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大课题12主策略 恢复大马亚洲之虎地位

9

希望联盟执政后,面对前朝政府留下1兆令吉国债须偿还,再加上政府自今年9月1日重新落实销售及服务税(SST)以取代消费税(GST)之后,收入减少210亿令吉,重重挑战不仅考验希盟政府“开源节流”的施政能力,也令国人对明年的国家财政状况充满未知感。

备受瞩目的《2019年财政预算案》终于揭晓!

在希盟执政半年后,这份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形容为“让人民和下一代丰衣足食”的预算案,终于在周五下午4时由财政部长林冠英亲自向国会下议院提呈。

2019预算案以“大马英明、经济动力、人民安康”为主题,专注于3大课题以及12项主要策略,以恢复大马作为“亚洲之虎”的经济地位。

拨出3146亿作为各项开销

政府将在2019年拨出3146亿令吉作为各项开销,82.6%或2599亿令吉为营运开销,剩余的547亿令吉为发展开销。

在各领域的拨款分配中,社会占34%、经济占14.2%、行政占6%及安全占9.7%。

根据《2019年财政展望和联邦政府收入预算》,政府会在2019年拨出370亿令吉作为税务退款,包括180亿令吉的所得税退款以及190亿令吉的消费税退款。

2019的营运开销比之前增加了10.4%,当中有31.6%用来支付薪酬、12.7%偿还服务费、11.2%为服务与供应,10.2%则充作退休金 。

政府根据能力与需要来重新检讨开销,在没有影响效率的情况下樽节。

政府也重新检讨所有给予法定机构及政联公司的简易拨款,以巩固国家的财务状况。#

教育卫生财政部 3部门获最多拨款

在2019年的政府拨款中,教育部、卫生部及财政部是在营运开销中,获得最多拨款的三大部门,当中教育部的拨款获得551亿令吉。

卫生部及财政部则各获265亿令吉及230亿令吉。

上述3个部门获得的拨款占营运开销的40.3%。#

薪酬开销 料提高至820亿

2019年的薪酬开销预计会提高至820亿令吉,当中教育部及卫生部的83万4000名职员,包括教师、医生及护士在内的薪酬占了67%。

此外,政府也预计退休金会增至266亿令吉来承担83万6000名退休公务员。

作为营运开销最大主体的服务与供应预计也会减少至291亿令吉,这包括专业服务费、维修与协调费、原料及其他材料供应及办公室租借费用等。

报告指出,政府是在重新检讨从营运开销到发展开销的各项资金投资项目,以及根据零基预算计划下的项目与计划,减少服务与供应的开销。#

补贴及社会援助 减少至223亿元

政府会在2019年将各项补贴及社会援助减少至223亿令吉。

报告说,这主要是政府重新落实RON 95及柴油燃油管制制度以及重整生活援助金(BSH,在这之前为一马援助金)。

报告说,政府拨出50亿令吉作为生活援助金,预计可让410万人受惠。#

法定机构政府拨款 降6.5%减至130亿

法定机构在2019年获得的政府拨款也将会减至130亿令吉,降幅高达6.5%。

这项降幅主要是减少一些拥有高现金储备金的法定机构对政府拨款的依赖,超过一半的援助金拨给政府大学及大学医院以提高教育水平及学生受训的机会。

此外,中央政府也准备76亿令吉予州政府,当中55亿令吉是在联邦宪法下拨出。

政府在2019年的债务利息预计高达330亿令吉,反映了政府的赤字状况,债务利息技术将维持在占不超过营运开销15%。#

拨547亿发展开销 提高投资于生产力

电动双轨火车、泛婆罗大道、木胶(Mukah)飞机场项目将会继续推行。

报告指出,政府将在2019年拨出547亿令吉作为发展开销,比2018年减少了0.4%。

在547亿令吉中24.9%为第11大马计划,2019年则是第11大马计划的第4波,主要提高投资于生产力及提高生活素质。

经济领域获得292亿令吉,该领域将聚焦在交通、商业、工业、能源、公共设施、农业、郊区发展等,以提高经济价值及竞争力。

交通次领域将获得134亿令吉的拨款,占发展开销的24.5%,交通次领域涵盖的范围包括建筑、道路的提升与维修、桥梁、火车轨道、飞机场、港口、码头、郊区基本建设。

电动双轨火车、泛婆罗大道、木胶(Mukah)飞机场将会继续推行。

报告说,政府也会继续扩大道路网,尤其是沙巴及砂拉越兴建道路以及提高飞机场及港口的效率。#

联邦政府债务达7252亿 占国内生产总值50.7%

截至今年6月杪,联邦政府的债务达7252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0.7%,尚低于债务上限,即国内生产总值的55%。

根据《2019年财政展望和联邦政府收入预算》,国内债务达到7041亿令吉,主要是大马政府证券(MGS)的3767亿令吉及政府债券发售(MGII)的2915亿令吉。

报告指,在2018年,联邦政府贷款预计将会达到1129亿令吉,占了国内生产总值的7.9%,其中533亿令吉是用来减少财政赤字,612亿令吉则是作为偿还债务的开销。

国内贷款占了总贷款额的99%,而离岸贷款仅是0.1%。国内市场的流动量让政府可以本地货币获得贷款要求,减少兑换外币的风险及利率。离岸贷款预计会保持低位,因为没有出现新的贷款市场。

此外,截至今年6月杪,外债从去年的8798亿令吉,提高至9365亿令吉,占了国内生产总值的65.4%。这是因为非金融上市公司增加贷款,以偿还投资的开销,但是有一部分已被非居民投资者持有国内债券数量减少所抵消。

离岸贷款占了外债的最大部分,即5865亿令吉(国内生产总值41%),较去年的5009亿令吉提高,这源于上市公司短期、中期及长期债务的增加所致。公共部门债务

提高至9892亿

另一方面,公共部门债务截至去年1月,从2016年的9012亿令吉提高至9892亿令吉,其中联邦政府债务占多数,即6868亿令吉(69.5%)。非上市公司的债务也提高至2428亿令吉,而大部分的债务是作为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用途,如捷运(MRT)及轻快铁(LRT)。

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联邦政府的贷款需求预计会提高,以支付财政赤字及开销。政府立志在不影响经济发展的情况下,逐步减低债务水平,因此政府也需在审查空间及遵守债务处理规则中取得平衡,以达到目标。#

今年财赤达3.7%

2018年的政府财政赤字达3.7%。

赤字提升是因为前朝政府没有在预算中的承诺,像是偿还债务,1MDB(10亿令吉)、柔佛东部疏散大道(EDL)转移(13亿令吉)、国家基建公司Prasarana(10亿令吉)、交通部火车计划(14亿令吉)以及GST还款39亿令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