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联阵全国政治大会 高调推介15竞选宣言

145

(本报讯)沙巴联合阵线(USA)昨天举行「沙巴联合阵线全国政治大会」,在数千名气势磅礡党魁、党员及支持者见证下,高调推介15点捍卫沙巴州权益的第14届全国大选竞选宣言。

以争取本土权益为核心斗争目标的这个本土反党阵线是由沙巴立新党、沙巴进步党、沙巴人民希望党及团结沙巴人民党组成。

15点竞选宣言有:1)沙巴是真正自主国度,而寻求收回系列自主权,2)落实一国两制,3)推行土地改革与土著习俗权利,4)审查对石油和天然气的权利,5)婆罗洲化,6)直接管理旅游业领域,7)推行女权运动,8)为青年提供机会,9)对抗贪污,10)加强政府机构,11)社会重塑,12)提供社会福利,13)让纳闽回归沙巴,14)解决菲律宾对沙巴的索土,15)培育东盟东部成长区。

大会筹委会主席兼沙巴进步党署理主席谢秋菊强调,只有本土政党的领袖最了解沙巴人的需求,并且可以更直接解决沙巴的问题,实现沙巴人的理想。

“事实告诉我们,马来亚政党只在乎他们自己的家园,在沙巴的马来亚政党不但出产最多青蛙,而且只会对沙巴人一味承诺和开空头支票,他们的谎言一个接一个,只是为了把沙巴的资源搬走,不管沙巴人的死活。”

“难道我们还要让沙巴的非法移民继续倍增吗?继续最贫穷?被其他人看不起,没有马来亚不能生存吗?还要继续相信马来亚政党,把前途交给他们吗?”

为了下一代著想,她呼吁沙巴人让沙巴联合阵线与人民共同完成以实际行动拯救沙巴,实现先贤们对沙巴这个美好地方的期望之使命。

出席者有沙巴联合阵线主席拿督莫哈末诺曼苏、沙巴立新党主席拿督杰菲里、沙巴进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沙巴人民希望党主席拿督拉津奥金、团结沙巴人民党主席拿督莫哈末阿萨。(070)

沙联阵:强化州行政权 若执政百日内落实省制

(本报讯)沙巴联合阵线矢言在成立州政府后,在100天内落实沙巴行政省份制度(Sistem residensi),把沙巴划分为7个省份,以解决因行政权被剥夺所衍生的各种问题。

沙巴人民希望党主席拿督拉津奥金昨天在「沙巴联合阵线全国政治大会」上披露,沙巴的问题一箩筐主要原因在于行政权被剥夺,所以沙联阵州政府将会执行一系列的策略及行动蓝图来强化州行政权。

他说,沙联阵州政府也会重新接管纳闽并将之易名为维多莉亚(Victoria)。据他指出,7个省份分别为加雅省、马鲁都省、亚庇省、京那巴当岸省、西加麦省、特鲁斯马迪省、巴达士省,加上纳闽回归后成为第8个省。

“行省制度可为各省人民带来更多就业机会、更快下放批文、更全面及公平分配人民福利援助;更密集发展基建、旅游、农业、渔业等领域以及归还政府重要职位予沙巴子民。”

此外,行省制也将加强州政府机构功能和废除功能重迭的联邦机构、遏制官场贪污滥权、促进省份之间在收入生产方面的良性竞争等等。

拉津指出,加化州行政权的首要任务是确保载于《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IGC报告》及《20条款》细节受联邦政府承认,在国家宪法执行并在最短时间内实行,同时立即修正不符合最初契约的政策。

他也指现有的州行政权及结构已经变形,联邦政府在没与州政府商量下,把沙巴从一个国家贬低成马来西亚联邦的第12个州属。(070)

沙联阵成员达共识 完成九成席位分配

(本报讯)准备在第14届全国大选攻打沙巴所有国州议席的沙巴联合阵线,已经安排妥协逾90%席位分配,而且会出现更多年轻和女性候选人。

该阵线主席拿督莫哈末诺曼苏昨天透露,无论是73个还是60个州议席均已分配好,余下议席则在协商之中,而议席分配是以共识方式达致。

“我们会胥视沙联阵中的哪个政党会比较适合而决定该由谁派代表上阵有关选区…这是一个联合阵线,不会有一党独揽所有议席的问题。”

他在「沙巴联合阵线全国政治大会」过后受访时,亦强调沙联阵政党沙巴立新党、沙巴进步党、沙巴人民希望党及团结沙巴人民党之间彼此要有信任,这是沙联阵的任务。

询及沙联阵有否与其他反对党谈合作时,未诺回应没有正式谈判,他本身有尽力拉拢更多政党包括沙巴人民复兴党加入成为沙联阵的一分子。

在声明沙联阵拒绝任何与马来亚政党有联系的政党时,他指民兴党自认很强大,有3 万至4万人而不需要与沙联阵合作,沙联阵觉得无所谓也不强迫。

不过,他坦承沙联阵与民兴党若是无法合作肯定会分散反对党选票,只是分散到何种程度就不得而知,但可以预知的是国阵肯定会面对反对党的强力对抗。

询及沙联阵有否视本身为对抗国阵的主要本土反对党时,末诺回应从未这麽说过,只是沙联阵有本身的政策,其他反对党也可办巨型大会。(070)

杨德利:联邦任由索土课题阴魂不散 要沙巴人不敢脱离大马

(本报讯)沙巴进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昨天指出,联邦政府任由菲律宾索取沙巴领土权的课题阴魂不散,是要让沙巴人畏惧不敢争取沙巴自主权或脱离大马。

他说,历史证明汶莱从未割让北婆(沙巴)给苏禄王朝,而且马来西亚联邦的成立受到国际承认,而菲律宾宪法里面没有沙巴,加上马印两国争夺西巴丹岛主权事件,国际法庭以菲律宾没有主权可言拒让菲国介入。

菲律宾没立场索沙巴 国际法庭介入更棘手

“可是,为何联邦政府一直不采取积极行动, 透过外交及传媒广播向菲律宾甚至东盟国家强调菲律宾没有立场索取沙巴,让一部分的菲律宾人或摩洛人从此打消念头呢?”

“因为我们被中央政权者植入思想,即要让沙巴人相信自己需要联邦政府的庇护,才不会落入菲律宾手中,尤其是在70、80年代,他们成功让沙巴人相信这一套。”

杨德利在「沙巴联合阵线全国政治大会」上发表演说及过后受访时,指前一阵子某国会议员向国会建议,把菲索沙土课题交到国际法庭审判,他形容这是极度危险的建议。

“根本无需这麽做,在国际法上菲索土根本站不住脚,若带上国际法庭会花很多年才能结案,可是却会瞬间点燃菲律宾摩洛人的情绪,认为索取沙巴仍有一线希望。”

“在国际法庭未审结之前,沙巴东部特别保安区将陷入一片混乱,尤其是州内的菲籍非法移民会用索土案未下判为由制造很多问题,而且也使到沙巴要解决非法移民的问题更加棘手。”

杨德利在大会上演说时指在马来西亚成立前,联合国派代表团来问北婆(沙巴)人民是否愿意成为马来西亚联邦的公民,该代表团没问菲律宾及马来亚的意见,说明沙巴是沙巴人的,沙巴人有自主权包括可决定要不要脱离大马。

“你们怕不怕菲律宾?怕不怕吉隆坡?我不怕,要捉先捉我吧,拿督拉津会保释我的。”他的这番言论引起台下的沙联阵领袖、党员及支持者一阵起哄。(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