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大法官马兰俊建议改变用词 “土著”改叫“原住民”

67

(本报讯)联邦首席大法官丹斯里里察马兰俊昨日建议,冀政府将“土著”的身份定义,修改为“原住民”,以改变大众对于原住民的刻板印象和思维。

他透露,当人们或历史书籍提及“土著”时,大部分的印象都是归类为落后的族群、乡下人或猎人头族。

他提及,在沙巴,原住民的权益每况愈下,这在流动法庭目睹的情况,更是一清二楚。

■原住民地位必须保护

“我们必须确保原住民的地位必须受到保护,因此,我们需要审核当今我国的法律是否符合联合国的声明。

我们需看看是否仍有一些法律与联合国的声明相抵触,并会提出及修改。”

里察主持婆罗洲热带雨林法律大会主持开幕后受询时,发表上述言论。

他提及,大马独立这么久以来,州内仍有许多原住民的生活条件仍处于艰难苛刻的状态,他们的地区得不到应有的发展,试问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如何能够与城镇的发展相提并论。

“大会过后会向政府提呈工作报告书以便改善原住民的权益, 我们会致力于推动此事。我希望全世界的政府都采用‘原住民’字眼。”

■名称其次福祉重要

另一方面,州法律与原住民事务部助理部长珍妮拉欣邦则认为,更改名称或无必要,重要的是原住民的权益受到承认。

“我们必须让人们知道本州原住民的受到边缘化,同时需确保他们的权益受到承认。”

与此同时,澳洲著名原住民王室律师雷琳韦柏在分享该国的原住民发展史时指出,未来的挑战是将官方土地的概念与现在澳洲得到法律承认的原住民的财产权相协调。

“为实现这一目标,我建议我们必须考虑如何在官方土地上重新定义财产权,以及探讨其前景。”(030)(T)

马兰俊:原住民纠纷若诉诸法庭 将会落得两败俱伤 建议多用调解办法解决纠纷

(本报讯)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丹斯里里察马兰俊昨日表示,原住民纠纷若全诉诸法庭将会落得两败俱伤,建议政府应栽培更多调解员,以处置本州原住民纠纷。

他说,州内原住民涉及的纠纷大多是土地、牛只、买卖或婚嫁等问题。凡诉诸法庭则会出现胜诉和败诉的局面,这会造成当事人之间关系越来越恶化,让事情没完没了。

“如果纠纷能获得处理及调解,村人的纠纷不会超过限度,同时也会带来双赢局面,因此,我们鼓励这个做法,尤其是针对乡区人民”

里察马兰尊主持婆罗洲热带雨林法律大会主持开幕后,接受记者访问时,如此指出。

他透露,政府先前为原住民法庭栽培了许多调解人,但至今大部分已不在岗位,然而被委的新人却对相关法律缺乏了解,为此需让他们接受培训,以便了解调解程序。

此外,提及本州学子没有多少人对就读原住民法律博士学位有兴趣时,他感到相当费解。他说,“沙巴只有1或2个人就读,其他都是西马人,我不知道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为此,我希望未来沙巴有更多的学子就读原住民法律博士学位,为州内原住民发声,替他们争取更多的权益。同时,也希望原住民法庭官员都是熟悉原住民法律”

里察补充,也希望本州的高等学府如沙巴大学的法律学系能专注于原住民法律。(030)(T)

浪巴夏一批抗日老兵 至今还未获公民权

(本报讯)联邦首席大法官丹斯里里察马兰俊昨日披露,曾在抗日战争与为大马独立作出巨大贡献,浪巴夏的一批老兵至今仍未获得公民权感到十分震撼。

他提及,前二周前往浪巴夏时,竟发现一批70岁至90岁的抗战老兵至今仍不是我国公民。

“我国独立经已六十一年,但这些人仍被边缘化。我呼吁州内律师给予援手,让这批老兵亦能享有基本公民权益。”

里察在此间出席婆罗洲热带雨林法律大会,发表主题为「沉默的原住民」主题论文时,如斯表示。

他道出,非公民与公民的待遇是有很大的差别,例如非公民在我国政府医院分娩,需收费6000令吉,大马公民住院费加登记费仅100令吉。

另外,他也提到,造成原住民被边缘化的因素包括欠缺教育机会、缺乏机会、贫穷、政治人物投机、乡城迁移等。(030)(T)

丹斯里里察马兰俊(左二)主持开幕礼时摄。(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