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第四任期”,普京面临这两大任务

36

QQ截图20180319084647.jpg

俄罗斯总统普京。

3月19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向俄罗斯当选总统普京致贺电。习近平在贺电中指出,中方愿同俄方一道努力,不断推动中俄关系在高水平上迈上新台阶,助力两国各自发展,促进地区及世界和平安宁。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消息,俄罗斯总统选举正在计票中,现年66岁的普京将以超过70%的支持率成功获得连任,普京将开启一个外交新周期。在反思自己第三个任期的外交政策过程中,普京第四个任期的外交政策逐渐凸显出清晰的线条和战略重点。普京将整合国家的政治实力、战略谋划能力和军事外交资源,为了巩固已取得的地缘政治利益继续保持外交政策的稳定性、持续性和务实性,不会在外交方向上发生大的逆转。普京总统在第四个任期要完成两个主要任务,一是维护国家安全,妥善应对风险和挑战。二是为经济发展创造良好条件。其战略目标是捍卫俄罗斯大国地位并追求重塑世界秩序。

维护国家安全是对外政策首要任务

首先,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紧张对峙,这是俄罗斯未来对外政策中最大的挑战。在普京第三任期内爆发的乌克兰危机使得北约与俄罗斯兵戎相见,美国、欧盟对俄罗斯进行外交孤立围堵,出台严厉的经济制裁等导致俄罗斯与美欧盟关系持续交恶,彻底陷入谷底,出现似冷战时代的对垒,欧洲上空开始笼罩着“新冷战”的阴霾。更令人担忧的是,在有关全球战略稳定的问题上,俄罗斯与美国的矛盾尖锐,过去与美国的“对抗-合作”的模式几乎荡然无存。在2018年3月1日的国情咨文中,普京向世界展示了俄罗斯多样化的核打击能力,这反映出俄美在军事领域的战略竞争以及核恐吓。如何维护国家的安全利益,同时又要缓和与西方的关系,是普京下一任期的关键任务。

其次,俄罗斯与独联体地区国家发展关系面临着严峻挑战。一是乌克兰东部停火线上局势恶化,顿巴斯地区局势动荡不安。二是欧亚经济联盟内部的矛盾激化。三是“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回流到俄罗斯南部地区和阿富汗局势动荡的外溢给地区安全带来恐怖威胁。四是预防乌克兰危机的外溢效应,面对独联体国家有意愿加入北约的问题。

再次,叙利亚局势复杂混乱,交织着地区大国、世界大国与民族宗教对该地区主导权的争夺与博弈,这都将对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大国影响力和巩固在叙利亚危机协调进程中的主导作用提出挑战。

最后,在亚太方向的朝核危机、反导系统在亚洲部署,以及美国提出的印太战略都将对俄罗斯谋求世界大国,以及构建新的亚太地区安全构想形成威胁。

外交政策服务于国内经济发展

普京第四任期经济发展的主要内容是谋增长,调结构。除了油价因素外,面对于西方的经济制裁,资本外逃、投资减少,无法获得先进技术等困难,普京必须谋求与西方缓和关系,进而解除制裁。战略上俄罗斯并不想关上“缓和与西方关系”的大门。因此,普京在第四任期将会维持与美国关系的现状,力争不要再继续恶化。与此同时,大选后俄罗斯欲利用欧盟与美国在对俄制裁问题上的“落差”谋求与欧盟改善关系。但由于乌克兰东部紧张局势和英国毒杀间谍案的持续发酵,尽管俄罗斯不希望继续恶化与西方国家关系、更想缓和与欧洲关系,却很可能事与愿违。

总统大选后,俄罗斯仍将加强与独联体国家的关系作为最优先方向。俄对独联体政策最核心内容将是强化欧亚经济联盟发展,提出有吸引力的发展模式,以巩固独联体的凝聚力,以克服乌克兰危机给俄对独联体政策带来的负面影响。

抓住亚太地区快速发展机遇加快“向东转”,巩固亚太外交将有助于对冲来自西方的压力。未来俄罗斯除了要继续深化与中国的务实合作,加深全面战略协作外,还要实现与亚太其它国家最大限度的政治经济关系发展的多元化,积极参与建立维护亚太安全的多边机制,以“大欧亚伙伴关系”为基础重新谋划建立跨欧亚的地缘政治和经济格局。

在中东政策上,将捍卫在叙利亚的战果,推动与土耳其、沙特、伊朗、埃及等地区大国的经济合作。但由于这些国家是美国的盟友,势必加剧与美国在地区的博弈。

总之,在世界秩序处于深度的结构调整阶段,国际关系平衡性非常脆弱的背景下,俄美欧对峙无助于俄罗斯确保国家安全、经济发展和谋求大国地位,这决定了大选后俄对外政策将更加务实,不仅具有进攻性,而且也将具妥协性。

(李勇慧,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www.haiwainet.cn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