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流氓掀骂战 副议长拉昔近乎难招架

46
蓝加巴星(上)抨击巫青团成员是流氓,在朝野之间引发烧近一个半小时骂战,佐哈里(左上)及依斯迈(左下)加入战火,莫哈末拉昔试图平息风波。

(吉隆坡18日讯)民主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区国会议员蓝加巴星拒绝遵守议长拿督莫哈末阿里夫指示,以收回“流氓”字眼形容巫青团成员,结果被驱逐出议会厅,成为第14届国会下议院会议首名被驱逐的国会议员。

早上时段动议感谢元首施政御词时,蓝加巴星获得人民公正党双溪大年区国会议员拿督佐哈里的让路,就先父兼武吉牛汝莪区前国会议员加巴星于2009年在国会遭巫青团员围堵,指责巫青团员是“流氓”。

不料,他的“流氓”论激怒巫统议员,瞬间在议会厅陷入骂战近1个半小时,让首次主持议会的副议长拿督莫哈末拉昔近乎招架不住。阿都拉昔试图稳定整个场面不果,而反对党议员也质疑副议长只给警告的立场或将为下议院立下先例,让副议长近乎失去耐性,斥责拒绝坐下的议员可离开议会厅。

下午2时30分议会复会,前副议长兼巫统比鲁安区国会议员拿督罗纳建迪要求主持会议的议长拿督莫哈末阿里夫主持公道。

议长指示朝野议员皆收回“流氓”字眼,不过蓝加巴星反驳,因为副议长拿督莫哈末拉昔在午休前已议决向他发出警告。

他认为,如果有人不满议会议决,可动议挑战该项议决,否则没完没了。

较后,莫哈末阿里夫多次指示蓝加巴星收回“流氓”字眼,后者只向议长道歉,却表明拒绝收回。
随后,议长指示下议院传令官将蓝加巴星请离议会厅。

民主行动党议员见状,纷纷起身力挺同僚,并要求议长也指示巫统京纳巴当岸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邦莫达收回流氓字眼。

相信看到蓝加巴星前车之鉴,邦莫达同意收回流氓字眼。

首日国会问答环节 慕克里力拔头筹

第14届国会下议院第1季第1次会议今日正式开会。

随着国家元首莫哈末五世陛下昨天开幕,国会下议院正式开会,开始辩论元首施政御词长达两周(8天)。
第3周,各正副部长就会为自身的部门进行总结。接下来,第4和第5周会辩论政府法案和通过其它政府事务。

开会第1天,首个环节将是问答环节,接下来才会进入辩论环节,而问答环节的第1道提问者,就是来自希望联盟的国会议员代表,即土著团结党尤仑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慕克里。

慕克里询问财政部,中央政府是否有意重新检讨与州政府在税收事务上的财务关系,以便没有石油及天然气的州属也能与其他州属一样,获得平衡发展。

第2道提问是来自反对党国会领袖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他的问题是备受瞩目前朝政府欲推行的隆新高铁计划。

10动议 魏家祥占7项

今日国会的动议栏目共有10个动议,其中来自马华亚依淡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魏家祥的动议,就占了7项,涉及范畴包括华文教育和学校、统考以及华裔和印裔公民权课题。

本次国会下议院会议从本周一开始,直至下月16日,为期20天。

林冠英:彭最多槟最少 州政府欠中央逾176亿

财政部长林冠英指出,截至今年4月,全国13个州政府共拖欠中央政府高达176亿4000万令吉,当中彭亨州政府占最多,有31亿2000万令吉。

他说,槟城仅拖欠6200万令吉,是拖欠中央政府最少的州政府。他指出,中央政府在去年共拨出69亿令吉予各州政府。

他也呼吁州政府给予中央政府时间处理国家因过去的舞弊贪污而造成的债务,政府正在寻找对策确保提高财务能力欠佳的州属可与先进州属如雪兰莪一起发展。

他今日在下议院回应土著团结党尤仑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慕克里的提问时,如是表示。

慕克里要求中央政府说明是否会重新考虑与其他没有庞大收入来源如石油及天然气的州属分享税收,以让这些州属可以与富有的州属同步发展。

较后,他在提出附加问答时,要求财长说明是否考虑修正有关中央政府拨款给州政府的法令。

林冠英说,中央政府给予州政府的拨款受限于联邦宪法109(1),任何相关建议必须交由国家财政理事会决定。

他说,尽管政府目前聚焦在解决国家债务,同意中央政府会考虑慕克里的建议。

巫统瓜拉吉扰议员拿督依斯迈赛益则询问,政府是否准备下方权力给州政府收取税务时,遭林冠英调侃依斯迈赛益成了反对党才会提出这项建议。

不堪被讥讽的依斯迈及其他巫统议员起身抗议,并指责这是林冠英以前的建议,后来在议长指示下才坐下。

旺阿兹莎:妇女公积金 政府资金仅派发妻

副首相兼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旺阿兹莎披露,虽然政府初步建议是丈夫2%公积金纳入妻子户头以及政府为家庭妇女提供50令吉资金,但50令吉资金福利只有发妻才能享有。

她说,至于第2或第3位妻子是否享有这福利,政府未来会再考虑。

至于公积金缴纳,她指出,如果为夫者有超过1名或多名妻子,那你可能要给6%。

她今日回答民主行动党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的提问时,如是披露。较早前,伊斯兰党瓜拉尼鲁斯国会议员拿督凯鲁丁在附加提问时,提及第2或第3位妻子能否享有政府津贴。

旺阿兹莎强调,这些直接性的给予(生活费)应该是丈夫的责任,不该由政府承担。

“为何政府还要给额外的生活费,该措施强调的是确保有未来储蓄,以应对紧急状况。如果(丈夫)有本事娶两、三个妻子,就要有能力给所有妻子生活费。”

她也说,为妇女缴纳公积金措施会分3阶段进行,首阶段为自愿性方式,第2阶段将会涉及修改社险法令,第3阶段为强制性缴纳。

她认为,女性为弱势群体(vulnerable),并容易暴露在风险中,因为有将近45.5%的女性不在劳动力市场。
“因此,一旦家庭主妇面对丈夫失去工作能力或逝世、离婚等就会陷入困境。因此,根据政府初步建议,是要求丈夫2%公积金纳入妻子户头,政府也会为家庭妇女提供50令吉公积金。”

她说,这项措施不只为了确保家庭主妇拥有储蓄,以应对未来所需,同时希望可以在社会保险机构(PERKESO)下获得保障。

“首阶段自愿性缴纳的相关备忘录预料会在即将来临的内阁上提呈,至于第2和第3阶段,由于涉及修改1969年雇员社会保险法令和1991年雇员公积金法令,以及牵涉财政部权限,所以需要较长时间才能执行。”

阿兹敏:隆新高铁协议阐明 符合条款可取消计划

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指出,隆新高铁计划协议中阐明允许任何一造在符合条款的情况下,取消计划。

他说,根据总检察署检视这份协议后,劝告政府必须透过法律途径解决这项涉及双边关系的课题。

“我们考虑所有的选项,而这份合约允许任何一造在符合协议条款的情况下取消这项计划。我必须强调,任何的协议必须符合公正公允的原则。”

他今天在国会下议院回答反对党国会领袖兼巫统峇眼拿督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阿末扎希询及政府展延隆新高铁计划后研究的进展时说,政府首要任务确保任何国家发展可为国家带来高效益的发展。

他说,所有计划包括基建项目,在经过仔细的策划、透明开销及国家可负担的经济能力,可为国家给予正面的发展。

阿兹敏指出,根据成本计算,隆新高铁的整体成本高达 1100亿令吉,这对长达350公里的工程而言非常高,尤其政府正面对超过1兆令吉的债务。

“这也是政府在上月6日决定连同交通部长及财政部长代表政府与新加坡重新检讨这项合约的条款。”

他指出,随后成立一项由他主导的隆新高铁委员会,成员包括财政部长林冠英、交通部长陆兆福及总检察长汤美汤姆斯,评估隆新高铁的计划。

他说,总检察署随后也检视这项在2016年12月13日签署的合约后向他提呈建议,他随后于本月11日向内阁提呈总检察署看法。

他透露,他会在近期率团拜访新加坡,并在不影响马新两国的双边关系下解决这项课题,他也与上月初联系基础设施兼交通部长许文远。

魏家祥促阿兹敏 阐明隐藏成本项目

针对隆新高铁计划成本增加至1100亿令吉,马华亚逸淡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魏家祥促请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阐明所谓“隐藏成本”的项目。

他认为,政府必须做出详尽的解释,而不能胡乱猜测,不能停留在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他也是马华署理总会长,他今天在国会走廊接受媒体询问时说,他在议会厅内听阿兹敏的致词,始终找不到对方所谓的“隐藏成本”的详情。

他认为,政府不能因为“隐藏成本”理由,而一直兜圈了。

“要一直兜到明年或下届大选吗?”

魏家祥强调,这项计划是牵涉到马新两国的事宜,新加坡是一个有威信及诚信的政府,也是全球最可信赖的政府,该国也能认同此项计划,因此我国不能等闲视之。

他也在国会提呈有关统考的动议,排在国会的第二项议程,虽然如此,他认为,不要开心得太早,这是因为国会仍未加入政府的法案,他所提的动议,可能不会太早获得提起,并对此表示明白。

他说,提呈棑关动议是其作为人民代议士的职责,也认为希望联政府应该兑现他们的承诺,在百日内承认统考。

“9月大学就招生,(统考生)错过了就要等明年。”

纳吉:工程尚招标 何来工程费1100亿?

巫统北根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纳吉质疑,在隆新高铁招标工程将于今年12月28日截止,政府却宣称隆新高铁计划耗资1100亿令吉。

他在附加问题中说,这是属于有竞争力的国际竞标,一些国家的竞标公司甚至提供0%至0.1%的贷款,在竞标尚在进行期间却公布1100亿令吉的费用,因此质疑1100亿令吉工程费用的来源之说。

他也要求说明取消这项计划对国家带来的经济冲击,包括受影响的就业机会,毕竟这项计划获得很多人的支持。

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说明,1100亿令吉的是成本计算,并非实际工程费用。

马华亚依淡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魏家祥则质疑,希望联盟政府在执政一个月内,将隆新高铁计划的成本预算从550亿令吉至740亿令吉的预算,突然飙涨至1100亿令吉。

他指出,首相敦马哈迪在宣布取消隆新高铁计划后,却在官访日本时宣称只是重新检讨这项计划。

阿兹敏补充,魏家祥提及的数额是计划成本,当中有许多没有对外公布的隐藏费用,政府的责任是公布所有的成本,并确保政府是在有能力的情况下推行这项计划。

是否捍卫署理主席职 阿兹敏未决定

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兹敏不愿透露来届党选,会竞选什么党职。

他也是经济事务部长,他说,目前,他会专注于国会事宜,这是当务之急,因此未决定捍卫其署理主席与否。
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受媒体一再追问下,开玩笑地说:“我会在党选前做宣布。”

公正党党选落在今年11月。

另一方面,人民公正党副主席努鲁受询时,也表示支持其父亲拿督斯里安华竞选党主席,毕竟其父亲过去遭剥夺在政治上的权利,如今终于可重获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