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伊朗听藏红花的古老传说

40

  伊朗是全球藏红花的最大产地。作为昂贵的药用植物、高档的香料和上乘的染料,藏红花还有深厚的人文和历史底蕴,前不久,《环球时报》记者来到伊朗,听到许多有关藏红花的美丽传说。

  上古时开始大面积种植

  在伊朗首都德黑兰,几乎任何一家超市里,都可以看到包装各异的藏红花,许多商店还设有藏红花专柜。伊朗人自豪地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世界上2/3的藏红花都产自伊朗。藏红花是以讹传讹的叫法,其正确名称是“番红花”或者“西红花”。当初,番红花由伊朗经印度传入西藏,再经由西藏传入中国内地, 人们误以为这种由西藏运往内地的番红花是西藏所产,遂称之为“藏红花”。

  伊朗德黑兰大学教授基特萨兹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说,藏红花的最初生长地迄今尚无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伊朗早在上古时期就已经大面积人工种植藏红花了。

  “番红花的国度里暮色苍茫,

  田野上浮动着玫瑰的暗香。

  亲爱的姑娘,给我唱支歌吧,

  把哈耶姆唱的那首唱一唱,

  田野上浮动着玫瑰的暗香。”

  这是俄罗斯大诗人谢尔盖·叶赛宁写于1924年—1925年的抒情诗《波斯抒情》中的经典诗句。叶赛宁并没有去过伊朗(当时还叫波斯),但对那里十分向往,写的诗句也非常吻合当地的人文环境和风物特征。可见,伊朗的藏红花很早就已经名闻遐迩,甚至出现在俄罗斯田园派代表诗人的笔下。

  用藏红花泡茶别超过8根

  在伊朗,藏红花还有不少别称, 如“花中黄金”“健康之花”。自古以来,藏红花被用作药物,可以提亮人的肤色,还能提神益气,尤其对女性美容养颜颇有作用。藏红花丝状红色干花,可用于烹调食品时增添色泽和香味。藏红花除了作为调味料和着色材料外,还含有丰富的维生素。研究表明,150毫克藏红花与40毫克纯核黄素具有同等效用。据伊朗媒体介绍,科学研究证实了藏红花的许多药用价值,包括抗癌、抗抑郁、增强智力和免疫力等多种功效。

  基特萨兹教授在自己的办公室给记者泡藏红花茶。“泡茶用5根左右就可以,最多不超过8根,千万不要多,多了会使血液循环过快,反倒对身体不好。水不能太烫,否则会杀死藏红花的有效成分,开水稍放一会儿再泡。”基特萨兹边说,边拿出6根藏红花放进杯子里。

  伊朗还有一种传统藏红花玫瑰茶,在德黑兰一家餐馆,服务员在杯子里备好鲜艳的藏红花,再放进几朵玫瑰干花,然后用80度的热水沏,但见杯子里的藏红花在红玫瑰的映衬下显得晶莹剔透,颜色变得微微有些黄,据说,这才是藏红花应有的正常颜色,如果泡出来是红色的,则有可能是假的。

  可为英雄的亡灵祈福

  “藏红花有美艳的外表,也有堪称香艳的历史”,《环球时报》记者在翻阅阿拉伯文献典籍时,发现对藏红花有这样的描述。文章介绍说,当初,不可一世的马其顿王国亚历山大大帝就是用藏红花制作洗发水的,而风流妖艳的埃及艳后克里奥帕特拉则用藏红花来洗浴。

  关于藏红花,还有一些古老的神话传说。基特萨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上古时期的伊朗人,认为藏红花是“吉祥之花”“圣洁之花”,常常在各种重要的仪式上使用。例如,古代波斯王巡游外地或胜利归来时,民众要夹道欢呼,女性还纷纷向王驾队伍洒金色的藏红花水。

  在伊朗家喻户晓的著名诗人菲尔多西的史诗《列王纪》中有这样的描述,被视为“伊朗第一勇士”的鲁斯坦姆不幸罹难后,侍者一边清洗他的遗体,一边焚烧藏红花,用这种特殊的仪式为英雄的亡灵祈福。还有,波斯义军领袖法里东击败佐哈克后,在其登基加冕的盛大仪式上,人们用焚烧藏红花的方式对他表示热烈祝贺。随后,法里东把三个儿子派往属国也门,也门人在迎接三位王子到来的仪式上,小心翼翼地向他们抛撒藏红花,寓意祝福和欢迎。

  藏红花的“吉祥”“圣洁”和“祝福”寓意,在其他国家文化中也有体现。有记载说,罗马皇帝尼禄到剧场看戏时,其侍从事先都命令剧场做好准备,届时从天篷顶上撒下大量藏红花,以此祈福及对他的大驾光临表示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