以第二语言教导非华裔生的建议引起了华社忧虑,大马华文理事会以及大马维护华教联合会纷纷提出反对,担心该建议会导致华小变质。不过,张盛闻接受访问时披露,华小不会使用第二语言方式教学,但他强调,协助教师解决在教学上所面对的困境以及如何协助非华裔生学习仍非常重要。

他指出,过去两年,其部门办公室就不断地搜集资料和进行分析,包括研究食堂、周会使用的语言所带来的影响,以及成绩等。

“不断收集是因为我要确保未来这个办公室要扮演最重要的角色,那以后谁来接棒就可以有一个基础,无需再摸索,就可以继续推动和延续我们所建立的倡议。”

另外,针对教育部废除卓越学校的课题,张盛闻强调,教育部不曾提及要废除卓越学校,而是媒体报道错误,所以该课题不存在。

对马青接班人期望大 更先进模式接触年轻人

也是马青团长的张盛闻披露,马青接班人变数大,因为一旦马华展延党选,原本准备接棒的接班人又因为超龄的问题而不能接班。

他说,随着该党“一刀切”,把马青党龄从45岁下调至40岁,其实犹如把原本一批有经验和准备接班的一大票人全删除,有者甚至还没有准备好就已经进入中央或成为全国总团代表,又或是全国中委。

他指出,40岁是个很重要的关卡,原本一些可接班的人也因为党选的展延,年龄渐渐地超越40岁而不能接班。

他说,他是在2013年大选,马华跌入谷底时,接下马青领导棒子。

“要引领一个那么新和没有经验的团队,不是易事。”

不过,他相信,下一届的马青就会是稳定下来的时候,而这一批准备接棒的人也历经了5年的磨练。

为自己表现打70分

来届马华党选,张盛闻将因为超龄而不能再出任马青总团长,询及他为自己担任马青总团长期间的表现打几分,他则笑说:“70分”,而剩余的30%,他则表示,无法在任期内广招年轻人加入,是他最大的遗憾。

“接棒后没多久,民联发动‘加影行动’以及各补选,马青就把加影补选当成‘练兵场’。我们要在如此严峻考验下,吸引年轻人加入,有很大难度。”

他说,要在一届内完成自己所要做的事,是不太可能,但至少可以看到马华认真地改革,包括选举制度。

对于未来马青接班人,张盛闻希望,对方能继续秉持马青精神,成为党的先锋,将敢怒敢言,不平则鸣的精神延续下去。

“我对马青接班人有很大期望。时代变迁来得很快,近期就有报道说脸书已经是老人在用。你可以看到,当大家把脸书当战场的当儿,原来世界已经改变了,如果不能洞悉这些变化,就会继续落伍。”

“千禧年出世的孩子,现在已经18岁,我们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人了。因此,马青要有洞察力,洞视这个变迁的能力,引领党以更先进的模式去接触年轻人,这就是我对马青的期望。”

来届大选首次上阵 或对垒火箭陆兆福

张盛闻将在来届大选,首次上阵,并可能会在芙蓉选区对垒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

询及是否已经做好准备面对任何结果,张盛闻表示,这是当然的,但他强调,无论结果如何,都不会有所谓的失去,因为官职也并非父亲留给他。

“有人说我已经受委了两届上议员,不能在政府扮演角色,但其实官职不是父亲留给我,所以没有所谓的失去,只是接下来看你在哪个平台表现,就如这平台是大或小,或是在其他平台。”

他说,经过了两年的努力,通过马华青农社,已经有越来越多人关注农业,并吸引年轻人的加入。

“我始终相信大马是得天独厚的国家,如果我们有足够的资源、方针和理念,农业是能够制造很多机会给新一代的年轻人,让他们成为富裕的农夫,并可以推动旅游业。一旦农业和旅游业结合,所带来的效益是非常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