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受压力心酸12年 朱玉叶家人反对废死

93

(双溪大年20日讯)“我反对废除死刑”。

这短短的7个字,从12年前惨遭姦杀的北大生朱玉叶的爸爸朱亚寿的口里艰辛地吐出来,也道尽了这12年来,为人父母所承受的压力与心酸。

朱玉叶的父亲朱亚寿母亲与林金莲于今早出席由槟州前行政议员王国慧召开的废死刑记者会,由于朱亚寿与林金莲不善于表达,因此记者会所声明的一切,都是由王国慧代表发表,而朱亚寿在记者会上也拒绝发表任何谈话,不过,在媒体多次请求之下,他才说了一句:“我反对废除死刑”。

向政府提呈备忘录

在王国慧的号召下,来自各政党成员及反对废除死刑者反对,今日一起站出声援奸杀案受害者朱玉叶的家属,以向首相敦马哈迪及国会提呈反对废死刑备忘录。

朱玉叶家属的备忘录是由林文明律师义务代办,并于今日让死者双亲朱亚寿及林金莲夫妇签署后,再呈交予相关部门。

王国慧说,这份备忘录将会联同其他受害者的家属一起呈交给首相敦马哈迪及支持废死的内阁成员及国会议员等。

今天记者会的出席者包括槟州前进党主席拿督黄家业,马青吉打州分团秘书张文忠、人民党总秘书陈恩来,林桂亿州议员、林文明律师、反对废死人士及支持朱家的亲朋好友。

胞姐:12年等待破灭

不愿出席记者会及见报的朱玉叶姐姐朱玉凤也发了一则简讯给媒体,以表达她对废死的看法。

其简讯指出,2018年年头,我们收到了好消息,凶手终于被判死刑。用了12年的时间奔波,泪水,伤心,愤怒……终于有了好结果。

但都还未到一年的时间,你们利用了你们做官员的权利,说要废死刑。我们用了12年的时间才等到的都要给你们灭掉了。这让我们再度的受到伤害。#

.跑步失踪被奸杀弃尸

朱玉叶是于2006年1月14日傍晚时分,与妹妹朱玉春在休闲俱乐部跑步时失踪,9小时后,其半裸的尸体被发现在俱乐部范围外,解剖结果证实,死者被强姦和鸡奸,颈项和头部被硬物击中,失血过多致死。#

从政圈退下成主妇 案子仍牵绊王国慧

王国慧表示,感到欣慰大家为了协助朱家,大家摒弃政治上的分歧,齐声向政府表达对废死的不满。

她说,12年了,她从一个家庭主妇,走进了政圈,又从政圈退下成为家庭主妇,可是这个案子仍然牵绊着她,让她不能安心退下,必须重新启动抗议反对政府倡议的“废死”决定。

她指出,谋杀朱玉叶的凶手在今年1月被最高法院判处死刑,让家属感到安慰,死者终于沉冤得雪,岂料,政府却要落实废死。如果让朱玉叶案的凶手因此而避开死刑,将使受害人的家属备受伤害。

王国慧也是前任大山脚武拉必区前州议员,她说,政府可以针对毒贩被冤枉的事件展开研究,再决定是否有需要将贩毒的最高刑罚,由死刑改为终生监禁等。

她指出,今天上午,在吉隆坡也同步举行废死刑记者会,由好友王耀辉发动,联合三个谋杀案受害者家庭,即遭杀害少女吴易甜的母亲沈依玲、2009年文冬杀人魔案17岁少女郭婉晶的母亲陈秀婈,及朱玉叶的父亲朱亚寿等,准备向首相马哈迪及国会提呈备忘录。#

对受害家属不公平 林桂亿:应听民意

人民公正党州议员林桂亿医生指出,希盟政府必须听取民意,并花点时间对“废死”作出详尽的研究,不宜仓促作出决定。

他说,尽管本身也是执政党的州议员,但是他还是认为此时刻不是落实废死政策的时候。他也认为废死将对一些受害者的家属造成伤害,也对他们不公平。

吉州马青也在记者会后,展开反对废除死刑签名运动。州秘书张文忠指出,签名运动在上个星期已展开,并强调这是一个超越政治的运动,希望民众能给予支持。#

林文明:不应仓促 判死刑者还能上诉

林文明律师认为,政府不需仓促的落实废死政策,因为一个被判处死刑者,还可提出上诉,最后还可提出宽赦,因此在目前没有此必要废除死刑。

他说,废除死刑是否会造成谋杀案的增加或降低还是未知数,政府必须在多方面作出考量,并作完整的研究。希盟政府才执政6个月,当前首要任务是推出对人民及国家有利益的政策。#

柯淑华建议刘伟强 听民声才拍案决定

柯淑华代表该组织呼吁政府征询民意,并建议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不要高坐冷气朝堂,务必走入民间,与人民对话,听取民声后才拍案决定死刑的留弃。

“建议政府实行公投,因为死刑惩罚的存在与否不仅是掌政者的问题,她直接与人民的生活与安全息息相关,凡是国民都有权利决定死刑的去留。”

针对死刑错判,她呼吁政府落实司法公平、正义精神,相信公平和正义下不会出现误判和贪污的情况。

我国废除死刑后,大马政府有意引渡蒙古女郎阿尔坦杜雅的凶手西鲁回马,对此彭茂燊质疑,政府是否因为此事才答应废除死刑?

他希望政府,不要因为某些事情影响大马未来大局,影响炎黄子孙。

彭茂燊冀刘伟强主动联系

彭茂燊说,他上周两次联系刘伟强都不成功,为此他希望刘伟强能主动联系他,并盛邀刘伟强与他来一场辩论。

“废除死刑事关人民,内阁怎么就这么简单的带过并通过,简直开玩笑。”

他希望政府聆听人民的声音,为此他打算北上南下,接触柔佛州和槟州人民,收集民意,并把备忘录提呈给首相敦马哈迪。

他强调,反对废除死刑行动势在必行,一定要提呈谅解备忘录,并相信5年之后大家手中的一票就是武器。

他说,废除死刑后,大马将成为毒贩的天堂,由于犯罪不会死,问题也随之出现,所以绝不能废除死刑,绝不能让毒贩来大马犯罪。

彭耀辉:对大马带来杀伤力

彭耀辉补充,废除死刑将对大马环境带来蛮大的杀伤力,即便过去落实死刑,仍有多人干案和走私带毒品,倘若真的废除死刑,年轻人是否会沦为工具,把毒品散布到更大的市场?

他认为,大马人文素质未成熟,大马教育没有完全受到道德观教育,因而产生许多不良的理念,造成社会问题,不宜草率废除死刑。

同时,他也针对隆雪华堂做出支持废除死刑的声明一一反驳。

邓惟浰:死刑法令执法太弱

邓惟浰也是3宗轰动全国命案的代表律师,包括遭杀害烧尸的女富商苏茜拉华蒂、副检察司凯文莫莱斯被杀案和汇丰银行诗巫区分行前经理黄政贵命案。

她表示,死刑的法令非常好,但问题是执法太弱,是不法分子的天堂,因此促请新政府探讨如何加强各方面的执法。

“不法分子在大马干案是因为大马是个非常好的地方、非常有伸缩性、政府太仁慈,尽管法律严格执行,但却无效,因为无人执行,包括死刑也是无人执行,等了20年至30年才执行,而如今政府却要废除死刑。”

其中一名支持者魏世勤认为,政府应该重新让陪审团参与裁决,因此就算法官被收买,还有陪审团能主持公道。#

王国慧把备忘录副本移交给朱亚寿夫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