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兹敏 研究重启弯桥建议 优先考量惠民计划

6

(吉隆坡17日讯)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表示,他将研究柔佛州政府关于重启“弯桥”计划的建议,但还是会以有利于民的计划作优先考量。

他说,一旦柔州政府在联邦层次提出这个建议,他才会审视这项建议。

他强调,政府的首要任务仍是以直接惠及人民的计划为主。

“例如道路和医院,这将有利于人民。”

他周三在国会受询有关马新“弯桥”的课题时补充说,像弯桥的发展计划将取决于国家的财政状况,而国家目前的状况“并不太好”。#

刘镇东:重点改善交通流量 弯桥非首要考量

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认为,改善我国与新加坡的交通流量是当务之急,弯桥并非首要考量之事。

他也是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他说,该党支持马新第三大桥及新柔捷运系统的建造,其他改善交通流量的措施,如双边步行走道或改善通关速度,也是目前可以进行的。

他今天在国会走廊接受媒体询问时指出,对于弯桥,这议题可以讨论,不过非首要考量的事宜。

之前,柔佛州务大臣拿督奥斯曼透露,首相敦马哈迪欲重新考量建造弯桥。#

纳吉:若执意建新桥 新柔长堤 半新半旧很怪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披露,新加坡政府欲保留新柔长堤长达30年之久,这期间无意将之拆除重建。

他说,他在任相期间,曾与新加坡政府针对新柔长堤进行商讨,可是新国无意拆除长堤,因为认为它还可以用30年。

他也是巫统北根区国会议员,他今日在国会走廊接受媒体询问时指出,倘若我国一意孤行建造新桥,届时,新柔长堤将成为一半新一半旧,“很奇怪”。

日前,柔佛州务大臣拿督奥斯曼说,首相敦马哈迪有重提弯桥课题,引起关注。

纳吉说,目前的问题是,我国何以与新加坡商讨此事,而坚持这项计划,是否对国人有利。

他指出,此计划在敦阿都拉执政期间已搁置,并做出了巨额的赔偿。

对于昨日被反贪污委员会传召,他拒绝回应。#

魏家祥:改善堵塞效果不明显 建弯桥敦马圆梦人民噩梦

(新山/槟城17日讯)柔州务大臣拿督奥斯曼沙比安表示州政府全力支持,配合中央政府重启弯桥计划的言论引起哗然,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形容,这计划如同“敦马圆梦,人民噩梦!”

他今日告诉《光华日报》,国阵执政时,当时任相的敦马哈迪执意要兴建弯桥,退下后计划因不可行被后来的首相给取消。

他也是亚依淡区国会议员,他说,因当时弯桥计划已进行部分工程,加上取消计划需赔偿数亿令吉,这些钱加起来足够完成大部分的弯桥建设费用。

他指出,希望联盟执政,敦马再次任相,又要重启弯桥计划,可说是“小孩玩泥沙”,像在开玩笑一样。

“重启弯桥计划只为圆首相敦马哈迪的美梦,却为人民造成噩梦。”

魏家祥说,奥斯曼沙比安的突如其来的表态让人感到意外,因有关计划对改善柔州尤其新山一带的交通及往返马新两地的堵塞问题没有显著效果。

他也说,往返马新两地交通阻塞是关卡问题,应该从关卡下手,不是兴建可在弯桥上停车,就认为可解决堵塞问题的桥梁。

他指出,当年敦马执意要兴建弯桥时,柔州社会引起反弹,不认同有关计划,而当时还是反对党的林吉祥,难道忘记当年如何反对弯桥计划?#

弯桥与隆新高铁哪个重要? 谢诗坚:重新探讨分析利弊

究竟是弯桥计划重要,还是隆新高铁(HSR)计划重要?

时评政论家拿督谢诗坚博士呼吁我国政府重新探讨与分析上述两项计划的利与弊。

谢诗坚于周三接受本报电访时提及,当年新加坡政府不同意拆除长堤,因此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决定只拆除大马部分的长堤,改建一座弯桥衔接新加坡的长堤。

他续说,经过十余年后,若要重启此计划,而新加坡政府仍然不同意的话,那么我国单方面建造一半的弯桥,是否能有效解决交通问题、是否还符合现代需求、是否会影响美观、是否会引起两国政府之间心理上的摩擦等,都必须仔细研究。

他指出,政府早前宣布隆新高铁计划将推迟2年至2020年再启动,如今又要重启弯桥计划,此外,弯桥的造价由始至今不曾公布,因此政府应认真考量究竟哪一项更迫切需要。

无论如何,他认为,泛亚铁路计划在中国所提倡的“一带一路”里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若缺少隆新高铁这一段,泛亚铁路网络就无法完整。

泛亚铁路有4通道

泛亚铁路(Trans-Asian Railway)计划始于1950年代,由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ESCAP)所策划,旨在打造欧亚大陆铁路运输网络。铁路预计建构长达1万4080公里、贯通新加坡及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并延伸至欧洲及非洲。

泛亚铁路共有4条通道,分别为北部通道(连接欧洲及太平洋)、南部通道(连接欧洲及东南亚)、南北通道(连接北欧及波斯湾)、及东盟通道(连接中国与东盟成员国)。

而东盟通道被分为东线(经越南、柬埔寨、泰国曼谷)、中线(经寮国永珍、泰国曼谷)、西线(经缅甸仰光、泰国曼谷),三条线路在泰国曼谷汇合后,南向经过吉隆坡,再经隆新高铁通往新加坡。

马新弯桥1995年由敦马提出

马新弯桥是于1995年,由时任首相敦马哈迪提出,计划兴建一座弯型大桥取代长达1056米的新柔长堤(Tambak Johor)。不过新加坡政府不同意拆除长堤,因此最终决定只建造在大马部分。

2006年1月,时任首相敦阿都拉宣布启动该计划,并易名为“美景大桥”。打桩工程完成后,我国于2006年3月10日正式建造此桥。不过同年4月12日,敦阿都拉因考虑民意,以及供应海沙和开放领空于新方的要求,宣布计划喊停。#

郑金财:先落实轻快铁计划

新山中华公会会长拿督斯里郑金财说,州政府应该优先落实轻快铁计划,重启弯桥计划的论调让人感到奇妙。

他说,轻快铁计划已谈论多年,而有关计划对改善新山交通和往返马新的堵车情况带来实际的效果,应该把精神用在落实轻快铁计划上。

“民众乘搭轻快铁往返马新两地,更有效纾解交通阻塞和提升公共交通计划。”#

曾振强:没必要花钱建弯桥

柔州中华总会顾问曾振强名誉博士则认为,政府的确有必要先落实轻快铁计划来改善交通问题,没有必要浪费钱,再兴建一座没有价值的弯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