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员领袖陆续出走 巫统会否消失?

(槟城14日讯)各级议员及领袖陆续出走,巫统是否成为历史名词?

马来政治时评人迦玛在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认为,509改朝换代后,巫统议员的出走或蝉过别枝完全是预料中事,但是,这是否造成巫统消失则见仁见智。

他说,或许是感觉留在巫统已无利益及方向,造成议员及领袖出走加盟希盟为的是一个出路问题,以保住位子及可能谋得一官半职的相关利益。

“基本上巫统是一个走过大半个世纪的老牌政党,留下的遗产无数,如果还有人珍惜这个遗产自然就会留住,就会持续有继承人。”“可是如果有人要将这个组织从历史的中间斩断,如果牵涉国家法律问题等等,巫统就会无奈的消失。”#

沙巫统退党议员 料将加盟土团党

谈到沙巴巫统大地震的问题,迦玛续称,退党的议员及领袖预料将加盟土团党,而非以沙菲宜阿达为首的复兴党,这是因为复兴党已是沙巴执政党,拥有一定数量的议员,要有更好的利益必须排队。

“反观土团党刚刚进驻砂拉越,当前也算计着进驻沙巴,大批巫统各级议员及领袖的加盟将直接解决了这个问题,而巫统的离队者在这个新机构寻求利益也显得更有机会,对双方来说是一举两得。”

提及沙巴巫统的崩盘是否引起西马巫统的退党浪潮时,迦玛认为不会有怎样的影响,当沙巴议员群起跳槽,几天后一切都合理化了,这里的巫统议员即使继续跳槽,整个社会及人民也不能做什么,就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们跳。

他认为,当前的马来社会分成4批不同马来精英组成的马来政党,也就是土团党、公正党、诚信党及伊斯兰党。

“一般上离队的巫统议员与各级领袖不会选择公正党,因为公正党当前不缺议员,即使跳过去在谋求官职时也需要排队。”“而诚信党的资源远不如土团党,伊斯兰党一般上是有跳出去但很少有议员跳进来,而且也是在野党。因此,在议员数量上不如公正党及行动党的土团将是唯一的选择。”#

土团党1.0与2.0 或是巫统换“新瓶”

对于土团党是否将成为巫统3.0的迹象,迦玛认为,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因为土团党基本上的文化与领袖都是从巫统分裂出来。但是,今日牢控马来西亚政治平台的是土团党,更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土团党1.0或2.0,今天以马哈迪为首的是土团党而不再是巫统,即使整个巫统消失,也未必另是一个换过新瓶的巫统。

谈到巫统领袖如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及东姑安南等与敦马的饭局有什么看法时,他表示,这让大家存在想像的空间。

“你可以想像他们是在谈判,比如加盟的条件或是什么,参与者心里有数,只是外界无法知道而已。”

他说,就因为土团党缺乏议员,所以需要更多的议员才能与公正党及行动党平起平坐。巫统议员也看准了这点,加上其他因素,所以就持续的出现阻止不了的退党浪潮,虽然并不违反民主程序,但是是否就是你要的民主,那就看你怎么看了?

“这有没有改朝换代,答案是有,改了朝也换了代,但是跳来跳去后一切又似乎回到了原点!”#

巫统退党潮 丹那美拉国会议员 依克玛退出巫统

(吉隆坡14日讯)巫统议员退党潮一波接一波,今日轮到西马吉兰丹州丹那美拉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依克玛希山也辞去丹那美拉区部主席职,并宣布退出巫统!

据报道,依克玛是于周五早上在丹那美拉区部的会议上,宣布退党。区部署理主席阿米迪接着被推选为主席,取代依克玛。

在日里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慕斯达法于今年9月宣布退出巫统后,依克玛是其中一位盛传将追随他退党的国会议员之一,并准备加入土著团结党。

据悉,尚有四五位巫统国会议员将陆续通过各自的社交媒体平台,宣布退党的消息。

《Astro AWANI》的消息也透露,此番退党潮旨在向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施加压力,以迫使后者下台。无论如何,国阵执行秘书拿督阿末马斯里扎在周四晚发表声明,促巫统党员给予阿末扎希一些空间进行党内重组,以便在任期内(至2021年)完成代表大会的委托,重振巫统迎战来届大选。

日前,巫统沙巴州联委会主席拿督斯里哈芝芝和州内数位区部主席突然宣布退出巫统,在沙巴州政坛抛下震撼弹。哈芝芝是于本周三召开记者会宣布,沙巴州巫统5名国会议员、9名州议员和2名上议员退党,即时生效。接着在昨天,马日丹那区国会议员兼巫统女青年团前团长拿督玛丝尔米雅蒂也宣布加入土著团结党。
玛丝尔米雅蒂是于7月1日宣布,由于对巫统改选成绩感到失望,因此她退出巫统,成为独立国会议员。

巫统副主席促党领袖 不能再放任情况恶化

(新山14日讯)巫统副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卡立认为,沙巴巫统发生退党潮后,党领袖不能再放任情况恶化,反而应将重建巫统放在更为重要的议程上,严正看待此事。

巫统沙巴原任州联委会主席拿督哈芝芝于本月12日(周三)率领沙巴国州议员和党领袖退出巫统,除5名国会议员、9名州议员和2名上议员外,退党的还包括21名区部主席。

批沙巫统领袖不愿共患难

他批评,沙巴巫统领袖在党最艰难的时候,不愿意与党共患难,这最终让马来人及党员对巫统失去信心,对党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卡立对于沙巴巫统退党潮也深表痛心和难过。

“不少巫统领袖在失去政权时,就变得脆弱及失去斗志。当中有沙巴巫统领袖指出,脱离巫统主要是巫统在第14届大选惨败后,对现任的巫统领导层失去信心。”

莫哈末卡立说,这些离开巫统的国州议员所给予的理由,他能够理解和尊重,相信全国各地其他州属的巫统党员也有着同样的感受,而党员们对于如何恢复和重建党的努力似乎没有获得明确的说明及领导。

他昨晚在个人脸书,针对沙巴巫统退党潮贴文说,今天要特别强调的是,身为领导,应在纠正党过去的错误上表现得更积极、明确及团结,就如同过去所说的,巫统在第14届大选被人民唾弃,主要是领袖拒绝聆听人民的心声及不诚信。

“党领导们都应为此承担责任,并共同努力重建巫统,虽然这不容易,但就是因为不容易才凸显这是在为民族及党斗争。”

他相信,巫统最高理事会将会为目前党内所面对的困境找到可行的处理方案,并衷心的祈求上苍指引巫统重见光明。#

土团党接纳巫统议员入党 霹社青团表示失望

(怡保14日讯)针对土团党接纳巫统前女青年团团长拿督玛丝艾米尔雅蒂玛丝加入该党一事,霹州社青团对此表示失望。

霹州社青团宣传秘书黄家杰代表该团发文稿指出,第14届全国大选落幕至今,国阵成员党尤其巫统领袖及党员纷纷远离国阵的怀抱,因他们知道国阵命不久矣,再继续逗留也无所作为。

他说,虽然他们有意加入希盟成为新政府的一份子,但希盟领袖必须谨慎提防他们背后的议程及动机。

“人民当初选择希盟新政府,就是因为他们厌倦了巫统与国阵的贪腐,而如今相隔只6个月,若希盟成员党接受这些在509时与希盟敌对的人士加盟,那岂不是违背了人民在509时所作出的选择和希望吗?”

他表示,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日前也透露有巫统议员接触他要求加入公正党但被拒于门外,这为其他成员党树立了一个很好的榜样,因为接受国阵领袖的加入,有违希盟在第14届大选时的斗争精神。#

迦玛:509改朝换代后,巫统议员的出走或蝉过别枝完全是预料中事。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