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团党东渡怪现象 盟友反对敌人欢迎

【本报特讯】首相兼大马土著团结党总裁敦马哈迪于上周五宣布该党笃定东渡沙巴,尽管对许多人而言,这是意料中事,但也为本州政坛投下一枚不小的震撼弹,也平添诡谲多变。

最为怪诞的莫过于土团党的决定纷纷遭到盟党,甚至包括希盟本身的伙伴政党即是人民公正党及民主行动党的「不欢迎」,但与此同时,却获得反对党的笑脸。

除了由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领导的沙巴人民复兴党一眾领袖一再催促土团党尊守大选前承诺及兄弟之情,不要伸展进入沙巴,沙巴公正党主席拿督刘静芝及沙巴行动党主席拿督黄天发已双双表示阻力。

公正党全国主席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及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也语多保留,表示土团党应经过磋商才好东渡沙巴。

但是,在反对党方面,以拿督哈芝芝诺为首的沙巴巫统一眾前叛将固然张手双方欢迎、以拿督拉津奥金为首的在野沙巴人民希望党马上自我解散等待并入土团党,其他主要反对党如团结党、沙巴立新党领袖也多窃喜或心情舒畅。

政治观察家指出,这固然是因为这些政党各有盘算,大伙都透过身体及语言反映出来,「这些反对党也心存『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心态,暂时忘记土团党其实作为执政集团伙伴,才是他们『反对』之对象。

「又或者是因为这些反对党其实并未视土团党为『敌人』,正如团结党主席拿督斯里麦西慕所言:『愿意与联邦政府合作』,因此,自动把『敌人』范围缩小至沙巴,即是剩下民兴党、沙巴公正党的刘静芝及沙巴行动党的黄天发。」

据指出,其实,本州主要反对党如团结党及立新党作为本土派,公开笑脸迎向土团党东渡,是否与他们向来强调的「沙巴应由本土政党执掌」自相矛盾,令人关注。

在去年大选之前,不少沙巴本土派政党领袖喊出「把西马政党踏出沙巴」,如今土团党东渡却未面对相同阻止,委实令人意外。

哈芝芝及拉津奥金以加入土团党为期许,主要目的固然是要找到「政治避风港」,透过土团党执政联邦及马哈迪掌相而重回权力核力--尽管这只是赶搭列车,也是朝上一份子。

政治观察家指出,更令人关注的是,一旦哈芝芝及拉津等人获接纳土团党--虽可能面对早前发生于西马般的希盟伙伴党反对接收「政治垃圾」加入希盟大家庭之情况,届时会出现何种局面。

民兴党署理主席拿督德雷尔莱金已表明,土团党东渡沙巴无损民兴党执政沙巴地位;言下之下,就是这些土团党新兵不会被接纳成为沙巴州政府一份子,沙巴州政府依然是由民兴党、公正党、行动党及民统联合执掌。

据指出,可能出现的局面就是「回到」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局面,沙统曾先后与团结党在人民党在国阵内共事,但在州政府方面却是反对党,甚至带州大选中与「外人」,即是其他反对党结盟对抗团结党或人民党。

这种情况与今日政局趋势颇有相似之处,如果历史重演,沙巴将再披上「独特政治之邦」称号。(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