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举报偷木结怨引来牢狱之灾 谢玉明吁请反贪局为其平反

(本报斗湖二十五日讯)因正义举报偷窃木桐引来牢狱之灾,谢玉明今年一月十八日致函反贪局就以修订并重新审查在滥用权力和腐败的情况下的案件要求平反。

谢玉明在记者会上表示希望新政府有决心打击贪污,同时也为其过去的冤狱一雪前耻,在上述的打击贪污他会与政府充份合作,也不会向恶势力低头,尤其是官商勾结奸商,从现起,只要发现有偷木走税,有证据的话,不理是谁,他会到布特再也再次报案。

他表示对现任首相,布特再也新反贪高官,国家法官等有信心。

他请政府有所行动对付那一群见利忘义的贪官污史因为吃了偷木贼的钱,竟敢公然联手共同捏造及虚构一些虚假的罪证,不择手段,应用不须经过审讯和判决就可扣留的搞臭紧急法令不分黑白与对错就把他送进牢里,令亲者痛而仇者快,他们的所作所为十分残忍形同没有政府状态,他是官商勾结贪污滥权的受害者,实是前政府的一大耻辱,就这样平白坐了 167天的冤狱。

事缘在2011年的一月十二日,他自费专程由沙巴州斗湖出发前往布城反贪会作出投报,有关偷木事件,在同年同月的二十日,他再次自费并且还冒着自身安危亲身带领了 9位来自全沙巴州的反贪会官员进到远离斗湖市区170公哩以外郊区的偷木现场,捉拿偷木贼,结果他们成功了,事后沙巴州政府也从偷木贼公司收取超过百万令吉的罚款,政府理应要感激他,保护他,甚至奖励他。非常失望与遗憾,非但没有,相反还落得恶梦一场。

偷木贼视他如眼中钉,肉中刺,为了要对他作出报复,竟然使用巨额现款贿赂一群惨无人道的无良兼冷血的贪官共同捏造一些虚假的罪证来诬告他,令到他含冤入狱,更强迫他签字必须接收2年的牢狱生涯,形同没有政府状态,直到今天他仍耿耿于怀,从那刻起他已对前政府充满了怨恨,愤怒,反感以及彻底的失望,万二分希望新政府能在他有生之年还他一个公道以及出一口气,他深信公道自在人心。

在牢里渡过了数个月后终于胜了官司而被释放出来只呼吸了短暂数个小时的自由空气,很不幸又遭受到限制居留在沙巴州山打根的郊区一个小镇比鲁兰的恶运,再一次强迫他必须签字接受2年的限制居留,期间他亲手致函时任首相及时任内政部长作出了强烈的抗议及说出贪官如何压迫他的种种不是与此同时,时任内政部副部长拿督李志亮也有亲自接见他,见面时他更不客气毫无隐瞒与保留把遭到吃了钱的贪官对他作出残无人道的种种不公全部—说出后,不久终于被释放出来,全面恢复了自由身,数天后,有警官亲自送上一封由一武吉亚曼警察总部所签发出的信函给他,信中详细说明有关当局已删除了他的姓名以及其他所有,有关他的个人资料,并且说明他的冤案在政府当局里是没有留下任何档案的,这是否意味着说明了他原本就是无辜及清白的,这他不敢自行妄下评论。

他是一位生意人前后浪费了他一年多时间,非但没有做生意失去了收入,相反更花费了超过一百多千令吉作为摊还律师费以及其他所需费用。前前后后他的金钱损失确实也不少,坐牢期间吞下了不少的委屈,除此之外心中更充满了幸酸,不甘和无奈,也受尽了屈辱以及精神上的百般折磨虐待和痛苦。每天过的是地狱般的生活,他时刻再想他到底犯了什么滔天大罪,要遭受此种残无人道的对待,只能默默强忍怒火,不谨如此更严重破坏了他的良好形象和声誉,时至今日虽已过去了7年,但他依然遭受到一些不明事理民众鄙视的异样眼光以及闲言非语确实令他很受伤害和压力,更导致他气愤难平。(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