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话大选” 谁主布城看明朝·唐生

270
来势汹汹的民兴党。

明天是第14届大选投票日,全国 1326万8002名选民将决定大马的国运,投选国阵还是希盟在未来5年掌管我们心爱的国家。

在上述总选民人数中,普通选民占了1299万2661人,其他是军警选民共有27万2387人,他们为了在投票日当天执行本身的职务,而提早在5日投下神圣一票。

国阵与希盟在过去的11天竞选活动期间,已经浑身解数,各显神通来争取最后的胜利,尽管来自不同的民调及全国各地的观察家均对这场备受关注的选举战果作出不同的预测,但是,根据过去2年来全国及沙巴政治版图的改变发展至仅有倒数一天投票日降临的最新形势显示,相信没有人可以质疑,这将会是马来西亚有史以来朝野政党竞争最激烈的一次选举,意味着也是掌政我国60年,以巫统为首的联盟及随后国阵所面临的最严峻挑战。

前首相马哈迪的戏剧性重新出马及亲自领军希盟参加第14届大选而增加它的看头,而于第12届及13届大选尚未出现的1MDB及GST课题皆是国阵于此次大选中面对苦战的关键因素。

如果说国阵在过去10年先后举行的第12及13届大选中经历了2场政治海啸,那么基于马哈迪的重出江湖,1MDB与GST课题可能带来的效应,将让国阵面对另一场更大威力的政治大海啸的袭击,或者说:这是双方展开第3场大决斗的生死战。

当然,作为主场的在朝者所掌握的雄厚实力及资源及伊斯兰党不计输赢的搅局,在牌面上让国阵在西马半岛国州选区全面开打的3角战中看到胜望,因此,这是作为客场的希盟所要承担的逆水战。

但是,这并不意味希盟会在伊斯兰党插上一脚的逆水战中包输,尤其是在本届大选出现的马哈迪,1MDB及GST 3大因素,让希盟足以填补作为客场所处于劣势,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在过去10日的竞选活动期间,我们见证马哈迪在希盟造势集会上所展现惊人的人气,还有火力全开主打1MDB及GST课题而成功引起观众的共鸣。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可以假设,希盟加上沙巴的大选盟友民兴党很有可能在本届大选中比505大选带来更佳的表现而赢得的更大的支持率及国会议席,超越505大选所取得的89国席及50.830%的支持率,其中希盟分别在砂拉越及沙巴斩获6个及3个国席。

根据民联在505大选所取得战果,只要将原有89国席在本届大选增加23国席至112国席,就可入主布城,对于希盟的盘算,变天并不是梦,而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已预测,希盟放眼赢得119国席。

至于我的估计,如果希盟有能力在其中2个前线州,即吉打及柔佛掀起政治大海啸,那么它就足以在西马半岛赢得超越505大选的80国席,只要增加超过10席就几乎达到改朝换代的门槛。

在东马的沙巴及砂拉越方面,我估计希盟+民兴党这次所赢得的战绩会超越5年前贡献的9个国席,尤其是沙巴州有望添多100%至300%的国席。

至于看来沉寂的砂拉越方面,根据传来最新战报,希盟不仅可稳守大部分原有的华裔选区,还有望在少数乡区突围而带来惊喜,因此至少维持上届大选中的表现。

只要希盟+民联在沙巴及砂拉越估计贡献15至20国席,希盟就足以和国阵分庭抗礼,争夺60年坚守的江山了。

让我们明天拭目以待,谁主布城。(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