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笃POIC一应俱全

320

(本报拿笃记者十八日讯)随着联邦资助拿笃棕榈油产业集群(或拿笃POIC)的5TEU集装箱码头的建成,所有系统都在政府拥有的工业园区内进行。这不仅仅是为了油棕行业,还包括沙巴东海岸作为BIMP-EAGA的物流和制造中心的考量。

拿笃POIC成立于2005年。随着沙巴州首席部长丹斯里慕沙阿曼最近公布的南部地区发展计划进一步证明设立POIC 乃明智之举,加上所有关键港口和陆地基础设施的到位,几乎所有与油棕相关的制造业,特别是高附加值产品,现在都可以在拿笃POIC进行开发。拿笃位于沙巴棕榈油地区的中心位置,使其更加引人注目,并引领沙巴棕榈油行业的下游发展。

“缺乏处理集装箱货物的设施,是POIC吸引高价值生物化学和油脂化学投资的绊脚石。现在,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拿笃POIC董事会主席YB拿督纳斯伦(Datuk Nasrun Datu Mansur),亦是种植工业与原产品部副部长的他这样表示。

拿笃POIC原有两家棕油炼油厂。第三炼油厂Zurex Corporation Sdn Bhd正在改变其炼油业务,生产特殊化学品和涉及石墨烯的新材料。此外,沙巴的第一家油脂化工厂也位于该处。有关工厂使用从棕榈油加工废弃物提取的工业级棕榈油用作制造硬脂酸和皂块。目前,第二个油脂化工厂即将建成。

他说,除了在拿笃POIC开发工业用地、港口和工业支持基础设施之外,州和联邦政府致力于发展油棕产业的承诺,在油棕国家重点经济区(NKEA,national key economic area)的经济转型计划和国家生物质策略,其中POIC是发展重点。沙巴生物质策略乃由首相于2016年2月25日推展。

“其实在这些国际策略出现之前,POIC已经在其使命和愿景声明中确认了它希望如何推动这个行业向前发展。”纳斯伦说,“我们确认了特别是在专门的基础设施中需要什么,例如刚建成的集装箱港口,连接工厂到石油码头,油罐区等的管架。

“为了实现生物质能产业的成功,我们通过与专门从事生物质能供应的My Clean Energy私人有限公司合作,在棕榈油厂附近建立了自己的采集中心,从而解决了收集的问题。

“随着拿笃POIC 的发展,我们可预见投资者需要通过在消防和救援部门的帮助下建立POIC紧急互助机构(PEMA)以共享资源,并实现共同利益。 PEMA是紧急情况的第一响应者,其中包括来自各公司的参与成员。”

关于园内的保安,纳斯伦说POIC有一个35人的辅助警察部队24小时在园内巡逻。

“作为拿笃国会议员,我对拿笃POIC的成就感到骄傲,相信未来不仅惠及对这里的民众,甚至对整个沙巴州的工业化都有影响。

“拿笃POIC 迄今为止已创造了大约1000个就业机会,其中大部分来自该地区,而这一切都是由州政府在联邦政府的支持下实现的。”

作为沙巴东海岸唯一一座设有岸边起重机的集装箱码头,纳斯伦表示,已为POIC港口赢得口碑,因为它本身就拥有完备的港口基础设施。

自2013年起,散货、石油和驳船码头一直是POIC投资者要求的服务。事实上,2017年,POIC港口已经处理了高达100万公吨的货物。在满意的客户群中有10家营运肥料工厂,他们的化肥年产量能超过100万吨,成为国内最大的化肥集群。

拿笃POIC的完备是国家通过鼓励油棕下游加工行业、深化棕榈油产业的结果,包括开发巨大的棕榈生物质潜力。这个构思落实在沙巴州拥有160万公顷全马最高生产力的油棕园上,是我国最大的棕油生产国。

“如果我们能够以某种方法,保留我们所有的棕榈油,并获得高附加值的产品,特别是生物化学品。估计该产业每年的经济潜能将高达2000亿令吉。”这可以将POIC的发展定位为BIMP-EAGA地区的物流枢纽。

“随着在拿笃和山打根找到潜在的原油,想象拿笃在未来20-25年内成为一座工业城市并不遥远。”

“POIC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现在它具备了与原材料相关的基础设施和地理优势,能够实现重大的工业起飞。”

“沙巴东海岸可能实现了农业、制造业和服务业三大主要经济部门(通过旅游业)增长最为活跃。 除油棕以外,已经有大量的水产养殖,特别是鱼类、海藻和虾。 纳斯伦说,旅游业也在沙巴东海岸蓬勃发展。(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