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辩论专注卫生及权益 黄天发促联邦权力下放州

(吉隆坡31日讯)民主行动党籍山打根国会议员黄天发昨日在国会强调,根据希望联盟竞选政纲《希望宣言》第四十四项诺言,希望联盟政府承诺沙巴和砂拉越州政府将会被赋予在卫生和教育事务上的决策权,以及希望联盟政府承诺落实权力下放,让沙砂两州拥有自主权。

他认为,政府必须要履行诺言,加速落实上述的承诺。尤其是在三项事务上,第一,发展拨款和项目的决策;第二,委任维修保养的承包商;第三,委任医院巡视委员会。这些决策应该让州的卫生部去决定,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州政府完全不知情,联邦政府自行委任,最后因不知实际情况而往往做出错误的决定。

他是在国会参加最高元首御词的辩论环节中,如此指出。他也提到,他除了是新政府的后座议员,他也是以沙巴州政府的卫生及人民福祉部部长的身份,在国会发表言论。

也是沙巴卫生及人民福祉部部长的黄天发说,尽管卫生事务根据联邦宪法是联邦的权限,而长期以来沙巴州政府也的确没有设立卫生部,导致沙巴的医院和诊所长期被忽略,发展不均和拨款用在不对的地方,这迫使沙巴正视设立州卫生部的必要,他希望能够在联邦的配合下,让沙巴的卫生医疗品质能够进一步改善和提升。

他说,过去前朝政府奉行医疗撙节政策,大部分医疗尤其是药剂的预算被削减,导致沙巴的医疗服务大受影响,这需要得到改变。不只是提升预算,而是为了让沙巴有公平的预算分配,权力下放是必要的。这也是为什么希望联盟在政纲中提到下放权力给州政府,特别是在卫生和教育事务。

此外,他也提及沙巴的公共卫生服务不及半岛,这需要联邦政府的正视。他举例,在沙巴的医生对比人口比例,是1位医生服务1144人,而牙医则是1对12700人。这比例大幅不及合理水平,根据需求,一名医生应服务400人,而牙医的比例应该是1比1500人。

由此可见,沙巴有必要增加医生和牙医的数量,确保医疗素质不会被妥协。尤其,他也提到,沙巴非常缺乏专科医生,许多病人在没有专科服务下被迫转移到吉隆坡和新加坡就医。

另一方面,他也提到权力下放的好处。他说,目前政府部门有太多繁文缛节,这大幅降低政府的服务效率,尤其是在医疗,如果没有效率,病人的痛苦就会更漫长。

他举例,他日前接获一项投诉,有关一家在沙巴的冷藏海鲜加工厂,当申请出口中国的认证时,需要联邦卫生部下安全及食品品质部门的相关审批,才可以出口到中国。

当他们写信去这个部门时,接下来的程序是等待联邦部门定下日期去视察加工厂,以作审批。他说,虽然审查的人员都是地方和州卫生部的官员,但是审查日期却要等联邦出信批准,这一过程耗了整整一个月。

一个月后,当审查和巡视已经做了,在地方官员确定没问题后,又要等联邦的批准,才能申请中国的认证,这又耗更长的时间。

他痛批这种繁文缛节不但不合理,而且会造成商家损失。况且,他感到不满,为什么连定下审查日期这种小事都需要联邦批准?而且这些程序本来就是地方官员在处理。而且最后的批准也是联邦批准,这些事情本来就可以让地方去做,这样才能加强服务效率。

他重申,更有效的制度改革,就是权力下放,这样才能确保医疗品质得到改善,最后人民的福祉得到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