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造成今日局面 是多角战分散选票

307

(本报讯)第十四届全国大选于本月9日终于尘埃落定,沙巴共有60州议席,国阵共赢得29个州议席,当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沙巴多个地区出现多角战的局面,反对党票数分散的情形下,让国阵渔翁得利。

其中必达士就出现了六角战的局面,除了国阵外,反对党方面包括了民族党、伊党、民望党、民兴党及子民党,国阵共获得了5606张选票,而民兴党则获得了4324张选票,多数票为1282张。倘若没有出现民望党(1527票)及民族党(508票)的分散,民兴党有很大的机会能在此区获胜!

另外,多个选区也是出现了五角战的局面,其中包括了马东贡、卡達邁安、王麻骨、昆達山、巴津納丹、拉卜、瓜末及巴隆。其中巴隆的多数票仅有174张;昆达山的多数票仅有255张及马东贡的多数票为1687。

在这些多角战的混局中,不难看到都有本土反对党,即沙巴立新党、爱沙党及沙巴子民党的存在,随着每个政党打着捍卫沙巴权益的旗子,导致选民纷纷将选票投给了这些所谓的本土反对党,进而将反对选票分散,让国阵得以多数票胜出。

本届选举是沙巴国阵20年以来面对最大的挑战,但沙巴多个反对党的成立及不团结,造就了国阵成功在本届选举中胜出了29个州席位。 (040)

两大阵营拉拢议员组新州政府 24年前历史重演

(本报讯)当前的在大选后沙巴州议会两大阵营拉拢州员靠拢以组成新届州政府的情况,几乎是廿四年前的翻版。

沙巴国阵及沙巴人民复兴党与希盟两大阵营,分别在这场大选中赢得廿九个州议席,而由拿督杰菲里吉丁岸领导的沙巴立新党虽然只赢得二席,却成为双造竞相拉拢的对象,一时传出「拉人」、「锁人」等说法。民兴党与希盟的阵营已拉拢民统整个党的靠拢。

也因为这样,在大选成绩揭晓的十六个小时后,新任首席部长仍未能宣誓就职;沙巴国阵主席丹斯里慕沙阿曼已拉得杰菲里的支持,即是以卅一席简单多数议席的最低门槛准备宣誓就任首席部长。

在一九九四年州大选后,拿督百林吉丁岸(现「丹斯里」)在开票当晚深夜赶到州元首府篱笆大门外等候卅六小时,方才得以顺利就职。他领导的团结党亦是以廿五席简单多数议席的最低门槛就任首长。

这一回,两大阵营议席各差一席才过半而「悬峙」,而当年则是最后两席一直未公布,亦出现短暂「悬峙」现象,汲取了一九八五年「上山夺权」教训的百林,当时在内部查证团结党议席已过半时,马上驱车在大门外等候,结果一等就卅六小时,是为「卅六小时事件」。

无独有偶的,当年百年对垒的是敌对阵营的联邦政府,而今日慕沙面对的,亦是敌对阵营的联邦政府。

事实上,如此的「最低门槛」的政府是极为脆弱的,一九九四年大选后的百林州政府,只维持短短的一个多月,就因旗下州议员纷纷跳槽而倒台,双手拱送予国阵。团结党是在相隔八年后重返国阵迄今。

当时的百林,维持了四年的「反对党州政府」的地位,当时的国阵就一直强调「州政府及联邦政府必须同一阵营」,而慕沙过去也不止一次强调,就是因为沙巴州政府及联邦政府同是由国阵执政,沙巴才得以有「大事发展」。

无论如何,在本月九日投票的全国大选中,由敦马哈迪领导的希盟已一举推翻国阵,变成联邦政府与沙巴州政府一夜之间处于不同阵营执政,恢复一九九四年及之前的情况。(020)(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