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缺钱却发展国产车 征新税将影响市民饭碗

88

(吉隆坡10日讯)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揶揄,希望联盟政府声称国家没钱而需征新税,为何执意发展新国产车?

他抨击,政府不应讲一套做一套,更不应实施增加人民负担的新税制。

他认为,政府应取消耗费巨资却没必要的国产车3.0计划,并且解除垄断,开放招标,例如之前在不透明机制下颁布予PETRON的官车添油合约就是个错误的示范。

他今日在脸书贴文呼吁政府谨慎考虑,不要任意推出新税,让广大的民众,包括投选希盟上台执政的选民大失所望。

“与其征收新税,不如开源节流、推出亲商政策,协助本地企业发展,这样一来,不仅增加投资也能创造更多的商机和就业机会,扩大经济,增加联邦收入。”

魏家祥指出,首相敦马哈迪日前表示,政府正考虑设计新税制,其言论证实希盟极大可能会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宣布征收遗产税、资产增值税和财产税。

他说,希望联盟打从民联时期开始就曾在其替代预算案内建议征收遗产税和资产增值税来为国库增加收入,如2015和2016年。

他解释,遗产税对我国来说不是新税收,它曾在1941年遗产税法规下征收遗产税,之后于1991年11月1日废除。

“在废除遗产税之前,继承人在继承总值超过200万令吉的遗产时必须缴付5%税款,总值超过400万令吉的遗产则必须抽取10%遗产税。自该税废除以来,马华坚持遗产税不能卷土重来。”

他说,我国之前征收的遗产税税率相较于多数国家并不算太高,且周边国家也废除遗产税。

魏家祥指出,根据统计,日本是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里遗产税税率最高的国家(55%),其他有韩国(50%)、英国(40%)、美国(40%)、西班牙(34%)、爱尔兰(33%)、比利时(30%)、德国(30%)和智利(25%)。

“新加坡和文莱分别在2008年和2013年取消了遗产税。澳门和香港也在2001年和2006年废除遗产税。”

他认为,遗产是遗留给子孙后代的财富,征收遗产税难免多少会影响大家累计财富的决心,同时变相鼓励高收入者把财富转移他国,虽然遗产税主要针对富裕人士,旨在收窄贫富差距,但是税基狭窄,并不能为国家带来庞大税收,再者,遗产税不能确保能带给民众平等机会,这也是遗产税为什么会被取消的原因之一。

他强调,纳税人平日生活已缴付所得税和与财产相关的税款,包括购买房产的印花税和出售房产的房地产收益税,因此在纳税人辞世之后不应对其遗产课税。

他说,由于我国没有遗产税,所以国人和外来投资者可以放心在这里投资累积财富,为国家社会带来实际效益,若征收遗产税,可以预见一股赶着在遗产税实施以前转移资产的热潮,政府的遗产税税收肯定不如预期。

“同时,征收资产增值税一定会影响投资情绪,除了本地投资者却步以外,外国资金也会在进入大马市场前三思。”

魏家祥说,最近盛传新政府有意推出财产税,以增加国库收入,然而在原则上来说,财产税是针对银行存款、保险和退休基金等征收的税务,不会直接从中低收入群口袋里掏钱,但和前两项税务一样,财产税会导致资金和人才外流,当国内经济活动放缓时,所有阶层皆会受到影响。

“希盟政府必须明白,经济是环环相扣的,政府往中上阶层开刀,这会连带影响小市民的饭碗。更令人担心的是,社会顶端的精英富豪阶层或许有精明的避税做法,而处在中上阶层的中小企业则避无可避,成为希盟政府新税制下最直接针对的对象。”

他相信,中小企业如果生意难做,打工小市民的薪水会受到牵连。羊毛出在羊身上,中小企业也会转嫁间接成本予消费者,生活压力会随之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