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美嘉:改革路上教育群众 而非开倒车

2

(吉隆坡5日讯)希盟执政后部分改革承诺跳票,前体制改革委员会成员安美嘉敦促,推动改革须教育群众,而非每当面对反对声浪就退缩“开倒车”。

安美嘉昨晚于律师公会人权委员会所举办的论坛上直言,希盟政府必须在作出任何选举承诺或政策宣布前仔细研究,并在推行时积极教育群众改革方针的基础根据。

“政府作出任何承诺或宣布之前,必须要先做足研究。政府推行改革的过程中,必须向与社会大众沟通,并解释这些改革的基础和精神是什么。”

“你不能已经宣布了(政策),过没两下子遇到一些人反对,你就打退堂鼓。对我来说,体制改革可不是这样搞的。”

共同合作教育群众

安美嘉也建议,希盟政府可成立一个“改革转型团队”(transition team)负责与民间互动,以沟通和解释改革方针的理据和缘由,而律师公会及其他非政府组织必定乐于帮忙。

“希盟政府可以设立一个改革转型团队,由政府代表及包括律师公会等非政府组织共同组成,一起推动和落实改革。未来推动各项改革时,我们可以在过程中给予协助。”

“这个改革转型团队未来就负责向社会大众解释,政府所推行的改革背后之理论基础。他们也可以回应社会大众所提出的问题和疑虑。”

昨晚这场论坛名题为 “废死论坛:理由及推演”,吸引大约60名人出席,其中包括执业律师及公众。

除了安美嘉之外,主讲者还包括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员蓝卡巴及律师公会秘书陈永建,主持人则为律师公会人权委员会署理主席沙哈迪瓦(Saha Deva Arunasalam)。

抨击希盟承诺跳票

律师公会此前已明确表明支持废死的立场,而论坛上主讲者及参与者皆质疑希盟政府在推动废死的步伐缓慢。
作为论坛上的“希盟政府代表”,蓝卡巴成为“众矢之的”。

陈永健说道,希盟政府先是在竞选宣言提出废死承诺,后来也已宣布内阁决议完全废除死刑,因此希盟必须认真看待自己的诺言,不可退缩反悔。

“我发现希盟好多承诺都食言了。蓝卡巴,很抱歉我必须这样说。”

“其实这不关乎多少人同意或反对,而是新政府必须创造新的政治气象,但目前这件事在国会完全没动静,这令我觉得很烦扰不安。”

陈永健也指出,从警方办案到法庭判决的过程中,每个环节都有可能出错,包括警方逼供及法官受贿等等问题都确实存在,因此审讯不公的问题并非天方夜谭。

他强调,即使执法人员或司法人员并非蓄意破坏公正,世上不存在完全无错的司法体制,而死刑乃是不可逆转的惩罚,为了避免国家因误判而错杀无辜,死刑应该完全废除。

他也谈及,数据已证明死刑的存废与罪案发生率没有相互关系,因此死刑事实上无法有效阻吓犯罪。

别遭社会舆论左右

社运分子兼人权律师西蒂卡欣(Siti Kasim)以观众身份发言时说,希盟政府似乎在决定国家发展方向时,经常被社会舆论牵着走,而这并不是良好的迹象。

“目前我们看到的趋势是,希盟在决策过程中,非常依赖于公众的意见。似乎是哪边喊得大声,希盟政府就把它当作大多数人民的意见。”

在死刑存废的课题上,西蒂卡欣抱持支持废死的立场。她认为,死刑授权“以国家之名杀人”乃是非常错误的方式,甚至比个人杀人更加危险。

“蓝卡巴,我必须提醒你。有句话说,我们与怪兽搏斗的时候,要谨慎小心自己不要也成为一只怪兽。死刑在道德、社会与政治上都是错的。杀人在道德上不对,以国家之名杀人也同样是错的。请不要成为杀人的恶魔。”

否认希盟“开倒车”

面对安美嘉及西蒂卡欣的质疑,蓝卡巴澄清,希盟并非在废死改革之路“开倒车”(backtracking) ,而只是“退一步”(taking a step back)来重新考量各利益关系者的意见。

“我不会说这是开倒车,我会说这像是退一步,以便重新考虑许多利益关系者的看法。”

“原则上,政府仍然认为必须废除死刑,这点不需要怀疑。这并没有改变,至少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说明未来会改变。”

受询为何希盟政府迄今未提呈废死法案时,蓝卡巴仅回应指“目前没有官方的理由”,并指相关法案预计会在2019年3月的国会会期中提呈。

捍卫“特例”可判死

无论如何,蓝卡巴坚持他个人的立场,他认为在某些“极为特殊”(rarest of rare cases)的案例中,政府有必要为法官保留死刑斟酌权。他举例,涉及性侵害孩童或是重复犯案的罪犯可被判死。

询及“极为特殊”的确切定义为何,蓝卡巴仅回应说,这有待透过立法体制去规范和定义,而目前法律中所有的罪案都不属此类。

针对蓝卡巴的解释,安美嘉回应说,既然这些“极为特殊”的罪案并无关于现有的死刑条文,那么希盟政府仍可以直接推动废死,之后若有必要,再仔细研议这些“极为特殊”的案例。

“我们不需等你找到这些极为特殊的案例究竟是什么,既然它是特殊鲜见的案例,那么有必要的话这可以之后再解决。我们仍可以废除现有的死刑。”

呼吁加速改革进程

安美嘉强调,由于她曾经担任希盟的体制改革委员会成员,因此她确切知道许多相关的研究已完成,而目前已有丰富的论述基础来说服社会大众。

她也说,全球上百个国家已经废死,而马来西亚当前出现的社会争辩,其实论述几乎都是旧的,无人能够提出任何没被提过的论述或看法。

她认为,希盟应当尽速完成废除死刑的改革议程,并在世界人权日12月10日提呈废死法案,以作为献给马来西亚公民的礼物。

“目前,我们担忧的是改革的速度极为缓慢,我们担心它会逐渐放缓甚至停下来。有许多国家经历的政权轮替后,最终却改革失败,真正落实改革的机会很小。”

“如果我们不趁着这股动能赶快推行改革,再过个月后,我们就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了。”

10月10日,首相署部长刘伟强透露,内阁已议决完全废除死刑,改以至少30年的监禁取代现有刑罚,并计划在本季国会提呈法案修法。

惟这项宣布掀起社会争议后,副首相旺阿兹莎及蓝卡巴相继提出,政府在探讨废除死刑时应考虑特殊案例,或保留法官的判死斟酌权。由此可见,希盟政府完全废除死刑的内阁议决似乎有些动摇。

早前,首相马哈迪在今年9月联合国大会上誓言,马来西亚将签署剩余未签的所有维护人权的联合国公约。

当保守马来穆斯林势力发出反对声浪,质疑《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抵触宪法保障的土著权益后,希盟随后先是宣称“咨询各族”,最终宣布不签定ICE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