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兹利:政策明朗化 大马经济渐露曙光

1450

(吉隆坡3日讯)Hermana资本总执行长兼投资总监拿督纳兹利指出,金融市场预料会在第14届大选后的数个月后才会适应,不过,随着政府政策明朗化,大马经济已渐露曙光。

上周三,富时吉隆坡综合指数(FBM KLCI)闭市时下跌56.56点,报1719.28点,是自2008年以来最低水平。

加上其他外围因素如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拖累,令吉兑美元贬值1.6%。

不过,纳兹利告诉《马新社》,上述情形“基本上是正常的”。

“当国阵在2008年大选失去三分之二多数议席优势时,也发生同样的情况。”

“在第12届大选后数个星期,KLCI指数跌了约9.8%。不过,在6个月后反弹,涨了16%,这次我们也预期会出现同样的机遇。”

在即临的9月,纳兹利预计,随着新内阁推出政策,稳定投资者信心后,市场会逐渐回弹。

“目前希望联盟政府还未确立政策,但是我认为,随着这些政策明朗化,外资会缓缓逐步回归。”

他形容,金融市场正经历剧烈调整。

“我预计富时吉隆坡综合指数将在今年杪闭市时达到1950点,并在2019年杪达到2000点。”

在周五,富时吉隆坡综合指数闭市时上涨15.76点,报1756.38,因为政府推出经济措施,让投资者开始恢复交易信心。

针对政府揭露国债达1兆令吉、废除消费税的举措使我国的评级降级一事,纳兹利也认同资政理事会成员即前财政敦达因表明不担心大马评级可能降级的言论,他说,国际评级机构的评级是其次,反而应该优先考量国家的财政实力。

“他们有进行评估的自由,但这可能没有反映实际的情况。”

姚金龙:政局回稳 外资料下半年回流

双威大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姚金龙说,外资预料在2018年下半年会逐渐回流,外围和内在因素促使外资撤离达到4年来最高水平。

他说,外资纷纷撤离发展中国家,包括大马,因为他们配合海外利率上涨转移到其他经济体。

他指出,投资者也对欧洲紧张局势升温、美国与中国触发贸易战可能性,以及美国联储局升息可能性保持谨慎的观望态度。

“对于发展中国家,投资者聚焦债务水平和经常账项赤字;而对于成熟市场,投资者则担心欧元区可能崩溃。”

姚金龙乐观地认为,外资会在今年下半年回流,因为我国经济面临主要的风险在于政策和政局变化,因此会逐步回稳。

他认为,政府落实0%消费税措施将冲击政府收入来源,建议政府效仿沙地石油公司拟上市计划,把国油公司(PETRONAS)私营化上市,有助巩固政府财政,以及深化资本市场。

马兴业金融阿玛纳投资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卡马鲁丁说,本地汇率预料会一直受到近期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和欧盟地缘发展局势的不明朗情况的压力。

“稳定和改善原产品价格有助支撑令吉,在国内方面,财政政策方向明朗化将有助提高投资者信心。透明化措施在短期内自然会引发膝跳反应,然而经过一段时间,良好施政起到作用,将提高投资者的信心。”

他说,外资在过去数周撤离的趋势并非唯独发生在大马,局势不明朗和地缘政治风险的考量使得投资者抱持谨慎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