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田志生前最爱“兄弟歌” 举殡日播2歌送别

44
黎潍裮透露,黄田志最爱『兄弟歌』。

(吉隆坡22日讯)民主行动党无拉港州议员黄田志最爱“兄弟歌”,尤其是小沈阳的《我的好兄弟》和庞龙的《兄弟抱一下》,因此这两首歌会在下周二举殡时播放,以歌送别。

黄田志更以义唱《我的好兄弟》,两度为党筹获23万令吉,成为佳话。

黄田志不幸车祸断魂,震惊社会,在昨晚的首晚公众吊唁,就有大批民众涌入作最后敬意,可见他是深受爱戴的人民代议士。

雪州行动党副组织秘书黎潍裮向《光华日报》透露,黄田志非常喜欢热闹,不仅与民众维持友好关系,更在党内与党员们称兄道弟。

他说,虽然他于2012年加入行动党,但在入党前,就认识黄田志,且知道对方为人友好。

“在加入党后,我与他的关系虽然是亦师亦友,但他总以‘兄弟’称呼我。”

他指出,黄田志拥有一班很要好的基层党员,每每碰面都是以“兄弟”相称,令他非常称羡。

黎潍裮忆述,黄田志生前最爱的一首歌就是小沈阳的《我的好兄弟》,而他也在多次行动党晚宴上献唱这首歌曲。

他形容,《我的好兄弟》这首歌可说是黄田志的“成名曲”。

“我记得他在2016年行动党筹款晚宴上高唱这首歌,成功筹获约7万令吉。隔年,他再次献唱,结果不仅达到当晚的筹款目标,还突破目标,成功筹到约16万8000万令吉。”

他说,黄田志拥有一副好歌喉,每每出席的场合,都受邀献唱一曲,并且在本届大选特地献出歌喉,高唱大壮的《我们不一样》,成功为党筹到超过20万令吉。

“然而,这些已成往事,只能通过当时拍摄的视频追忆。”

本报记者发现,黄田志曾在脸书发布一段视频,主题便是《我的好兄弟》,内容主要是他与行动党领袖和党员参与各项活动的照片点滴。

黎潍裮也透露,黄田志的举殡队伍将会途经其选区无拉港,让当地选民献上最后的敬意,陪逝者走完最后一程。#

让选民悼念 明日举殡经过3地点

(蕉赖22日讯)行动党无拉港州议员黄田志24日(周二)举殡大队将特意绕到蕉赖11哩、利丰花园和无拉港新村礼堂,让选民有机会给予最后的悼念。

治丧委员会署理主席欧阳捍华说,委员会安排在24日出殡当天,进行最后悼念仪式,让灵车绕过3地点,即蕉赖11哩、黄田志服务中心和无拉港新村礼堂。

该会秘书黎潍裮指出,黄田志身前每天会到无拉港各地喝茶,顺道巡视选区,因此安排在24日出殡当天,让灵车绕过3地点,即蕉赖11哩、利丰花园和无拉港新村礼堂。

他透露,灵车大约在上午11时出发前往蕉赖11哩,预计半小时至1小时之间会抵达,料下午1时30分会到汝莱孝恩园。

他今日在黄田志灵堂外召开记者会时说,灵车将会缓缓驶过,不会停下,民众可在路旁等候,给予黄田志最后的追悼缅怀。

黎潍裮表示,蕉赖11哩和无拉港村委会也建议,在灵车抵达时敬礼,让民众人手一枝花致意。

他补充,灵车的路线将会上载至黄田志脸书专页。

此外,欧阳捍华促请民众,这两天尽量在上午时间前来吊唁,避免在晚上人潮较多的时间前来。

同时,他说,举殡当天各党团代表将会依序祭拜黄田志,因此希望党团能够呈上名单或姓名,以便秘书处妥善安排。#

商讨3孩子教育金

黄田志突然离世,留下妻子与3名还在求学的孩子,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昨日也对黄家经济来源感到担忧,为此,黎潍裮表示,雪州行动党有讨论黄田志孩子教育基金事宜,惟会在黄田志丧礼后与家属讨论。

他指出,雪州行动党内部已讨论黄田志孩子教育金事宜,但暂时不会公布任何详情。

他了解,民众关心黄田志孩子升学问题,而雪州行动党已经有一些安排,希望支持者能够耐心等待。#

黄思汉:哥宾星悲问 为何好人走得那么快

(吉隆坡22日讯)行动党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问:“为何好人走得那么快?”

行动党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指出,昨晚行动党议员及领袖都去看了车祸离世的行动党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大家难掩悲伤心情,到那一刻都不敢相信黄田志已经离开大家。

他说,大家看着黄田志,想起了并肩作战的日子,哥宾星还问:“为何好人走得那么快?”,语毕,大家鼻子酸了,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黄思汉周六晚在脸书上写下以上一段文字,并希望黄田志在另一个世界安好。#

杨巧双曾获赠雨靴 称黄田志像大哥哥

“艾迪(黄田志英文名)就像我的大哥哥。他曾送我一双黄色雨靴,让我在闪电水灾时可以穿上。”

妇女及家庭发展部副部长兼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杨巧双今日在脸书上,忆述行动党无拉港原任州议员黄田志过去点滴。她说,她用了两天的时间来消化黄田志骤然离世的消息。

曾是梳邦再也州议员的她透露,黄田志就像她的大哥哥一样,曾为她购买一双黄色雨靴,以便她在巡视闪电水灾灾区时,可以派上用场。

“当我在处理梳邦再也州选区水荒问题时,他自告奋勇的前来给予志工及实习生培训。因为他在这方面有经验。”

她形容,黄田志是个不会被问题阻挠的人,因为他总会有找到他的方式去解决问题,之后也会无私分享他解决问题的方法。

她说,当他们面对问题而不知如何解决时,他们知道只要一封讯息,黄田志就会伸出援手。

杨巧双表示,今年初,她还是雪州议长时,选了黄田志到伦敦参与英联邦议会培训课程时,黄田志在意的却是在他出国的这段期间,国会是否会解散。

“他总是在乎任务多于自己。”

“我无法再写下去了。我会哭泣。雪兰莪行动党的大家都想念你。州议员来来去去,但你的层次跟他们不一样。”

“谢谢你为行动党、雪州及无拉港人民的服务。你是无法被取代的。安息吧……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