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月内两次暴跌,美国经济走到转折点?

16

当地时间10月24日,由于科技股大幅下跌以及对企业盈利的担忧,加剧了美股的大幅回调,美国三大指数均以暴跌收盘。继本月11日后,美股三大指数再次大幅暴跌,其中道琼斯平均工业指数、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标准普尔500指数分别重挫2.41%至24583.42点、4.43%至7108.40点和3.09%至2656.10点。华尔街见闻刊文称,经过此次暴跌 2018年美股已经颗粒无收。虽然10月25日华尔街主要股指收复了很大一部分“失地”,但根本层面的不确定性仍然令市场参与者不安。不到半月,美股出现两次暴跌,引发了市场对美国2008年以来的这一轮经济周期接近尾声开始步入衰退阶段的质疑。

毫无疑问,股市作为经济的“晴雨表”,历来都与宏观经济基本面挂钩,而美股作为全球经济问题更能引发市场关注,造成连续两次暴跌的原因是什么?此番剧烈调整是否仍然是市场预期的转折点呢?

其一,连续两次美股暴跌的直接导火索缘于美联储9月的一次加息,也是本年度的第三次加息,其结果是使得美国利率中枢再次稳步上行,呈“阶梯状”上移,导致股市估值不断调整,从而带来市场投资者的风险偏好指数下降,避险行为有所抬头,资金从股市流出寻找日元、黄金和国债等避险资产。最近9月份的加息直接带来了两次股市大幅调整,这意味着上一次的美股暴跌并没有完全出清市场,也是此番“板块轮番暴跌”的重要原因。

其二,两届政府利好政策红利逐渐释放完毕。08年后为了复苏美国经济,奥巴马政策采取一系列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简称“QE”)和去杠杆等刺激政策,加之页岩油气技术革命的推动,使得美国率先在发达国家强劲持续复苏,同时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不断扩表,使得股市有充裕的流动性作为护盘基础。2017年特朗普当选总统的减税政策和就业法案给股市带来了利好因素,减税直接降低企业的经营成本,导致1.2万亿左右的美元回流国内成为股市的“接盘侠”,继续推高股市估值并在2018年演绎“最后的疯狂”。从理论上来说,2014年美联储退出QE的时候,作为资产价格最具有代表性的美股估值也应该进入下行调整阶段,但由于利好政策托底以及特朗普带来的红利推迟了股市估值的下移,使得2018年成为暴跌的重要节点。

其三,全球及美国经济增长前景堪忧带来的潜在性影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10月8日宣布,将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由原先的3.9%下调至3.7%,美国经济增长预期从2.7%下调到2.5%,这意味着市场对经济基本面的看空导致股市需要随之调整。

其四,地缘政治因素导致避险情绪上升,持续半年多的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关税上涨不利于股市,英国脱欧谈判继续陷入僵局、中东地缘政治形势恶化等等均带来避险行为的快速抬头。

综合情况来看,这一时期两次美股暴跌很可能成为美国经济周期的转折点,主要是基于如下几个考虑:

从已有的美股周期来看,这一轮肇始于2009年3月的股市已经实现9年的持续上涨,上涨的动能已经接近尾声,此番美股连续两次暴跌,而且是盘面中不同板块的轮番暴跌,是一个重要的信号,导致唱空情绪开始发酵,意味着进入牛熊转换的窗口期。

此外,按照市场预期,美联储年内还将有一次加息,加息意味着资金和原材料成本均会上涨,同时劳动力市场紧缩与关税带来的高生产成本一直存在,这些因素会形成合力,导致产品价格上涨,继而带来其他成本也随之上涨,因此未来成本推动型的通货膨胀有很可能出现。

尽管有一些稳健的经济指标仍然在发挥作用,正如美联储发布的褐皮书显示,经济温和增长,劳动力存在短缺,认为美国经济已接近处于充分就业状态,美国国债收益率仍处于合理的区间内,但是全球经济增长前景的堪忧仍然会发产生影响。

按照规定,美国中期选举将于11月6日进行。在中期选举结果出来之前,可能还会导致股市进一步波动,继续增加市场对经济增长的看空情绪。短期内,美国经济将处于增长周期尾声与步入滞胀前夕叠加的过渡性阶段;若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后仍然有利好政策出台,有可能会像之前一样延迟经济转入衰退轨道的时间,但从中长期来看美国在很大概率上会进入衰退阶段并开始下一轮的周期。

(张方波,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海外网特约作者)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