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油库存量增价跌 阿末古赛里:放眼年杪降至250万公吨

105

(吉隆坡18日讯)我国目前面临国内原棕油库存达到20年以来最高水平的严峻挑战,大马棕油局(MPOB)总监拿督阿末古赛里说,当务之急是减少库存,放眼今年库存量从截至2018年12月的320万公吨减至250万公吨。

他说,政府和相关机构将通过多项贸易促销活动减少棕油库存。

他指出,棕油局知道当前情况令人担忧,因为库存量增加意味着棕油会跌价。

“通常,任何库存量超过200万公吨,肯定会让我们感到不安,而目前库存量是超过300万公吨,显然我们需积极采取一些行动应对。”

阿末古赛里指出,除了传统上用作食用油、奶油和肥皂,我国有必要另行拓展棕油的用途。

他说,棕油局欢迎政府分别在交通领域和工业领域推行B10和B7生物柴油计划,有助每年消化75万1000公吨的棕油库存。

“我们通过棕油局、大马棕油理事会(MPOC)以及原产业部,花了大笔开销,持续在国内和全球推广棕油。

“今年一整年,我们有拟定推广议程,包括原产业部长郭素沁近期推介的‘爱大马棕油’运动。这个运动旨在对抗威胁小园主生计的反棕油运动。”

小园主应获更多支援

他说,小园主应获得更多支援和技术支持,从而符合永续性目标,而未达到永续发展标准正是欧盟反棕油运动高层次游说的中心论点。

阿末古赛里指出,推广棕油的工作不但在西方国家面对挑战,在国内也同样不受落,因为国人认为棕油便宜,是不健康的食油。

“一些人有错误的印象,他们认为棕油是给穷人用的,而橄榄油等则是有钱人用的。他们把这种阶级制度用在食油是错误的。

“有鉴于此,我们希望,通过‘爱大马棕油’运动,我们能灌输人民更珍惜棕油的意识,以及国民自豪感。”

他说,政府预计,今年棕油出口会从2018年的1650万公吨增至1720万公吨;产量则预计比去年的1950万公吨提高4%至2030万公吨。

询及原棕油价格展望,他引述郭素沁的话说:“我们希望价格平均在每公吨2700令吉左右。2019年对原棕油来说会是好年。”

在宏观方面,阿末古赛里说,政府正在探讨搬迁棕油理事会和棕油局数个海外办事处的事宜,因为部分办事处所在地点难以展开推广工作。

罗丝琳达赞同搬迁办事处

另外,Zaafi全球创投私人有限公司董事经理罗丝琳达也赞同搬迁位于非策略地点和郊区的办事处,因为这不利于买家和卖家洽谈和交易。

她是食品进出口商,经营商品包括棕油和乳胶手套。

她建议大马大使馆方积极向驻扎国家推广棕油,在海外宣扬棕油的益处。

“印度政府决定将大马棕油的进口关税从44%减至20%,有助大马棕油进口到这个拥有13亿4000万人口的国家。”

罗丝琳达说,若大马能促进与他国的联系,他们也可能会效仿印度减少大马棕油进口税,这有助促进大马棕油的出口。

去年,大马5大棕油出口目的地分别是印度(251万公吨)、欧盟(191万公吨)、中国(186万公吨)、巴基斯坦(116万公吨)和菲律宾(69万公吨)。#

国内原棕油库存超过300万公吨,情况令人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