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野政党不在选区 斗湖暂陷真空

108

(本报17日讯)斗湖在这段期间陷入暂时服务真空的状态,新政府多位国州议员因为朝政在前几天尚在摇摆不定,后来又等待宣誓成为州部长与助理部长,因此暂时未留在选区,就连非部长的朝野州议员这段期间也不在斗湖,斗湖人民面临叫天不应,叫地不闻的困境。

斗湖人民也开始担心,509全国大选过时,斗湖华社多个的正及助理部长职位,计有副首席部长兼旅游,文化及环境部长刘静芝,首席部长公署助理部长黄仕平以及基本设施部助理部长拿督慕易斯。

这些正及助理部长的办公室都是在州首府,一般的时间都不在选区服务。但是,就连没有担任其他官职的朝野国州议员,也被人民发现时常不在斗湖,似乎亚庇像他们的选区多过斗湖。

过去五年,斗湖曾经一度出现朝野政党团队竞相服务的情况恐怕再也难以看到,以往无论是执政党或反对党,双方都拥有一支非常强大的服务团队。

除了政党服务团队,部分市议员,甲必丹,城市发展委员会等都深获佳评,但是在败选之后这支服务队伍据称已经暂时停止服务,理由是等新政府成立之后,所有基层领袖职权才能操作。

斗湖人民都记得,西里丹绒区行动党州议员黄仕平前后也有两位助理提供服务,其中一名梁云辉在今届大选代表沙巴民族党出来与黄仕平竞选,票数尚不如另一位完全在政坛默默无闻的彭道忠。

另一位助理陈利发后来升为沙巴公共投诉组主任转战亚庇,成功在今届大选当选州议员,从此仕途平步青云,两人的遭遇真是同人不同命。

后来陈泓溓时代已不再出现有如两人的拼命三郎,行动党虽然曾在上届后宣布委任八名投诉组主任,但是之后就消声灭迹,完全没有看到纵影,也不知是什麽原因?

原本斗湖市议会还有廿四位市议员,也因为获讯将提前中止服务,小组事务包括街灯沟渠,道路交通,卫生清洁,巴刹牌照等问题,完全不知道要向谁作出投诉?再加上水,电,电话通讯等常见的民生问题,斗湖人民开始接触新政府上台的美好感觉之后随即而来的种种不便。

特别是乐龄者与妇孺表示,由于年轻人多数不在斗湖,即使有在斗湖但是也很少在家,因此当住宅区停电断水,电话失灵,沟渠阻塞,野草太长,大树坠落等,又或者申请老人福利金与残障人福利金,没有理由要联络部长或助理部长来处理。真叫这些社会弱势阶层人士不知如何是好?(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