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长推动这项区域合作,创下多个“第一次”

9

图片1.png

资料图:中国-东盟合作(图源:中国-东盟博览会官网)

2018年8月1日至5日,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将在新加坡举行。在近年来亚太区域合作出现一些新变化,不确定性和复杂化逐渐增长的新形势下,中国与东盟战略合作关系的稳健发展在区域多边机制中显得尤为突出,引领亚太区域合作不断激活新动力。

事实上,真正意义上的亚太区域合作是从冷战结束以后才开始的。无论是亚太经合组织的建立还是以东盟为中心地区多边合作机制的建构,都体现了国际和地区形势发展的新要求,目前在组织架构和议程议题上都已经发展得相当固定。亚太经合组织将本地区重要经济体都整合起来,促进了亚太地区的经济合作甚至整合进程。东盟在从推动到领导地区安全与经济合作的过程中,参与成员和讨论议题都已经逐渐机制化,其核心地位也得到了包括中美等大国的认可和支持。

然而,伴随着亚太区域合作进程的是,亚太经合组织在进一步推进亚太地区经济整合的动力在逐渐减弱,比如说,以美国为代表的一些发达经济体在亚太经合组织框架外提出建立“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导致亚太经合组织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也正是如此,以中国为代表的部分经济体重启建设“亚太自贸区”目标以激发亚太经合组织的新动力,就显得尤为重要。

另一方面,随着除美国之外的原TPP成员推动建立“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TP),当前地区经济合作与整合呈现出多样化态势,不仅会造成东盟内部整合的分化,而且可能会影响以东盟为中心的“地区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谈判进程与最终规范。与此形成强烈比较的是,中国与东盟正逐步落实谈判达成的升级版的双边自贸协定,对东盟国家参与地区经济整合进程的团结性和信心都产生了较大的提振作用。

在安全方面,随着美国特朗普政府提出“印太战略”以来,以东盟为核心地区安全合作遭受到了严重的冲击。尽管美国在口头上仍然支持东盟在地区合作中的中心地位,但在拉拢一些盟友和伙伴形成小集团的迹象愈发明显。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势必会努力在此次举行的东亚合作外长会上推销自己的“印太战略”,并试图将其纳入这些会议的议题之中,以此挑战和削弱东盟国家决定会议议题的主动权和决定权,扰乱地区安全合作的既定方向。

也正是如此,中国在促进与东盟合作的过程中,成为多个“第一次”提出推进构建和完善地区多边机制的东盟对话伙伴,就显得尤为值得称道。近年来,中国提出与东盟建设命运共同体,并将在2018年下半年分别在中国海域和东盟一个成员国海域举行两次联合海事演习,又将创造了新的“第一次”,对提升东盟国家海洋能力建设以及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安全信任必然会产生较大的作用,也可能成为东盟其他对话伙伴加强于东盟国家安全合作的效仿模式。

在当前地区形势更趋复杂多变,安全合作困境重重,经济整合进展中存在阻力的关键时期,中国与东盟关系在亚太区域合作中不仅成为东盟对话伙伴发展与东盟关系的典范,而且是维护和提升东盟在地区多边合作中心地位的先行者,成为东盟其他对话伙伴学习并借鉴的样板。也正是如此,中国和东盟及其成员国更愿意放下包袱向前看,多接触、多交流,探讨更多适应新形势,迎合新前景的新合作倡议,固强项、补短板,从许多细节处将面向和平与繁荣的战略伙伴关系做得更实,将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成为亚太命运共同体的核心内容。

(周士新,上海国际关系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大国外交室主任,海外网专栏作者)

更多南海问题专业资讯与权威解读,尽在海外网—中国南海新闻网(www.nanhai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