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警发生肢体冲突 望向沙巴集会者被捕

10
赛夫丁在沙巴大学举行的“国际关系论坛”上颁发文凭予参与者。(090)

(本报讯)约30名社运分子、青年及大学生配合916马来西亚日在加雅街珍袖公园举行“望向沙巴”集会,结果和警方发生肢体冲突。

其中有8人过后被警方逮捕,另有5名参与集会者较后报警,控诉警方与执法人员对集会者施以暴力。

身穿黑色衣服的30名社运分子是周日(16日)在集会中向联邦及州政府提出10项有关沙巴权益与相关课题的诉求,结果与警方和市政厅执法员发生肢体冲突。

其中有8名社运分子与青年组织分子,包括沙巴诚信党青年团团长凯鲁丁道勿、慕敏南当、艾德里赛、沙比沙里夫丁、莫哈末罗斯亚迪、祖菲安安沙、拉兹迪鲁斯林及阿斯林乌东。

据集会者向警方报案说,他们于当天早上约9时30分在加雅街举行“望向沙巴”集会。

他说,当他们配合警方要求解散,并席地而座以暖和气氛时,数名警员与亚庇市政厅执法人员却向他们动粗,包括扯头发、拳打脚踢、推挤,并用烟蒂指向他们。

“我们当时没有反抗,也没有可攻击警方的武器,却遭暴力对待。”

他说,过程中,其中一名集会者衣服被扯及一人被踢伤嘴巴,他们集会的工具皆被粗暴地取走,甚至遭粗话相向。

数十名集会者较后聚集加拉文星警局声援被捕者,并表明于当天晚在亚庇独立草场举行的马来西亚日庆典上,向首相敦马哈迪提呈有关诉求的备忘录。

他们指出,他们身为沙巴的大学生及青年,配合马来西亚日举行集会,向联邦及州政府提出10项诉求,包括贫穷、非法移民及安全、无国籍、公共交通、环境、教育、土著习俗地、沙巴东部安全、就业机会及人民房屋的课题。(080)

外交部长:过后才展开调查 促释放集会大学生

(本报讯)外交部长拿督斯里赛夫丁阿都拉希望警方能释放参与“望向沙巴”集会的大学生。

他说,参与集会而被捕的大学生应该被释放,警方过后才展开调查。

赛夫丁表示,如果学生在和平集会的情况下被逮捕,他会支持学生,因为学生被压抑了太久,人民然。

他表示,虽然我国有和平集会法令,警方也有本身的标准作业程序,但是必须符合人民自由的理念。

他解释,“民主”并非仅仅体现在选举,人民必须有宏观的思维,这是为何他主张检讨必须废除大专法令。

他是周日(16日)下午在沙巴大学举行的“国际关系论坛”上,这样表示。

约30名社运分子、青年及大学生配合916马来西亚日在加雅街珍袖公园举行“望向沙巴”集会,向联邦及州政府提出10项有关沙巴权益与相关课题的诉求,结果与警方和市政厅执法员发生肢体冲突,其中8人被捕。(080)

末沙布 賽沙迪:民主国家平常之事
没必要扣押和平集会者

(本报讯)社运份子趁者大马日在亚庇举行和平集会被扣,国防部长末沙布及联邦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异口同声表示警方没有必要扣押他们。

也是国家诚信党主席的末沙布表示,这些人士并非武装集会,因此,是为民主国家里平常之事。

他说:「我本身也曾参与和平集会,却也遭警方扣押十次,这(和平集会)没有甚麽大不了的事。」

他是在亚庇某著名酒店礼貌拜会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后接受报界访问时这麽示。

百人集会八人被扣

在该项获得约百人参与集会共有八人被扣,包括诚信党沙巴青年团团长莫哈末凯鲁丁;无论如何,这些人士于昨日傍晚时份获释。

这八名学运份子在获释表示不满亚庇市政厅官员在扣押他们时动粗,压制集会者,因此将在今日报警投诉。

较早时,内政部副部长、亦是沙巴人民复兴党青年团团长的拿督阿兹加曼指有关和平集会是没有必要的,并质问这些社运份子为何选择在大马日举行抗议活动。

他说,示威者包括来自政府成员党,他们应该知道有更适合的管道表达任何的不满。

与此同时,亦到访亚庇并出席活动的赛沙迪在接受记者访时表示,他将给予这些被扣者协助,并谓在新大马里,和平集会是受允许的,「就算这是违反政府的利益。」

沙巴淨选盟主席碧华莉佐曼表示,该和平集会旨在要求政府关注影响沙巴的十项课题,因此取名为「望向沙巴」(Pandang Sabah),并非与政府作对。

她表示,这包括教育、贫穷、原住民土地、公民权、房屋、安全、环境及就业等问题。

另一方面,末沙布表示,国防部将针对大马伊斯兰党的志工团制服犹如官方仪仗队的问题作出讨论,以决定要采取何种行动。(020)

人民之声谴责希盟政府 打压人权违民主精神

(本报讯)作为人权压力团体的大马人民之声昨晚发表声明谴责希盟政府压制社运份子趁者大马日在亚庇举行和平集会之行动,并谓希盟政府必须为此事负起全责,并调查警方及亚庇市政厅人员。

据指出,根据联邦宪法第十条文,任何大马公民都有权力举行和平集会,这是民主精神的一部份。

该组织执行主任希文多莱沙米在文告中表示,执法人员采取强硬手段驱逐社运份子是不恰当的。

他提醒希盟政府,前朝国阵政府就是否定人权而导致它倒台的其中一个原因。

他说:「更何况早前承诺捍卫公民权力的新政府,不应让那些破坏公眾和平集会权力的人士,或是以虚伪态度处理这个问题。」(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