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达佩斯印象:涂鸦墙里说文化

58

  在布达佩斯,文化与艺术就像影子,无处不在,不必刻意寻觅,一不小心呈现出来一个措手不及。

  行走之间,只需带上欣赏的眼睛和理解的心就够了。

  街角转弯或者地铁口的拾阶而上,亦或跨出轨交门,庄严沧桑的布达佩斯会突如其来在眼波里可爱起来。理由很简单,只为一堵墙。

  一堵涂鸦墙。

  胖胖圆鼓鼓的字母嵌在好看的各色颜料里,灵动活泼,无敌可爱。

  和颜色打了大半辈子交道,对于色彩的搭配比较挑剔,但在布达佩斯所见的任何一堵涂鸦墙都没有让我的视觉产生不舒服,素雅或者艳丽,凌乱或者杂乱,都融合得恰到好处,长久凝望下甚至可以带出无尽想象。

  中文里面“涂鸦”一词据说来自于唐朝卢仝描述小儿捣乱时的乱涂乱画:“忽来案上翻墨汁,涂抹诗书如老鸦”-疼爱之心溢于言表。

  涂鸦涂鸦,直面意思乱涂乱画。实则,借助拟人与夸张的手绘,打破墨守成规里主流文化的一本正经,要表达的主题隐喻在童话故事里,有趣的涂鸦就是天马行空里的不走寻常路。

  杂乱的章法之下是一颗颗布满理想不趋媚俗的心,磊落奔放,直抵本性。

  涂鸦文化,也据说发源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美国街头。

  如此推算,那时,“垮掉的一代”已兴起,反对压抑天性和自我表现,追求自由渴望无序,浪漫主义情怀蔓延,带出文化的多元与新颖。

  很多时候,相同的时代背景里,文化总是贯通的,无非大同小异,最终自成一派。因为,主角是“人”,头顶一颗装满思想的脑袋。

  游走了周边一些国家,欧洲街头涂鸦文化的创意非常了得。

  如果去布拉格,别漏了“列侬墙”,色彩明丽的涂鸦,无言胜似千言万语:自由,理想与激情。

  深秋时节里,石板路上黄叶铺地,在“列侬墙”前听一曲街头艺人的自弹自唱,看墙下留影的各种肤色,高低欢笑。

  那一刻,你的血液,可以是平静的,更应该是沸腾的。(作者:第三人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