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副检察司领军检控团

6

联邦法院前法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高级副检察司再次领军,提控纳吉及依尔旺。

检控团队还有卡玛巴哈林副检察司及阿末沙兹里副检察司。

纳吉的律师团,仍由沙菲益率领,成员有哈温德吉星、法罕立、旺阿祖丁、拉末哈兹兰、法汉沙菲宜及沙希拉哈娜比雅。

至于依尔旺律师团队,是拿督古玛仁德兰主导,成员有拿督吉旦兰、德威古玛仁德兰及勒威古玛。#

66亿没消失 纳吉:我没捞好处

前首相兼财政部前部长拿督斯里纳吉强调,他从未在6项刑事失信案中状捞取好处,而且涉及的66亿余令吉没有“消失”。

他说,他在任相时所做的一切决定,都是以国家和人民利益做考量,至于国家债务也很早就公布详情。

“这些针对我的提控不合理。我们所做的决定是以人民为重,至于控状中所提及的,我会在过后的审讯公开。”

他今日面对6项提控后,在庭外受媒体询问时,这么指出。#

沙菲益:首2项完全不成立 当事人一仙都没拿

沙菲益认为,他的当事人面对的6项刑事失信控状,首2项完全不成立,因为其当事人和同样面控的财政部前秘书长丹斯里依尔旺所做的任何决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

他今日在聆听纳吉与依尔旺的诉状后告诉法庭,纳吉和依尔旺仅是履行国家义务,且所有决定都是两人共同讨论出来的结果,以避免触法造成灾难性结果。

“在这6项控状里,我的当事人是一仙都没拿到,更别说获得好处!”纳吉与依尔旺共同面对的首2项控状,指两人身为公职人员,即财长和财政部秘书长,受委托管理分别12亿令吉及6亿5500万令吉的国家资产,却于2016年12月21日在布城财政部失信于这两笔资产。

沙菲益说,较引起关注的应该是第3至6项控状,因涉及款项与阿布扎比国际石油公司(IPIC)有关。

“这些提及的金额,其实最初分配用作其他用途,只是由于情况紧急和形势所逼才进行修改。此修改也是用来解决阿布扎比国际石油公司面对的问题。”他强调,他的当事人会在往后审讯做出详细解释。

“我不认为在这6项(控状)里存有(个人图利)之嫌。我的当事人认为这些提控是残酷的,所以期待公平的审讯。”#

沙菲益指法官“太嫩” 要求6审讯移交高庭

前首相兼财政部前部长拿督斯里纳吉代表律师丹斯里沙菲益形容,主审纳吉第4控的法庭法官阿兹曼阿末“太嫩”,因此要求将与财政部前秘书长丹斯里依尔旺共同面对的6项失信审讯,移交高庭审理。

他在地庭提控陈词时,要求阿兹曼阿末批准将此案移交高庭。

他今日在庭外接受媒体询问时解释,倘若移交高庭审理,会减少“干扰”,并且具有更资深和专业的法官审理。

“我不是说地庭法官不具法律资格。要知道这是很重大的案,也存有些许政治意味。再说,地庭法官‘太嫩’(too junior)了,毕竟高庭是独立性的。”

沙菲益说,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也同意转至高庭续审,且了解辩方提出这项请求的目的。

他指出,法官未决定是否移交高庭。他也抨击控方,在开庭前5分钟才给过控状,导致辩方没有时间做足准备。

“如果他们昨天傍晚给予我们控状,今天就能顺利提控,我们也不会要求休庭半小时至一小时的时间。”纳吉和依尔旺在面控前,沙菲益提出休庭半小时至一小时的请求,以针对控状进行详读和研究。#

扎希首次现身声援纳吉

礼尚往来?纳吉今日面对第4控,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将首次现身法庭,给予打气。

早上9时,阿末扎希抵达吉隆坡法庭,声援纳吉,在逗留约1小时就离去。

在纳吉过往的提控中,阿末扎希不曾去法庭,不过,在其于上周五(19日)首次面对45项控状时,前者则到法庭给予精神支持。#

纳吉上庭不见家人陪同

纳吉只身抵达法庭,不见家人陪同。

记者发现,纳吉于早上8时22分抵达法庭时,不见其妻子拿汀斯里罗斯玛等家人身影。

昨日,罗斯玛向警方反洗黑钱和反恐融资单位要求,展延正巧碰上夫婿第4控的传召问话,以便陪同出庭。

同时,媒体发现,约100名警员在吉隆坡法庭范围内外驻守,甚至关上法庭大厦主要入口处,避免纳吉支持者涌入,过后看到支持者不多,因此于早上8时15分重开。

巫统最高理事拿督洛曼仍然现身法庭,对纳吉不离不弃。不管怎样,在清晨6时30分起,就陆续有媒体抵达法庭,在法庭管理层设于大厅的临时柜台换取采访证。#

首相署研究组前总监被控无关一马案

首相署研究组前总监拿督哈莎娜代表律师拿督沙哈鲁丁强调,他的当事人被控与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毫无关联。

他说,哈莎娜被提控后,有关她的传闻就不绝于耳,甚至将她与一马公司扯上关系。

他强调,这完全与一马公司案、一马公司债务、一马公司子公司案无直接关联。

他指出,哈莎娜是在国家情报单位工作,涉及的都是“大秘密”,所以很多细节不能公开。他今日在其当事人面控后,在法庭对媒体说,尽管之前面对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各项指控,哈莎娜的精神状态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