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领袖在野党合谋 廖中莱:马华被内外夹击

14
廖中莱(左)由沙里布丁陪同,向媒体发表谈话。

(布城1日讯)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声称,马华正面对一股“内外夹击”的力量,暗示有国阵领袖与在野党合谋,以破坏马华。

他披露,从我国首富郭鹤年风波中看出,马华除了面对在野党的攻击,也遭“内部”夹击,背腹受敌。

“马华愿意面对任何的挑战,不管是内部或外在。我们可以看到,就连内部都可搞出一个‘里应外合’来对付马华。”

他也是交通部长,他今天主持该部常月集会暨新春门户开放活动后,针对巫统最高理事兼旅游及文化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昨日称马华无法代表华社,这么回应。

他强调,马华的党名和政纲足以显示该党代表本地华社,尽管上两届大选让马华在国会的代表权转弱,但这并不改变马华代表华社的事实。

针对纳兹里指民主行动党才是马来西亚华社的代表,廖中莱认为,无论得势或失势,行动党也都不能代表华社,因为行动党始终没有抱着以民为本的目标。

“我们却不一样,无论是得势或弱势,都坚守代表华社的立场,况且行动党得势时,最终目标的是要剿灭我们!”

昨日,纳兹里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说,马华不能代表华社,只有行动党能代表华社的声音;同样的,华社的“老大 ”是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

搭公交返乡助减塞车

随着国内公共交通服务愈加完善,交通部呼吁民众在佳节期间乘搭公共交通返乡,以减少公路阻塞及降低车祸率的发生。

他说,尽管今年农历新年期间公路死亡车祸有所减少,但车祸率还是居高不下,甚至无法达致交通部设下每年减少10%车祸率和2020年减少50%死亡车祸的目标。

“今年农历新年期间,共有208人因车祸死亡,虽然比去年的235人减少27人,但我们相信可以更好,因为在14天内有208人因车祸丧命,仍是很高的数字。”

不过,他欣慰地说,上月10日至23日的农历新年期间,大马铁道公司的双轨火车和城市间火车服务明显增加,总共载送了17万8179人次的乘客。

他也说,其实中国的春运和公共交通设施发展,可以给我国有更多启迪和借鉴,根据资料,中国今年春节期间,有约29亿8000万人次的客流量。

他指出,相较于1979年,今年中国的春运规模扩大了近30倍,中国民众的回家路因公共交通和配套措施的发展,越来越便捷。

林冠英:国阵变极端主义 马华还在替巫统漂白

(槟城1日讯)针对首富郭鹤年事件,槟首长林冠英抨击国阵已变成种族和极端主义联盟,而且愈发种族(主义)。他要求民政、马华针对无法要求内阁展示鲜明立场,并向行动党和郭鹤年道歉,作出交代。

“郭老事件由谁挑起?是整个巫统!但巫统攻击郭鹤年时,人家已经打进来、把你包围了,你应全面反击啊,但马华却还在替巫统漂白。”

林冠英周四在“乔治市自然灾害风险管理研讨会”开幕后的记者会上,向国阵尤其马华开炮。他在会上再次举起《郭鹤年回忆录》,读出的第260页郭老言明曾心甘情愿金援巫统与马华段落,强调在上述事件上,郭老不曾金援火箭,所以郭老与火箭均是假新闻的受害者。

“马华抨击说,攻击郭老的言论是假新闻。那不就等于攻击火箭的,也是假新闻吗?可是马华不会在乎攻击火箭的假新闻的话,这证明他们是双重标准。”

他也抨击有媒体以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攻击本身的新闻作为封面,认为要针对也应瞄准挑起事端者。他更点名攻击事件,是由巫统多名领袖挑起,分别是首相纳吉、旅游及文化部长纳兹里、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首相署部长阿查丽娜和农业部副部长达祖丁。

他说,马华不像行动党,火箭在当初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准备毁约后,便与之断交。可是,马华至今无法在内阁,要求巫统多名正副部长,收回言论并向两名受害者道歉。

他说,郭老在马华面对问题时,第一时间挺身相助,马华应饮水思源。“郭老没有相助火箭。但我们看不过眼,他们(巫统)因为他是华人,便以为好欺负。”

他强调,马华一旦无法要求巫统道歉,便应退出国阵并与巫统领袖断交,不愿意就是要漂白巫统,准备为官位牺牲原则。“当然我们想在来届大选赢得布城,但我们期许的,是获得所有人支持,没从郭老处获得任何金援。”

拒绝攻击郭老 纳西尔比纳吉更适合当首相

(吉隆坡1日讯)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指出,联昌银行董事主席拿督斯里纳西尔拒绝参与巫统对于郭鹤年进行极端种族的人身攻击,可见纳西尔可能比他长兄还更胜任首相的职位。

他指攻击一开始是由亲巫统的网络枪手拉惹伯特拉所撰写的假新闻开始,污蔑这位商界巨人资助行动党及《透视大马》以颠覆巫统政权。

“接着,甚至是纳西尔长兄,首相大人纳吉也参与针对郭鹤年。”

林冠英也是峇眼区国会议员,他今日在文告中对马华无法或害怕挺身反抗巫统以毫无根据的谎言欺凌行动党与郭鹤年,而感到失望。

“马华原本理应在内阁里挺身要求巫统对他们的极端种族言论道歉,但马华却竟然选择为巫统漂白,声称这并不代表巫统而只是牵涉一位部长之言!”

林冠英反指巫统本身最不懂感恩,因为巫统就是获得郭鹤年的捐献而受惠。“但巫统却能大言不惭的污蔑不曾获得郭鹤年捐款的行动党收取捐献。”他批评国阵为了保住政权,正无所不用其极的玩弄种族的烈火,企图烈火燎国。

“大是大非前装聋作哑” 马华指火箭非华社同路人

(吉隆坡1日讯)马华强调,民主行动党赢得华裔选票,却跟华社不是同路人。

它说,行动党虽然获得华裔选民一面倒的支持,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不只装聋作哑,而且趁机诋毁马华。
它指出,在伊斯兰党打造神权国的课题上,行动党是如此,在我国首富郭鹤年课题上,也不例外。

所以,它说,华社从切身利益的角度分析,可以轻易找到答案。

“行动党跟华社不是同路人,反观我们不论处在顺境或逆境,必然与华社同心同德,休戚与共。”

它今日发文告说,马华捍卫华社权益的立场,是永远不会改变,也不容置疑。

它说,马华在政治上有起有落,代表华社的初心始终如一,不会因选票而与伊党抱在一起,也不会因华裔选民对行动党存有幻想而出卖原则来忽悠华社。

它强调,郭鹤年遭受无理羞辱,马华通过正确管道,在内阁会议里讨回公道,这是责无旁贷的。

它说,这起风波恰恰说明,华社面对困难的时候,马华一定会挺身而出,维护华社的尊严和权益。

张盛闻:马华是否代表华社 纳兹里没资格评论

(布城1日讯)旅游及文化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向马华呛声,直指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才是代表华社的声音,马青总团长拿督张盛闻反击说,纳兹里没有资格评论马华是否有资格代表华社。

他强调,马华有没有资格代表华社,不是由纳兹里来说,并且其也没有资格。

他说,纳兹里的辱骂究竟是否对华社造成伤害,华社自有感受。他也是教育部副部长,他今天出席赛城联合华小的开学日后,如是表示。

他呼吁身为纳兹里好友的林冠英,既然受纳兹里认可为华社代表,就得停止藏匿,并劝好纳兹里向首富郭鹤年道歉,别只会一有事情就要马华交代。

“既然纳兹里承认也是槟州首席部长的林冠英是华人的老大,虽然我们并不承认他(林冠英),你(林冠英)是不是应劝你的好朋友纳兹里向郭鹤年道歉?这是你的工作。”

张盛闻说,对于纳兹里抨击郭鹤年的言论,林冠英只是温和以“不认同纳兹里的做法”轻言带过。

“就这样吗?拿了华人这么多的支持就这样吗?行动党为何如此沉默,都躲到哪里去?原来纳兹里才是你们真正的好朋友!”

他说,纳兹里尽管把矛头冲向郭鹤年,却在羞辱华人,但这一刻行动党36名国会议员人影杏然。

巫统议员不满被批评 促首相勿再善待马华

(新山1日讯)国阵内部围绕着大马首富郭鹤年的矛盾越演越烈,巫统甘拔士州议员东姑布特拉哈伦因不满马华批评巫统,促请首相兼巫统主席拿督斯里纳吉勿再善待这个成员党。

据《当今大马》报道,东姑布特拉哈伦是于昨晚发文告说,马华只因郭鹤年是华裔首富就出面维护,曝露其种族主义。

“马华总秘书拿督斯里黄家泉曾说,行动党若不满郭鹤年受攻击,应将矛头指向巫统和部落格拉惹柏特拉,这显示马华屈服于沙文主义政党(行动党),与执政党分道扬镳。这在大选前是好事,我们终于看清在国阵里,谁是披着羊皮的(狼 ) 。”

不影响华社支持率

他也说,巫统攻击郭鹤年,不会影响华社支持率或国阵在大选的表现,相反,他希望纳吉别为马华浪费内阁职位。

“国阵的华裔支持率低下,问题在于马华,马华理应积极备战。”

“我希望首相能留意,若马华无法捍卫国席,就别为他们浪费内阁职位,且这些议席是靠巫裔选民支持夺下的。”

他也以不点名方式批评马华宗教和谐局主任拿督斯里郑联科。他说,“一名马华发言人”说,“郭鹤年身为商人,有权支持任何他认为合适的政党。”

“那反过来说,政治人物也有权去谴责任何支持对手的金主。”东姑布特拉哈伦还说,他相信《今日大马》若无确凿证据,不会冒然指控郭鹤年,而若郭鹤年认为这些指控不实,大可在法庭讨回公道。

纳兹里斥责郭老无歉意 黄家和促马华检讨地位

(吉隆坡1日讯)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总团长黄家和说,巫统最高理事拿督斯里纳兹里无理斥责首富郭鹤年至今毫无歉意,而国阵主席拿督斯里纳吉的回应也模棱两可,马华是时候重新检讨与巫统在国阵内的盟友地位,给巫统颜色瞧。

“纳兹里多天来的嚣张的言论,至今甚至已经烧到马华的身上,不要说被呛的马青总团长拿督张盛闻,巫统是完全不曾把整个马华当着盟友看待。”

他说,尽管内阁已平息风波,指示停止攻击郭鹤年,但不足矣,因过去几天郭鹤年所受到的“莫须有”攻击,已经完全抹杀了他一身对于大马的贡献,形象完全被抹黑。

他今日发文告指出,巫统领袖对于郭鹤年的攻击是因为巫统假新闻枪手拉惹柏特拉的指控,任何思维正常的人都不会相信,若不是背后的政治动机,为何巫统领袖会选择随之起舞?

黄家和说,理由很简单,巫统就是要靠假新闻、莫须有的指控,玩弄种族情绪,来赢取第14届大选。只要一天纳吉和纳兹里没有给予郭鹤年道歉,内阁的任何指示都是毫无诚意的,而巫统领袖将会继续依赖假消息来玩弄课题。

“同时,马华和马青还能够吞下纳兹里这口气、不敢跟巫统摊牌的话,我们不知道马华的政治尊严可以摆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