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收取SRC4200万 纳吉被加控 三宗罪

7

(吉隆坡8日讯)前首相纳吉今日在地庭被加控3项罪状,也就是在4年前由非法活动,收取归SRC国际公司所拥有的4200万令吉。

通译员在念出所有控状后,法庭并未询问65岁的纳吉是否认罪,因为这是属于高庭的权限。

法官阿祖拉批准控方所提出的申请,以将此案移交高庭。

3项控状指出,纳吉由非法活动,分别收取2700万令吉、500万令吉,以及1000万令吉,并通过即时资金和证券电子转账系统(RENTAS),汇入他的两个大马伊斯兰银行(AmIslamic Bank)户头,账号是2112022011880和2112022011906。

他被指于2014年12月26日至2015年2月10日之间,在拉惹朱兰路55号大马银行集团大厦的大马伊斯兰银行犯罪,抵触2001年反洗黑钱、反恐怖主义融资及非法活动收益法令第4(1)(b)条文。

最高监禁15年及罚款

罪成者,可在相同法令下的第4(1)条文被治罪,也就是坐牢最高15年,以及罚款不少过犯罪之时非法活动收益所得的5倍,或500万令吉,视何者为高。

纳吉于7月4日在SRC国际公司4200万令吉案件下,被控上隆市地庭,他当时面对3项刑事失信和1项滥用职权的控状,惟他否认有罪。

纳吉的辩护律师是沙菲宜,控方由总检察署审讯及上诉组主任哈纳菲亚领衔。

纳吉否认有罪要审讯

在较后的高庭,65岁的纳吉在通译员逐一念出控状时,显得冷静,而且否认有罪。

通译员:拿督斯里是否明白控状?
纳吉:明白。
通译员:拿督斯里是否认罪?
纳吉:不认罪,要求审讯。
本案的承审法官是第一刑事高庭的阿兹曼。

法官准许七罪名联审

总检察署审讯及上诉组主任哈纳菲亚要求此案,与纳吉7月4日在第三刑事高庭所面对的3宗失信案和1宗滥权案,进行联合审讯。

纳吉的辩护律师沙菲宜不反对这项申请。

他说:“之前被控的4项控状是上游罪行(predicate offences),3项加控的罪状可以说是附属罪行(subsidiary offences),此案最好是跟第三高庭的4项控状,进行联合审讯。”

阿兹曼批准控方的申请,以及将此案移交第三高庭进行联合审讯,并由该庭法官纳兹兰决定保外的事宜。
本案的检控团阵容还有另10名成员,分别是副检察司马诺古鲁、苏海米、乌马赛夫丁、依萨莫哈末、唐纳约瑟、莫哈末赛夫丁、布迪曼鲁菲、苏莱曼、莫哈末阿斯洛夫,以及莫哈末依扎。

沙菲宜则获哈温德吉星、拉仄克里斯南、法汉利、拉末哈兹兰和莫哈末法罕,从旁协助。

在今天的提控程序,庭室挤得水泄不通,出庭者包括纳吉的两名孩子诺雅娜和季平,但不见其妻子罗丝玛。

纳吉致函大法官质疑 换法官或有违司法公正

(吉隆坡8日讯)高庭法官苏菲安因为调任而退出SRC汇款案审讯后,前首相纳吉昨天致函马来亚大法官查哈拉,质疑撤换承审法官或有违司法公正。

纳吉代表律师沙菲宜透露,目前的高庭承审法官纳兹兰(Mohd Nazlan Mohd Ghazali)也收到这封信函的副本。

沙菲宜澄清,其当事人(纳吉)只是不满法官苏菲安退审,而非质疑纳兹兰的能力。

“控方和辩方都没有要求(苏菲安)回避审理,不过,苏菲安却在没有相关要求下退审。”

敏感度不亚于安华案

“司法必须保持独立,(撤换法官)引发司法公正的问题。这宗案件高度敏感,涉及前首相纳吉,其程度也许不在安华案件之下。”

7月4日,纳吉因SRC汇款案在吉隆坡高庭被控3条刑事失信罪,以及1条贪污罪,惟纳吉不认罪,并获准以100万令吉保外候审。

媒体翌日揭露,承审的高庭法官苏菲安(Sofian Abd Razak)的胞兄是彭亨州行政议员莫哈末索菲(Mohd Soffi Abdul Razak),进而掀起外界要求撤换法官以避嫌的声音。

7月底,《当今大马》独家报道,苏菲安8月1日起调职,改到吉隆坡商业高庭,因此SRC案将由纳兹兰接手。
今天,总检察署再加控纳吉三项罪名。

驳斥“例常调任”说法

沙菲宜也表示,虽然控方辩称法官调任是“例常”之事,但他们却质疑为何法官调换不是在开庭时执行,而是发生在休庭期间。

“我们都知道他们所说的例常,只是房间里的大象而已。”

沙菲宜也重申,这种撤换法官的方式不但对纳吉不公平,而且对前后两名法官都不公平。

“我要记录在案,在我背后做些事情是不公平的,对法官苏菲安也是不公平的,因为他没有做错什么事情。人们也可能会质疑纳兹兰。”

沙菲宜表示,之前批评苏菲安的组织,如律师公会和G25杰巫组织并没有正式申请介入案件,因此他们不过是“多事之徒”而已。

“总检察署没有说,他(苏菲安)应该退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