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斥方天兴王对王损精英论 不关心政治只关心政党

611

(槟城23日讯)槟看守首长林冠英指斥华总会长丹斯里方天兴的“王对王损精英,华社是输家”论调是狐狸露出尾巴了,并直指方天兴言论证明其“不是关心政治,是关心政党”,如国阵和马华。

他周一在光大召开记者会,以“马华的外围组织像方天兴”形容后者时,直接挑问方天兴倘若行动党目前的柔佛亚依淡和霹雳安顺的人选布局是王对王,让华社损失,那505的振林山之役呢?

“2013年全国大选时,时任柔佛大臣阿都甘尼挑战行动党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去振林山,那时他们没有这样讲?”

他强调,当时他们(阿都甘尼)要弄掉林吉祥,但行动党向魏家祥和马袖强选区发动攻势,就变成王对王,可见方天兴不是关心政治,只是关心政党,即国阵和马华。

方天兴周日在彭亨关丹一场活动上指出,全国大选在一些选区上演的“王对王”或“精英对决”,虽符合民主选举,但站在华社角度,无论谁输谁赢,损失的“输家”终是华社。

林冠英也是行动党全国秘书长,近来不断强调火箭来自人民,火箭向来都讲这是“民对王”之战,国阵当了61年政府,对方才是王。

他说,本身对一些主张“不应王对王”的评论和说法,觉得奇怪。因为无论是倪可敏挑战马袖强,还是刘镇东挑战魏家祥,都是机会渺茫战役,目的是为协助希望联盟打下更多议席。“要成立中央政府,(希联)就需要赢得112席。如果倪可敏留在太平、刘镇东留在居銮,是无法增加议席的。”

他指出,行动党在柔佛,未胜出的选区只剩下亚依淡和拉美士,在霹雳则只剩下安顺。所以要增加议席,就必须派倪去安顺,刘去拉美士或亚依淡。

“刘镇东是在两区中选择了更难、更硬的战场,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没选较有希望的议席,而是选了更难打的。”

他也指出,在选区重划后华裔比例偏高或其他城市选区选民,远比郊区选民更多,如布城选区才近3万,对比万宜的18万和白沙罗的16万5000人,是郊外选区1票对比城市选区4票。

“为什么当马华和民政支持通过不公的选区划分时,没看到他们谴责国阵,巫统、马华和民政?”

他也说,在槟城,本身和曹观友已无处可去,因为槟州火箭区均已胜选。因此,不应玩弄此课题,更不应将之变成种族课题。

“我们不应让选区种族结构成单一种族的,反之应像征马来西亚。当我们不要以种族为主时,你们又来这样种族观念,是跌入国阵的种族主义框框,更易分裂老百姓。”

暗喻希联真正当家论 不应出自一名首相

另外,林冠英也驳斥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暗喻,希联的真正当家是行动党论调,斥责这是肮脏手段,不应出自一名首相。

纳吉周日晚推文表示,从林冠英宣布,一旦希联胜选,倪可敏和刘镇东将可出任部长,这些宣布理应是希联首相的绝对权力,但却由林冠英宣布,便可反映希联中哪一政党当家。

“我要问,这有什么问题吗?不要玩弄肮脏手段,在这课题中带入种族议题。”

林冠英说,一旦要组新内阁,各政党必然获得各自部长职务分配。难道只有国阵或马华,可以委任其部长,希联则不可以?

“有何错误会,如果我们要展示自己的替代部长人选?首相要展示火箭执权,而非敦马哈迪的,是一个非常极端的说法。这不应成为一个课题。”

“乔治市文学节”获颁国际卓越奖

. 此外,林冠英也欢喜宣布“乔治市文学节”于4月10日,获得伦敦书展颁发“2018年度国际卓越奖”,乔治市文学节是首次获此殊荣。

他指出,乔治市文学节始于2011年,也是东南亚惟一赢得此奖的文学节。实际上,该文学节于去年入围上述奖项,但没有获奖。文学节最初由槟城研究院负责推动。“为了扩大参与度,最后我们交由槟州国际会议及展览机构(PCEB)负责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