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文思:新马来西亚重要指标 安华能否接位成焦点

(槟城31日讯)公正党全国主席拿督斯里安华能否在18个月后顺利接班任相,让大马诞生首位来自多元种族政党的首相,将是2019年政治局势焦点,也被视为“新马来西亚”诞生的最重要指标。

土著团结党大会周日落幕,有代表要求让首相敦马哈迪完成一届任期,让安华能否在两年之约后接位,再成舆论焦点。

政治时评人许文思强调,2019年马来政治的关键走势,在于两年后安华是否可从敦马手中顺利接班,成为大马首位来自多元种族政党的首相。

“这是明年开始的政治新局势,全马甚至国际社会都在关注、猜测的。”

他周一接受本报电话时强调,人们或已忽略安华未来接棒首相,与上世纪90年代两人同是巫统领袖的情况是不同的。因为这不是“普通”的接班,是来自不同政党的权力交班。

“很多人都忘了,这一次接班是在改朝换代之后的关键时期,从一个马来政党手中,交班予一个多元种族政党。”

他说,大马独立至今历经7任首相,均来自以马来民族主义为中心思想的巫统,还有土团党。以前,同党交班基于政党文化大同小异,不会引发极大思想冲击。

“这现在可是大不同,安华领导的公正党是一个多元种族政党,这就是为何仍有一些比较保守的马来人,感到忐忑不安。”

他指出,土团大会已带出明确讯息,即土团党的存在价值,但是取巫统而代之,在巫统败走布城、成为一艘烂船后乘风而起,成为捍卫马来土著权益的新舵手。

他说,实际上,无论是土团党还是敦马,始终言明土团党成立的最大使命是扳倒前首相纳吉、捍卫马来人权益,所以土团党领袖一直呼喊该党与巫统大不同,只能在党文化上下手。

“意即不重蹈巫统覆彻,不走支持朋党、滥权和腐败的老路,但不能避开土著议程。”

他认为,于马来社会而言,倘若权力交班是从巫统过渡土团党、巫统过渡伊斯兰党,仍是“从马来政党手中,交付给马来政党”。

因此,他强调一旦未来18个月政治走势,显示安华能顺利接班,那将不只是安华个人或希望联盟,而是大马一个大突破,是真正“新马来西亚”诞生的重大指标。#

敦马吸纳巫统以扎根 是土团未来走向

土著团结党全国只有16个国会议席,却仍主导希盟。许文思强调土团党组织薄弱,未来充满不确定性,敦马急于招巫统人马入党,正是要填补土团党中层真空,为“后马哈迪时代”奠基。

填补土团党中层真空

“英文媒体曾这样形容土团党,即里面只有夕阳派人物,和旭日派人物,没有中生一代。这于土团党是不利的,一旦敦马卸任,很可能出现领导断层。”

他指出,无可否认土团是仓促成军,至今根基不稳。土团党今日大势,完全仰赖取得中央政权后,凭藉敦马个人魅力与影响力,才有此成就。

“敦马、慕尤丁就是夕阳派代表人物。旭日派则如青体部长赛沙迪,但后者未臻全国领袖水平,所以敦马卸任后,土团党是稳健发展,还是走向没落?”

因此,他坦言吸纳巫统以扎根,是土团未来走向,也必定与友党产生摩擦,但敦马深知只有吸纳更多中生代,在未来两年壮大土团党,才是保证其卸任后,土团能继续发展。

他强调,华社并不了解,大批30岁以下的马来民族主义为思想中心的精英份子,都投入土团党。这批精英过去不满巫统,才寄托土团党,假以时日土团年轻人才库随时超越巫统和蓝眼。

“所以未来18个月会有很多事发生,为后马哈迪时代的土团党铺路。”

他认为,从土团大会上代表言论,便能了解土团不会甘心成为联盟中的“陪衬”角色,怎样都要成为主导。

他说,现下形势明确,土团党存在价值在于马来社会中,或至少有50%人们,觉得需要一个土著政党来捍卫其权力,这从反ICED大集会中,中可见一斑。

“这不是是非对错,而是政治现实,这是马来社会很难跨越的心理防线,希盟其他党很了解,必须接受土团党存在,因为它可扮演他们做不到的角色。”#

谁能掌握数字游戏 谁便能成大业

未来谁主导国会“数字游戏”,谁便能成大业。土团党一心扎根求壮大,公正党接班在即却内讧不断。许文思不讳言,蓝眼分裂在所难免,未来则看谁掌握“大多数”。

“时间愈久,安华任相之路愈不平顺。他也明白署理主席阿兹敏已获得大多数中央理事支持,所以安华委任更多本身支持者,进入中央理事会,以作制衡。”

“巫统前主席阿末扎希之前买重保险在安华身上,现已失势。政治不可预料,谁能在最后掌握这数字游戏?安华接班之路,未来充满考验。”#

许文思:安华若能顺利接班,不只是安华个人或希盟,而是大马一个大突破,是真正“新马来西亚”诞生的重大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