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局势出现重大转机,和平机制建设任重道远

7

20181020010313_7a12a5780444f7454644a041d35deaa6_1.jpeg

6月12日,首次美朝首脑会晤在新加坡举行。(图源:视觉中国)

【海外网按】

2018年,注定在国际关系史上写下剧情跌宕起伏的一页。

雷曼兄弟轰然倒下10年之后,当世界经济在全球化与逆全球化的撕扯中蹒跚前行时,又遭遇了全球范围贸易摩擦的阴云;延宕数年的英国“脱欧”还未迎来大结局,法国“黄背心”运动又蔓延多国,打破欧洲昔日的平静安宁;引发全球关注的卡舒吉案,依然逃不开中东乱局背后大国博弈的宿命。

人类历史潜流深沉,关键的转折却往往只有几步。庆幸的是,在这个乱云飞渡的世界,理性的光芒未曾熄灭,依然照亮着人类的前路。

时至2018岁末,海外网推出年终系列国际评论,以秩序重构为主题,从全球、区域、国别等层面来观察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

2018年,是东北亚局势的转折之年。就在一年前还剑拔弩张的朝鲜半岛,吹来了和平的暖风,横亘于半岛的无形坚冰开始消融。特别是在朝鲜启动首脑外交之后,中朝、朝韩、朝美之间相继实现了多轮首脑外交,相互间的高层实务协商日益频繁,双边关系亦出现了明显的改善或缓解,构建朝鲜半岛新的和平秩序成为国际舆论关注的重点。

朝鲜策略调整

2017年,朝鲜与美国之间还时常出现“以核武对决”的紧张态势,而进入2018年后,朝鲜开始调整姿态,不断做出示善之举,半岛局势出现重大转机。

朝鲜策略调整的原因有四。

一是政治上具备了有利条件。2018年朝鲜宣布完成了“核导大业”,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空前高涨,国内政治稳定,为推进积极和平外交打下了基础。

二是安全上要避免战争发生。在美国特朗普政府多次表示出动武意志的情况下,虽然朝鲜以超强硬姿态进行了回击,但实际上朝鲜明白朝美之间力量对比极为悬殊,当局势接近战争临界点时,需要作出适当调节。

三是经济上要满足发展的需求。当前虽然朝鲜顶住了国际制裁压力,但如果这种制裁局面长期持续下去,将会危及朝鲜的体制安全。在拥核在手实现安全“自保”的基础上,朝鲜急需打破国际制裁,缓解外部压力,发展国内经济,改善民生。

四是从外交上需要打破孤立,改善国际形象。因长期的核导开发,朝鲜的国际形象受损,在外交上陷入孤立。在这种状况下,朝鲜选择启动“以无核化换取切实的安全保障和经济发展”的模式,以主动出击打开局面。

多方努力的结果

2018年,朝鲜和平外交取得一定成就,也是多方努力的结果。当朝鲜半岛局势危机爆发之时,维护地区和平的力量再次发挥了重要作用。

首先,中国为推进半岛无核化进程、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建设性作用。中国和俄罗斯多次明确反对动用武力,呼吁协商解决问题,从结构上管控了危机进一步外溢。

其次,半岛问题的核心当事方韩国强烈反对美国对朝动武。2017年上台的文在寅政府,政策基调强调对朝“接触”,为朝鲜的政策调整创造了有利条件。

再次,特朗普政府虽然高悬武力大棒,但并不见得真愿意动武。在“美国优先”主义之下,只要不触动美国的核心利益,美国不会愿意耗费巨资打一场充满诸多不确定性的战争。当美国的制裁施压达到最大限度时,还是会回到谈判桌上。

和平机制建设任重道远

随着朝鲜半岛局势不断得到缓解,特别是美朝启动无核化协商之后,世人开始将关注的焦点锁定在半岛和平机制构建问题之上。

长期以来,顽固的冷战结构使朝鲜与美韩之间无法建立最起码的信任,在高度“互疑”之上的对立行动,时常助推半岛紧张局势螺旋上升,旧有的停战机制已经难以有效管控局面。这就急需建立新的机制来保障半岛和平,而建立新机制又是一个牵涉多方利益且难点极多的系统工程,需要主要相关方拿出真正的诚意,并为之付出切实努力方可奏效。

自朝美首脑新加坡会谈之后,双方实务部门就启动无核进程展开了多轮协商,但因双方各执立场,协商再次陷入僵局。被朝鲜视为检验是否终止敌对行动的“终战宣言”,美国并没有给予积极回应,朝鲜释放的“2021年特朗普任期结束前实现无核化”“美国采取相应行动的情况下朝鲜将废止宁边核设施”等善意,也没有得到美国的实际响应。截至目前,美国的基本立场仍是“在朝鲜实现完全无核化之前不会解除制裁”。特朗普还曾多次表示,要将朝核问题放在长期的框架下来解决。可见,构建新的半岛和平机制注定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

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期间,特朗普表示将在2019年1、2月再次会面金正恩,这让人们对2019年的朝鲜半岛局势充满了期待。但根据第一次朝美首脑会谈的经验教训,双方无核化实务协商在第二轮会谈之前就需要取得实质性进展,否则第二轮会谈将失去实际意义。如果朝美双方不拿出解决问题的诚意,真正的无核化进程将无法开启,半岛局面仍将难以跳出“危机-协商-协议-危机”的循环。不仅如此,随着未来韩美国内政治的周期性变动,半岛无核化与和平机制构建将面临新的挑战。

未来为实现东北亚地区的持久和平,需要有关各方以真诚的姿态相向而行,从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入手,不断积累信任,进而逐步构建起“积极和平”意义上的东北亚新秩序。

(毕颖达,山东大学东北亚学院副院长,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

  【推荐阅读:海外网2018年终策划】

(一)金融危机十年后,全球治理重构凸显四大趋势

(二)民粹大潮汹涌,欧洲政治加速极化

(三)吵不完的“脱欧”, 折射西方民主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