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喜发续向新政府要求 立法禁捕食鲨鱼

(本报讯)沙巴鲨鱼保护协会主席张喜发昨日指出,非官方组织过去六年在前朝政府时期力推立法禁止捕食鲨鱼不果,如今将向新政府尤其是州农业及食品工业部长王鸿俊重启行动以期告成大功。

无论如何,他表示无意在这个时候激进地向新政府施压要马上达到目的,「他们或许还有很多其他事情要做。」

他说:「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当然会『偏袒』于环保,但也接受政府从全面性角度来进行此事;有关当局可以去收集资料,但我们的目的是保护环境。」

张喜发是在亚庇出席丹容亚路青商会与两家餐厅签署「不供应鱼翅汤」备忘录仪式后,接受记者访问时这麽表示。

他说,禁捕食鲨鱼从而杜绝宴会供应鱼翅汤是州政府,即是州农业及食品工业部的权限,无关联邦法律,也不是州旅游、文化及环境部职权范畴。

他表示,在前朝政府时期,由于时任旅游、文化及环境部长拿督马西迪曼俊个人支持不捕食鲨鱼,因此,一般上,有关工作与活动都牵扯到马西迪。

较早时,张喜发在该仪式上致词追述「不食鱼翅」运动时表示,他本身于二零一一年因受一名英国人「激励」而决心费时三年推动此事,如今三年过去,成绩并不理想。

他说:「我的打算是从第一年到第三年,提出周详计划、推动立法与制定政策以及提升公眾意识,但六、七年下来,我还在这里,坦白说,宰杀鲨鱼及食用鱼翅还是随处可见。」

他重申,沙巴不能再让这种情况持续,因为这将破坏海洋生物链,进而让整个生态系统崩溃,届时,不是没有鱼产可供食物,严重依赖海洋的沙巴旅游业也将大受损。

张喜发指出,事实上,现时要在沙巴看到鲨鱼已是很困难的事,「现在只剩下西巴丹才可以看到鲨鱼,而且还要『很幸运』才能看到。」

他表示,有一些人认为某些鲨鱼品种并未濒临灭绝,不必保护,但问题在于所制成的鱼翅从何品种鲨鱼而来,他曾在一个国际保护鲨鱼论坛上提问来自全球各国的海洋专家,无一人分辨得出。

他说:「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全面禁止,况且长久下去,这些未濒临灭绝的鲨鱼,总有一天也告殆尽……为何海龟、小矮象、长鼻猴都可以列为受保护动物、不再是食物之一,为甚麽鲨鱼不能够?」

张氏也提及本身出席一项婚宴的经历,主人家上桌仿鱼翅招待来宾,虽然这不是真的鱼翅,但也反映了人们的思维,依然念念不忘要以鱼翅招待来宾。

他说:「坦白说,餐厅是最大的问题,因为它们依然供应鱼翅,但我们会继续游说更多餐厅加入我们的行列,停止供应鱼翅……我们不会号召群眾杯葛这些餐厅,以免造成负面影响,但要游说他们响应我们。」(020)

又两家餐厅响应签备忘录 餐宴不供应鱼翅羹

(本报讯)丹容亚路青商会推动「不供应鱼翅羹」运动,昨日再获两家餐厅响应及签署备忘录。

这两家餐厅是香格里拉丹容亚路渡假酒店的香宫以及钱塘府餐厅,以实际行动支持沙巴非官方组织多年来在力推禁止捕食鲨鱼之努力。

代表该青商会签约的是该会主席郑晶妮及「不供应鱼翅羹」运动主席颜培政,香宫经理洪立隆及钱塘府董事博伟杰及宣施超则是响应方的代表。

是项仪式是由马来西亚创业促进会沙巴分会主席拿督林书忠担任主礼嘉宾,「不供应鱼翅羹」运动创始人张喜发也在场。

林书忠在致词时表示,保护鲨鱼与发展中小型企业具有相同道理,那就是群策群力,签署该备忘录就是结集所有人士的力量,推动保护海洋生态。

他赞扬丹容亚路青商会一直以来锲而不舍推动禁捕食鲨鱼,这种社区工作对栽培年轻人成为更好的企业家是具有正面效益的。

颜培政表示,根据记录,全球每一分钟就有一万一千四百七十一只鲨鱼遭捕杀,这必定会对海洋生态系统造成破坏,届时受影响的将是经济发展。郑晶妮指出,沙巴人对鱼翅的需求仍高,尤其是华人宴席更是爱以鱼翅羹招待来宾,这是造成捕促鲨鱼事业持续成长的主因。

她表示,丹容亚路青商会除了引领青年开拓商机,亦会继续努力推动「不供应鱼翅羹」运动。(020)(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