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SRC及26亿案 反贪会主席 苏克里曾接死亡威胁

800

(布城22日讯)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拿督斯里拿督斯里苏克里大爆内幕,曾因调查SRC国际公司案件及26亿令吉捐款,面对死亡威胁。

他今日在反贪会召开近一小时的记者会上,娓娓道来他在调查工作上面对的荆棘,甚至一度哽咽,说不出话。

他说,调查SRC国际公司案件及26亿令吉捐款案,他曾与前主席丹斯里阿布卡欣个别会见多名部长,尝试说服这些人有关两宗案件是否存在,最终只有时任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第二财长拿督斯里阿末胡斯尼和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长拿督斯里沙菲宜阿达给予支持。

“我们都要求开除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让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或国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取代出任首相,我们见了很多部长,只有3人敢发声,大家都害怕采取行动。

“现在,这些我们曾拜会的部长联络我,告诉我如果听我的话,今天就不会这样。“

反贪会副主席(行动)拿督斯里阿占巴基也出席记者会。

提控纳吉前夕 阿都甘尼被革职

苏克里透露,在他与前总检察司丹斯里阿都甘尼会面商议准备隔日提控纳吉之际,不料隔日传来阿都甘尼被革职的消息。

他叙述,他是于2015年7月27日下午在总检察署与阿都甘尼会面。

“他问我,你准备好了吗?他的意思,周三我们准备检控,我说我准备好了。但是隔日,当我们在吉隆坡开会时,我接获新闻,阿都甘尼被终止。”

前朝派员跟踪 赴美国寻求保护

苏克里说,前朝政府企图以推倒政府罪名把他逮捕,为此,他在美国寻求保护。

他指出,这期间,前朝政府派员跟踪他,不过形迹败露,他朋友还拍下跟踪者的相片。

他把照片传给阿占巴基,由对方转发予时任总警长,讥讽其官员跟踪技术差劲。

他说,在阿都甘尼被终止服务后,他从纳吉身边人接获消息,得悉将被指责有推倒政府阴谋而逮捕。随即于7月31日,他飞往美国华盛顿,并放出假消息他是去沙地阿拉伯,以致当局在沙地首都吉达设下埋伏。

“如果我当时从吉达入境,就会被捕。在我抵达华盛顿后,也有人跟踪我。”

苏克里说,他在美国的团队也反拍跟踪者,将相片传给阿占巴基,要求他转发给时任总警长。

“我的团队向总警长喊话‘请找一个有聪明官员来跟踪我,这名官员愚蠢,现在是我跟踪他,不是他跟踪我’。”

较后,他乘搭火车到纽约,寻求在纽约担任警察的朋友保护长达一周,直到安全才返回华盛顿。

愧疚属下受对付 威胁2部长归还官员

得悉多名反贪会官员陆续受对付,苏克里痛哭,曾“威胁”两名首相署部长“归还”。

他透露,他曾透过即时社交媒体“Whatsapp”联系首相署部长丹斯里沙希旦及拿督刘胜权,“威胁”归还受对付的反贪会官员,否则他将运用职权,以滥权之名,逮捕发函调任其官员的人士。

他说,在他于美国获悉反贪会特别行动组主任拿督巴哈里及策略通讯组主任拿督罗海查被调任到首相署后,他心生愧疚,如同孩子般的嚎啕大哭。

说到此处,他一度哽咽数秒,说不出话。

“我心疼反贪会,在我的下属受对付时,我却逃到华盛顿,我觉得愧疚,我在外人面前痛哭,我和阿布卡欣……(哽咽)……,我们为国家斗争,我们要取回从人民那里偷走的钱,但是却被各种指控……”

他在简讯中要求两名部长在他返马前归还其官员,不然恫言运用其职权没完没了,尽管他知道此举会导致他被逮捕的后果,但当时他只想到国家。

“沙希旦说,兄弟你别做什么,我承诺换给你官员;刘胜权则要我冷静,并承诺会尽力归还官员。我告诉部长我不要承诺,我要在我回来前还给我的官员,我知道我会不惜一切使用我权力来逮捕发出调任函的官员。”

他说,后来,他也会见政府首席秘书,后者也在当天归还其官员。

斥祖基菲里是叛国者

苏克里形容,前反贪会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是叛国者,所以,他不愿为叛国者工作,宁愿选择提早退休。

他说,在他与阿布卡欣服务的后期,致力栽培慕斯达法阿里为接班人,尽管后来听闻来自总检察署的祖基菲里将会执掌反贪会,但他们依然努力信服首相及政府首席秘书,接受慕斯达法阿里为反贪会主席。

原本在10月离开反贪会的苏克里,在7月初确定了祖基菲里将在8月接任反贪会后,他与阿布卡欣毫无选择,阿布卡欣被指示离开去玛拉工艺大学。

“10月离开的我不愿在这里,我视他为叛国者,身为检察司应该为案件提供意见收集证据让案件更有力,而不是保护某些人,他来到这里(反贪会),对我而言这是很大的背叛,我不会与一名背叛者工作。”#

遭威胁提早退休 证人也被要求离开

苏克里说,在调查SRC国际公司案件及26亿令吉捐款上,他面对高度压力及重重障碍,包括证人被“要求离开”、被威胁提早退休、甚至遭一名来自北马的国会议员两度质问!

他不愿透露该名国会议员的资料,仅表示这是一名以“金钱就是王道”闻名的国会议员,人们知道其身份。

“这名国会议员叫我停止追查,问我你要什么,我只说不要干预我的调查,让我完成调查后交给总检察署决定。”

“第二次,他再说,拿督,解决吧,你要什么,我警告他再讲多一次就逮捕他,他就住口不提了。”

赞阿布卡欣是好上司

他也高度赞扬其前上司丹斯里阿布卡欣对他的支持及共同进退的精神,让他无畏无惧的调查,并称赞这是好上司。

苏克里说,在阿布卡欣于2015年7月要求他开档彻查SRC国际公司案件时,他回应对方,这宗案件的调查将换来受对付,阿布卡欣表明大家为了国家而无妨。

“我们面对高度压力,我们的证人‘被离开’,一些证人也被其他单位盘问给了反贪会什么资料。我受威胁辞职,被要求提早退休及休假,被威胁安排在培训组。”

不管怎样,他说,阿布卡欣给予的支持,表明在任何情况下共进退,捍卫这宗案,如果要开除,索性把他与阿布卡欣一起开除。

他指出,即使面对各种威胁,他也没想过报案,也没有想过告诉其他人,包括下属,以免下属害怕。

他说,巴哈里曾鼓励他将真相公告天下,即使入狱也在所不惜。

“我告诉他,没有用,我们在说的第一天就被逮捕,马来西亚人善忘,过后就忘光一切,我们用更策略的方式处理,包括用Whatsapp散发资讯。”

他强调,随着新政府成立,让他有信心,因此考虑向警方报案。#

接受执掌反贪会献议 要求敦马允完成前案

苏克里透露,在他接受首相敦马哈迪要求他执掌反贪会主席一职时,也要求马哈迪让他完成调查SRC 国际公司及26亿令吉捐款的课题。

自言享受退休后含饴弄孙生活的他透露,看到93岁马哈迪为国奔波,他无法拒绝对方要求重掌反贪会的建议。

他说,马哈迪执政后,就反贪会主席职位个别召见他、移民局总监(反贪会前副主席[防范])拿督斯里慕斯达法阿里及陆路交通局总监沙哈鲁汀

他指出,他们三人私下也交流,也表明无意接掌反贪会主席的职位,并思考如何拒绝马哈迪。

“我是于本月14日受马哈迪召见,他一开口就问我,你接受我的献议吗?我一时词穷。马哈迪是那种你无法拒绝他的人,尤其你看到93岁的老人家在为国家工作,身为年轻人的我们怎能拒绝?”

他透露,在答应马哈迪后,他也开出条件,就是要完成未完成的工作,调查SRC 国际公司及26亿令吉捐款。

他说,第二名被召见的慕斯达法阿里也在见面时,直接向马哈迪建议让他执掌反贪会。

他坦言,他不视反贪会主席职为开心的工作,毕竟曾因调查上述案件而面对死亡威胁,不禁对返回反贪会心存畏惧,最终因马哈迪而决定返回反贪会。

询及他接获得威胁是否来自首相署时,他透露,他们认识有关人士,但不能断定是直接来自某个单位。
他也透露,巴哈里如今也在马哈迪指示下返回反贪会特别行动组,并于今天向他报到。

他强调,这是马哈迪的决定,他并不知情。

询及除了26亿令吉捐款及SRC 国际公司案件外,是否还有其他案件涉及大人物,他指出,这是最严重的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