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马云的阿里巴巴,能否再次创造传奇?

5

timg.jpg

马云(图源:新华网)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9月10日,阿里巴巴的00001号员工、花名“风清扬”的马云宣布了一个大消息:阿里巴巴20周年纪念日时,他将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由现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花名“逍遥子”)接任。

“我不再担任阿里巴巴的董事局主席,不是为了去享受生活,而是为了做更多的事。阿里巴巴和我,为了这一刻已经准备了十年。”马云说,自己“辞职”后会去全职做老师,投身他最热爱的教育和慈善事业。

这一天是教师节,也是马云54岁的生日,他做了一件很“风清扬”的事情。

微信图片_20180911064333.jpg

马老师上线

“我进入商界完全是误打误撞,本来就想玩两年,没想到一做就做了20年。”

“说实话,我人生中最大的错误是创立了阿里巴巴。我创立阿里巴巴的时候,从没有想过自己的生活会变成现在这样。我本来认为这将是一家小公司,没有料到有那么多责任上身,每天有那么多问题。”

“我不想死在我的办公室里,我会退休,我会死在海滩上。”

……

退休不是一个突然的计划。这些年来,马云曾在不同场合多次表达过“想退休”和“回去当老师”的愿望,但多数人以为这只不过是个玩笑,甚至“悔创阿里杰克马”都成为了著名的排比段子。

没想到,马云是动真格的。

早在2013年,马云就曾经辞过一次职,当时他是辞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并交棒给陆兆禧。两年后,陆兆禧退休,接力棒又交到如今在不停地给阿里巴巴“改造天花板”的张勇手中。

“200亿人民币以下的投资不用来找我。”马云曾在内部说。

卸任CEO之后,只担任董事长马云便很少再参与公司管理的具体业务,只是负责把握公司战略发展方向与组织文化建设,就连公司内部对他的称呼,都被要求从“马总”变为“马老师”。

不过,卸掉一半重担的马云反而更忙了。一年飞行820多个小时的他,能够呆在杭州的时间非常少。在过去的一年里,马云出现在中外学校为年轻人讲课122次,与各国政要讨论中小企业发展60多次,参加公益活动53次,各种战略合作签约现场21次,而阿里巴巴园区只有12次……

“交接班”困境

以为退休就是撒手那么简单?

必然不是。交棒需要足够的底气和智慧,事实上,企业传承几乎是世界性和历史性难题。对只有四十年改革开放历史、商业环境尚不成熟的中国来说,其难度则更甚。

今年74岁的任正非在华为的行政职务仍是CEO,因为能让老爷子满意的未来掌舵人还未出现;同样年过七旬的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每被问及接班人问题,总是回答自己还能再干20年;万达集团创始人王健林虽然有位颇有商业头脑的儿子,但苦于后者并不想接班;曾经为联想栽下“18棵青松、54棵白杨”的柳传志虽然算是“退了休”,但也还是不得不经常出山,以救联想之急。

在顶级公司中,创始人55岁之前就宣布退休的,非常稀少。即便是53岁就退休的比尔·盖茨,也在接班人这件事上几经周折,直到2008年,萨提亚·纳德拉接班,微软才得以全面复兴。

54岁的马云竟然就可以“退休”了?秘诀在哪里?

其实,马云早就公开说过,即在全球公司治理中都独一无二的“合伙人制度”。四年以前(2014年),因为质疑阿里的“同股不同权”模式,香港联交所错失阿里巴巴这支“潜力股”,四年后港交所修改上市规则,允许“通股不同权”的企业在港上市,阿里早已经长成参天大树。

马云在公开信中说,对于一家以“活102年”为目标的公司,任何人都不可能永远担任公司的CEO或董事长。“10年前我们就问自己这个问题,如何保证马云离开公司以后,阿里巴巴依然健康发展?我们相信只有建立一套制度,形成一套独特的文化,培养和锻炼出一大批人才的接班人体系,才能解开企业传承发展的难题。”

2009年9月10日,阿里巴巴的“十八罗汉”一起辞去了创始人职位,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制度由此建立。

“我们从没想过用股权结构的设置来控制这家公司,我们只想建立并完善一套文化保障机制”,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曾公开撰文阐释相关原因。

这一套机制让阿里巴巴有了“灵魂”,使阿里巴巴的使命和文化得以坚守和传承,不因个人职务的变动而发生变化,也正是基于这个机制形成的合伙人团队,使阿里巴巴得以不为短期利益所惑,坚定地执行阿里巴巴经济体面向未来的战略,让客户、公司和所有股东的长期利益得到实现。

实际上,逐渐淡出阿里巴巴的日常管理不止是马云,阿里系的重要职位都在陆续由创始人逐渐转交给合伙人们,阿里巴巴张勇、蚂蚁金服井贤栋、天猫靖捷、淘宝蒋凡、阿里云胡晓明、菜鸟网络万霖、大文娱杨伟东……阿里系各个重要业务的真正掌舵人都已经换成了年轻人。

是他,就是他

那么,那个万众瞩目的接班人,为什么是张勇?

这个个子不高、长着两个酒窝、1972年出生、斯文儒雅的上海男人,为何能够让马云认为自己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

与马云经常流露出的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不同,CFO出身的张勇是个非常理性而严谨的人。数字或许更加能够说明问题:

张勇担任阿里巴巴CEO三年来,阿里巴巴的市值增长超过2倍,从1500亿美元一度达到5000亿美元;在包括Facebook、Amazon、Google在内的全球互联网巨头中,只有阿里巴巴的增速超过了60%。这样的成绩几乎超过华尔街所有分析师最乐观的预期。

更重要的是,张勇上任后,在阿里巴巴推行了一系列具有长远价值的变革,将阿里巴巴从一家电商公司,改造为一个涵盖新零售、物流、云计算、金融、人工智能的庞大生态和经济体,并成为一家提供“未来商业基础设施”的公司。

如今,张勇已在阿里巴巴工作11年。2007年,他离职盛大,以淘宝网CFO的身份进入阿里巴巴,并随后接手了处于困境中的淘宝商城。他以内部创业的姿态主导了淘宝商城变身天猫,并一手打造了之后成为全球电商传奇的“双十一”。2014年,在张勇力主之下,阿里巴巴举全集团之力实现了“All in无线”,为阿里巴巴拿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船票。

阿里巴巴内部有一个说法:“老逍”是一个可以在高速路上换引擎的人,而且把拖拉机换成了波音747。因为张勇再造了阿里巴巴的“天花板”:新零售让阿里从线上走到线下,冲破了电商公司的天花板;全球化让阿里从国内走向国外,得以享受新的人口红利,冲破了中国公司的天花板;技术布局让阿里为未来的技术变革做了准备,冲破了互联网公司的天花板。

但不可否认,张勇所面临的挑战也不小。

从乔布斯到库克,苹果公司算是实现了平稳过渡,而且库克接手后,苹果业绩一路上扬,股价一路飙升,甚至成为全球第一家市值破万亿的科技公司。但是,外界对库克的评价还是两极分化的,华尔街非常认同他,但果粉却认为,库克执掌苹果失去了魅力,不再迷人,只是很赚钱而已。

“如果创始人的光环太大了,继承者需要长期生活在阴影之下,这是必然的。不是库克做得不好,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竞争这么激烈的现今,苹果能够保持如此态势,已经非常不易了,只是因为乔布斯做得实在太好了。张勇一定也会面临这个问题。”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郑志刚教授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不过,郑志刚表示他对阿里巴巴的顺利交棒还是非常乐观的。一方面是得益于阿里巴巴独有的合伙人制度,这种公司治理结构提供了制度上的保障,而阿里的合伙人制度本身也是一个自更新的系统,会有不断的迭代和补充;另一方面,阿里有非常好的企业文化,管理非常开放,管理层能够听到不同的声音,内部批评的声音也会帮助新的管理者即时地发现问题。

阿里巴巴真正让人害怕之处在于,不是有马云,而是可以没有马云。

文/孙冰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编辑/雪山小狐

原题:你好,马老师

来源:侠客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