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典礼仪程序待改善 陈志新盼选举选贤与能

48

(本报斗湖二十六日讯) 沙巴乐龄联合会主催斗湖乐龄公会承办第二十届(2018年)世界乐龄日庆典有许多要改善之处需要一个检讨会议加以检讨。

永久名誉顾问拿督陈志新昨晚在乐龄日庆典慰劳宴上致词作上述披露

他说,在多年前当另一批人担任理事时,当时轮值斗湖要做世界乐龄日庆典时,他们不要做,就成了他有个心结,他觉得很羞,没理由其他地方可以做斗湖不能做,之后他与莫少明主席说,今年无论如何都要做,最后他也成功做了。

当晚也做了一个慰劳宴以感谢他们大家的合作,他表示对庆典的表现有许多要改善之处,就如当晚的礼仪程序,就如主人台贵宾安置的人物问题,当晚好像没有人在工作,好像只有两人工作,筹委会主任要负起大责任,在晚宴前一日,他曾经与筹委秘书及筹委主任说,主礼嘉宾不会到来,莫少明主席也在埸,这是州庆典,也是一个很大庆典,他说他会协助邀请首长到来,首长到来或给予拨款,拿督刘静芝也亲口与他说他不会出席,不发生什麽事为何不请首长出席?他相信由于该会将要改选,有人要抢位要将莫少明拉下台?

在最近乐龄总冠军,明明是山打根拿却算到给亚庇拿, 不错也错了,算分的人也应负起很大责任,或做回一个杯给山打根,亚庇据说没问题,只是斗湖要将此事在报章澄清,当晚只看到好像是两个人工作,是否有些人没有分配到工作,当晚的永久名誉顾问谢育明也没有位坐,他的三号台也不知那里去了,在该张大图也没有三号台,是什麽原因?他出钱买的却没有台坐?他们是这样来对待他们的永久名誉顾问吗?也可能有一天也这样对待他,这样忘恩如何支持他们?在五年前,乐龄的名誉不是很好,也是他们数个人一直帮助他们。

他说,八时二十分尚未开席,许多人也在埋怨,他也与秘书说,秘书也想去安排开席但因颁獎事情而过去了,他也因为过意不去,因为有许多老人要吃药,要吃饱才能吃药,是他去叫金都出菜,至今却被人埋怨,当时他问筹委会主任为何那麽夜没有开席,对方说是莫少明主席交待,问莫少明,他说没这回事。

在谈及出特刊的事,应该在当晚庆典派给出席者,但他们回答他说要四至五个月来做,是否做不到呢?该特刊至少可歉几万令吉。

之前也答应给金都来做此餐宴,之后却又换给他人做,他们数名永久名誉顾问一直反对,之后价钱很接近,也给金都做,拿督方金花一直来都很支持乐龄,每次也有捐钱,捐围台,若没有记错,买会所也给一万令吉,为何要这样忘本?

在此件事宜,他也曾因为此庆典很大,要求他们找陈德忠协助,最后也没有接受,最后做到这样的事,勿一直搞派系,他出钱还要受气。

另一件事他听说有理事委任某人成为副主席,这是什麽事,这是要通过理事会去进行的?当晚剪彩的晚上叫人上台只有前排有可刺球后排却没有,叫人上去做什麽?是什麽人安排?

第二晚的庆典,有一名老伯要进来餐宴却不给进?之后他带他进来,之后他很不安乐也放入面子书,他也没有指是谁不给他进,他也不知道谁当晚不给他进来,筹委会却埋怨他四处说他的不是。

他吁在未来的新届选举选贤与能,那些捣蛋者若在公会内将永远没有好日子过,要选真正做事者,同时理事也不应做公会的工程以免有利益冲突,另新会员加入也应要理事会通过。(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