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申索平静号诉讼复杂急迫 透过律师公会 挑选顶尖律师

14

(吉隆坡9日讯)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强调,扣押申索超级豪华游艇“平静号”的诉讼复杂而急迫,以致须透过律师公会挑选顶尖的航运诉讼律师 ,以代表申索人(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寻求拥有权。

他说,平静号的申领官司复杂且棘手,总检察署却没有特别的航运诉讼单位,因此决定转向律师公会,挑选我国3名最顶尖的航运诉讼律师,唯才是用。

他指出,3名律师雪琶、杰里米佐瑟和黄志关(译音),连同高级联邦律师陆意清,代表申索人(一马公司)。
他今日发文告,驳斥巫青团指责申索人代表律师存有“利益冲突”言论时,这么指出。

他也澄清,杰里米佐瑟的律师楼“佐瑟与伙伴”(Joseph & Partners),才是平静号诉讼的正式代表律师。

汤米说,雪琶是他过去所拥有的汤米汤姆斯律师楼的律师之一。

他透露,他于两周前获悉印尼或许会把平静号转交我国,因此总检察署必须尽快在平静号进入我国海域前,找出我国对之拥有管辖权的论据。

“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援引海事管辖法,或者航运法。”

雪琶多次参与扣押及反扣押船艇案

他指出,雪琶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海事管辖权诉讼律师,在过去25年执业期间,参与了众多的扣押及反扣押船艇的案子。

“她曾担任律师公会的船运及海事管辖法律委员会主席,也是马来西亚国际海事法协会(IMSML)创会主席。因此,在咨询相关事务上,她是总检察署和我的最佳选择。”

汤姆斯强调,雪琶这次是免费服务,没有拿任何的公帑。

不过,他补充,基于这是复杂的诉讼,涉及高达10亿令吉风险,“佐瑟与伙伴”律师楼、佐瑟和黄志关会获得一般的商业酬劳。

“我们必须记得,挑起这些法律程序旨在服务我国的利益,因此,我们必须有权寻求国内最顶尖的律师的服务。这里没有利益冲突的问题,因为我们全部人都在同一阵营里。”

他说,过去8年,雪琶一直是汤米汤姆斯律师楼的律师之一,而因曾跟雪琶同在一个律师楼,拒绝雪琶的服务是“错误且不明智的事情”。

法庭内诉讼多变 论辩有赖可靠者

.汤姆斯说,雪琶的委任是他的决策,因为他信任对方的能力和正直。

“上周末,有外国方面才接触雪琶和佐瑟,寻求两人在相关事务上代表他们,不过都被回拒了。”

他提醒,一马案通缉犯刘特佐或其他方面若入禀法庭,挑战平静号的扣押令和申领时,雪琶的专业和经验能有所发挥和彰显。

他补充,届时各方就必须在法庭上提出最有利自己的论点,而我国须有最好的大律师来论辩。

“诉讼多变,法庭内什么事情都会发生,我国的论辩必须掌握在可靠者的手上。”

平静号交易错综复杂

汤姆斯补充,刘特佐和其律师尝试隐瞒买船资金的来源下,平静号的交易层层叠叠和错综复杂,因此平静号诉讼文件必须交由有经验和专业的运输法和企业法律师来操刀。

他更点出,之前他们向吉隆坡高庭申请扣押令时,就因为 “单方面”庭令的问题,而必须耗时两个小时。而且扣押令的递交也必须由专业和经验丰富的律师来执行。

昨天,巫青团青年律师秘书处主席聂赛夫质疑,政府聘用汤米汤姆斯所创办的律师楼为代表申领平静号,有利益冲突之嫌。

“这个利益冲突,也违反了希望联盟竞选宣言。宣言承诺,会停止破坏重要国家机构,恢复法治,并保障重要政府机构的独立。”

因此,他质问,,政府怎能委聘总检察长所拥有的律师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