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起袖子 做个“新农人”

饶胜男在自家的农场里熟知农务,她说,食物是良心买卖,卖的东西得自己信得过。

延伸产业链是如今宋戈努力的方向,不仅卖螃蟹,还要出漫画、做文创产品,用新的科技手段挖掘新机遇。

“玫瑰柑”的名气渐渐大了起来,邓迪方希望能带动更多果农一切参与种植,大家一起增收致富。

留学人员归国后应该做什么?答案或许有许多种,但务农、水产养殖,却是这其中并不多见的回答。然而,正是看中了中国消费者对优质食品的旺盛需求,看到了国内迅猛发展的电子商务和通达物流,让地处苏浙粤的3名海归下了地、蹚了水,义无反顾地投身农业领域创业。

土地中,池塘边,她们找到了一条实现自我价值的致富路,不仅如此,还带动乡亲邻里,一同把生意做得越来越红火。

销年货

临近春节,对浙江衢州的饶胜男来说,一年中最忙的日子已经到了。

每天,有数以百计打包好的年货从她经营的淘果园分拣中心运往全国各地。土鸡蛋、鸡鸭肉,打包货物也是件手艺活,快稳准缺一不可。成批货物带着中国年的浓浓暖意汇入到这场“年货春运”中来。生意红火,回头客也多,一些公司成箱地订走这里的产品,作为年货福利发给职工;一家企业集团客户更是一次性购买了70多万元的产品。口碑立起来了,饶胜男心里踏实了。

饶胜男,1983年出生,在莫斯科国立大学获得本科和研究生学位。2013年10月,已在俄罗斯待了11年的她回到祖国,撸起袖子,忙起了家中农场的生意。

笋干老鸭煲是杭州的传统名菜,饶胜男的一位老主顾告诉她,在准备年夜饭时做这道菜,就用在她店里买的生鸭肉。这让她觉得既满足又甜蜜,食物跟春节相连总会被赋予别样的意义,恰好成了这团聚与别离中的点缀味道。

在我国的柑橘种植大省广东,邓迪方也在加班加点地寄送着自家种植的玫瑰柑。玫瑰柑这个美丽的名字,得于她将父亲采摘玫瑰花剩下的残渣加入到种柑有机肥中的创意。“现在这个时节,不是柑橘甜度最高的时候。南方的客户会比较喜欢,酸甜可口,但对一些北方客户来说甜度可能还不够,到2月份就会很甜了。”接受采访时,邓迪方宛如一个道地的农户一般数着指头将农作物的习性如数家珍地讲给记者听。2015年,邓迪方毕业于美国乔治福克斯大学市场营销专业,回国后便回到老家广州从化,跟家人一起从事沃柑种植,国人对于食品健康日益增长的需求让她相信,优质水果一定会拥有广阔市场。

田间地头,成了这个“90后”姑娘如今最常去的地方。考察市场、研究种植、打通销售渠道,不到3年时间,邓迪方的玫瑰柑园便收获了两项殊荣:农业农村部认定的国家现代农业(柑橘)产业技术体系示范园和柑橘黄龙病综合防控示范园。“我们现在提倡要做具备科学文化素质的‘新农人’,我觉得不只是‘新农人’,还得是‘心农人’,把心放在这片土地上,踏踏实实做健康农业。”邓迪方对本报记者说。

识乡情

距离衢州500多公里之外的江苏南京,从新加坡回国的宋戈终于能松一口气了。前阵子,她带领团队开发出的熟醉蟹、香辣蟹等产品已经销售运走,因为大闸蟹的生长周期所限,接下来她会休息一阵子,陪家人好好过个年。

一个留学生,回国后却做起了养螃蟹的生意,起因是她发现当地高淳固城湖的大闸蟹销售渠道相对单一,虽蟹质优良,养殖户却赚不到钱。“当时我在朋友圈晒南京本地的大闸蟹,很多外地朋友就留言问我怎么买,我就想为什么不能拓宽售蟹渠道,把这个生意做起来呢。”宋戈告诉本报记者。

创业初期,她也遇到过因经验不足在运输中造成螃蟹大量死亡的问题,付出过成长的代价。如今,从对养殖业的了解一片空白到熟知螃蟹习性,宋戈慢慢找着门道了,通过电商渠道,她帮许多养殖户卖高淳大闸蟹。生鲜对运输条件要求苛刻,中国飞速发展的电商物流业给她提供了足够的便利条件。“下水养蟹”成功后,宋戈开始在螃蟹的深加工上下功夫,努力延伸产业链:以漫画形式介绍高淳螃蟹,推出相关文创产品,用手机拍短视频吸引客户……火爆发展的短视频市场,也为她的螃蟹提供了新的机遇。

宋戈在跟大闸蟹“战得正酣”之时,饶胜男决定在自己接手的农场中进行一系列改造。配备检测室、启用智能大棚、安装质量安全可追溯系统……改造完成后,饶胜男尝试着通过一部手机来管理农场。在通过层层选拔后,2016年,饶胜男的农场被选为杭州G20峰会的供货商之一。那一年,产自这里的38888枚鸡蛋、540只母鸡和2250只老鸭“光荣”地走上了国宴餐桌。如今,回想起3年前的事情,饶胜男却颇为淡定。“荣誉都是过去的,我们得一直往前看。食物是良心买卖,卖的东西,首先得自己信得过,要时刻把住质量关。”她说。

帮乡亲

2017年,饶胜男有了新的身份,她被选为衢州市人大代表。重任在肩,让她觉得自己已不再单纯是个创业者,除了为公司打算,她得更多地站在农民角度来考虑乡村的发展问题。

“农业保险、农业数字化、精准扶贫,这些方面我做过一些深入调研”,饶胜男想了想,跟记者说起了几个想今年带上衢州两会的提案,“农业保险要能够保证农业主体的安全生产,提高农民的抗风险能力。发展数字农业,通过数字化的手段来管理,会一定程度上解决人力不足的问题,还能在种植过程中实现标准化。精准扶贫则是通过产业来做扶贫,给贫困山区的农民提供岗位、技术和标准,让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一方面解决剩余劳动力的问题,另一方面也能提高产量,让农民在家门口实现就业。”

这个年轻的海归人大代表,正积极履职,想要带着更多乡亲一起增收致富。

这样的土地情结,让千里之外的邓迪方深有同感。

“对农民来说,一毛钱一分钱,省下来都是赚了。”邓迪方极为感慨。她曾经不解之前遇到过的斤斤计较分厘的果农,直到自己也入了这行,才意识到“单兵作战”的农民要面对多少不易。“丰年好收成,若来年天气不好,可能一赚一赔,基本等于白干了两年。”

玫瑰柑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市面上甚至还出现了普通柑橘冒充玫瑰柑鱼目混珠的情况,邓迪方知道自己的生意越做越红火了,她想让更多果农参与进来,把蛋糕做大。“成立联盟,获得更高的议价能力,果农的钱不就能省下一部分了吗。”邓迪方陆陆续续地带动了附近十几家果农,整合资源,合作种植玫瑰柑。单是购买肥料这一项,一年大伙儿就能够省下上百万元。

从2014年开始,宋戈兼职做起了电商培训,给螃蟹养殖户讲电商营销模式、讲渠道拓宽。她跟多家养殖户签订了合同,达成产供销一体化,养殖户收入上去了,愿意跟宋戈一起做的人便更多了。她说,乡村振兴,离不开能够支撑乡村发展的人才,建设家乡需要更多人参与,“撸起袖子、挽起裤脚、弯下身子,我在这其中收获了成就感”。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1月26日第10版 记者 孙亚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