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雨来袭未及排水 槟机场候机室又淹

36

(槟城28日讯)5年前已曾被雨水淹入候机室的峇六拜槟城国际机场,今早在豪雨来袭时,因降雨量高及机场排水系统未及排水,导致雨水再次淹入机场底层局部的候机室!

据知,峇六拜一带今早约8时半左右下起大雨,在短短半小时内,造成峇六拜槟城国际机场底层局部的候机室淹水,令搭乘国内班机的乘客被逼涉水登机。

被雨水淹入的机场范围是飞萤航空候机室,当天有不少搭乘早上班机准备从槟城飞往吉隆坡的乘客被逼涉水而过,步行至班机入口处。

据了解,众多乘客为避免登机前鞋子被浸泡在水中,而被逼脱鞋狼狈上机。在场的一些乘客,也用智能手机拍下这一幕“奇景”。

槟城国际机场经理莫哈末纳金接受本报询问时说,机场部分地区今早9时左右发生闪电小水患,所幸这场豪雨来得快,积水也退得快,如今情况已无大碍。

他说,当局相信这起水患起因是降雨量高及排水系统未及排水,令部分地区面临淹水。

“我们将会深入探讨此事,并作出改善。雨停后,我们在15分钟内已迅速清理淹入候机室的积水。”

另外,莫哈末纳金透露,今早8时至10时,共有7个班机被延后10分钟才能起飞。这些班机延后起飞是碍于天气因素,并非因闪电水灾。#

杨顺兴:严待积水问题 重新检查机场结构

槟州旅游发展委员会主席杨顺兴促请大马机场控股有限公司严正看待槟城国际机场出现积水事故问题,并重新检查机场结构,不容许类似事件再度发生!

他说,机场是城市的“门面”,该件事不应发生在槟机场,这有损游客对槟城的印象。事出必有因,机场相关单位应马上采取检修行动,加强机场基本设施。

他今日针对槟机场其中候机处出现积水一事发文告说,据槟机场莫哈末纳金汇报,今早8时30分至早上10时,峇六拜区下豪雨,导致上述事故发生。

“事发时,所有停机坪已被使用,导致28名搭乘马印航空早上9时40分航班,计划飞往梳邦机场的乘客需涉水登机。”

“至于其他时刻起飞的航班,在机场人员协调下,改换其他登机门供乘客上飞机。”

杨顺兴说,自从他担任槟行政议员后,接获不少民众反映槟机场基本设施问题。

“我之前也与槟机场管理单位会议,要求提升该机场设施和服务,我希望各单位可给予槟政府配合,落实槟城是国际城市目标。

另外,杨顺兴指出,槟城机场扩建计划迫在眉睫,他希望交通部可尽快为槟城带来好消息。#

曹观友:蓄水池容量达极限 需再寻方解水患

槟州首长曹观友说,水利灌溉局及大马机场控股有限公司已在该机场大厅底下设立蓄水池,如今应该是蓄水池的容量已经达到极限,才会再次发生水患。他坦言,槟城国际机场淹水问题确实存在已久,机场或需再采取其他方案来解决水患问题。

他说,槟机场停机坪因今早豪雨连绵而再次淹水,导致许多乘客被逼脱鞋登机。

他今日出席槟州土团党丹绒区部举办的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激励讲座后说,他对于今早槟机场淹水情况毫不知情,暂无接到任何消息,但希望该机场能尽快进行扩建和治水工程,以解决目前机场常面对淹水的窘境。#

曾家麟:免鞋湿透 乘客赤足涉水

马来西亚物流师协会总会长曾家麟说,他周日(28日)早上9时准备乘搭飞萤航空班机,当进入候机室时,发现大量雨水淹入内,乘客们为避免鞋子湿透而影响行程,纷纷脱鞋涉水而过。

“雨水是从候机室外渐渐淹入,当时乘客们感到百般无奈。”

曾氏当天早上也将槟机场候机室淹水一事拍照上载至脸书,并帖文写

着“大马机场控股有限公司应更努力解决这问题”。#

胡栋强:无法一劳永逸 治水拨款雷声大雨点小

民政党槟州主席胡栋强形容槟州治水计划的拨款“雷声大,雨点小”,并促请槟政府在来临11月的2019年财政预算案里,为槟州人民捎来好消息。

他今日针对槟机场候机室淹水一事受访时指出,槟城是一个国际城市,而槟机场是连接国际的重要地点,却频频面临水患问题,仍不见当局施行相关治水计划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他促请槟政府正视此事,尽早施行并完善槟州治水计划。

“行动党执政槟州已有10年,如今财政部长、交通部部长和槟州首长都是行动党的人,相信他们有能力为槟州人民发声,尽早拨出治水计划拨款。”

他说,不单是槟人民对于淹水问题感到苦恼,甚至连在外州的游客欲前来槟州游玩时,也时刻关注槟州是否发生水灾作为考量,可以见得槟州水患问题困扰着人民。

他续说,槟州治水计划的拨款“雷声大,雨点小”,人民不在乎拨款数额多大,只要治水计划确实能够解决水患问题即可。

他补充,槟州各区频频出现水灾,如浮罗山背及公巴等,槟政府应给予高度关注并采取实际行动,完善治水计划才是槟州重中之重。#

相同候机室淹2次机场5年来多次水患

近年来频频发生水患及积水情况的槟城国际机场,其底层的飞萤航空候机室早在2013年9月间已曾被水淹入,当时多名乘客被迫赤脚登机。

据知,事发当时,槟城在前一天已下超过6小时豪雨,豪雨的来袭,造成机场底层的飞萤航空候机室淹水。雨水从停机坪不断涌入候机室内,水位超过一寸。在这之前,机场也曾因装修工程而酿水患问题。

据了解,该机场从2013年至2018年已发生多次的淹水及积水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