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资部长对最低薪金制言论 引来雇佣双方反弹

(本报讯)联邦人力资源部长古拉提出依领域制定最低薪金额,昨日惹来沙巴雇佣双方乃至工商界的强力反弹,亚庇中华工商总会会长拿督雷远生就直指古拉说词具有误导性,而且「不可能」。

他说:「如果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最低薪金制,那麽最低领域的最低薪金肯定最少的,试问,届时有谁要从事最低领域的工作?

「古拉只是政治人物,并非商人,因此无法了解商界的问题;在推出任何政策之前,他应与工商界坐下来磋商和研究,如果他一意孤行,只会使情况变得『不汤不水』甚至更加糟糕。」

雷远生是在亚庇接受记者访问时这麽表示。

他认为,沙巴和砂拉越的最低薪金制应与西马有别,毕竟东马发展还是差了一、两步。

他说:「最低薪金制不该全国划一,沙巴和砂拉越的最低薪金应要来得比西马低……就连日常用品的价格都无法划一,隔了一道南中国海下,政府必须考量一下我们面对的问题。」

「在最低薪金制的课题上,政府应该划分两种制度。」(020)(T)

大马职总沙分会秘书长凯特琳 指将剥削广大雇员权益

(本报讯)大马职工总会沙巴分会秘书长凯特琳基古南昨日表明,该会反对联邦人力资源部长古拉所提出的依领域制定最低薪金额,因为这种做法将剥削广大雇员权益。

她指出,古拉可能是「甫完成登上东南亚最高峰--神山之梦想,因此,还在梦境中」,才会提出如此建议。

她说:「如果政府能够提供足够的执法行动确保雇主一百巴仙执行该制度,或许我们还可稍为讨论一下,但仍会面对某些领域雇员最低薪金遭低估的问题。

「因此,对国内尤其是沙巴雇员而言,最好的做法就是全国划一最低薪金额,甚至不是分沙巴、砂拉越及西马三地。」

凯特琳基古南是在亚庇接受记者访问,回应古拉的提议时这麽表示。

在经过五年区分沙巴、砂拉越及西马三地制定最低薪金额后,赢得于去年五月大选而执政的希盟政府,于今年一月一日起将最低薪金额全国划一为每月一千一百令吉。

凯特琳表示,其实,在二零一三年全面实施最低薪金制之前,政府曾选择性规定某些领域如酒店及园丘业实施最低薪金制,结果因为缺乏执法行动,结果形同虚设。

她说:「我们已历经这些问题,现在又何必走老路?如果真的依领域定最低薪金,那麽如今火红的酒店业及快餐店,要制定多少的最低薪金?雇主会合作吗?」

她表示,目前是全国划一最低薪金,更加方便当局执法,但也因为缺乏执法人员而无法全面行动。」(020)(T)

沙巴雇总会长叶竞文 指古拉主意倒行逆施

(本报讯)沙巴雇主总会会长叶竞文昨日指出,联邦人力资源部长古拉前日表示政府拟的实施依领域或行业分类最低薪金制度,并非好主意,反而会是倒行逆施。

他表示,相反的,政府必须确保往前走,并征求意见或研讨数据,「必须兼听则明,而不是偏信则暗,使市场回到以前看哪个行业的说服力强弱来定夺最低薪金。」

他说,在二零一三年实行最低薪金制之初,就是把各行各业不同基本薪金综合起来,依循当时政府大力强调的原则,那就是「员工无论任何行业背景,都能享有共同、平等的最低薪金,以应付三个基本吃住行的生活条件。

他说:「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则,今年开始全国最低薪金划一为每月一千一百令吉。」

叶竞文是在亚庇向报界发表谈话时这麽表示。

他表示,或许古拉的想法是任由各行业依据各自的劳动力回酬,在这一千一百令吉的最低薪金基础上拟定更高的基本「入行」工资,但这做法也有不当,理应任由市场需求原理来决定,而不需官方来越俎代庖设定。

他说,沙巴雇总去年所研究的最低薪金报告显示,全球实行最低薪金的两百零八个国家,只有卅七个是依行业分类拟定的。

据指出,该研究显示,每个主行业都有细分的组织小行业,如何依据行业来定夺来最低薪金,以及每个行业都有不同劳动力回酬,及人力需求,本地或外劳、教育技术参差不齐,如何计算预测综合分类后的市场结果,都是颇费周章。

古拉前日指出,政府将在下一轮重新调整最低薪额时改为依领域制定,而不再是如目前依沙巴、砂拉越及西马三区制定。他举例,届时来自园丘业的雇员将全国划一薪酬,因为这样将更加实际及更加合时宜。(020)

凯特琳:沙巴设本身劳工谘理会 效果如何有待观察

(本报讯)大马职工总会沙巴分会秘书长凯特琳基古南昨日指出,沙巴设立本身的劳工谘询理事会或有助于加强「官雇佣」三方磋商,但效果如何仍有待观察。

她表示,由于目前的劳工权限,包括在沙巴实施的沙巴劳工法令均掌控在联邦政府手中,她还不确定拟议中的该理事会如何运作。

她说:「一旦成立这个理事会当然可以充作沙巴的雇主、雇员及政府三方提供磋商平台,但它最终是向州政府提出建议,抑或向联邦政府作出劝告?」

凯特琳基古南是在亚庇接受记者访问,回应联邦人力资源部长古拉的一项言论时这麽表示。

古拉前日表示赞成沙巴设立本身劳工谘询理事会供政府及雇佣三方聚首会商,以遵循一九六三年马来西亚协议精神。

无论如何,他表示将先行与沙巴州政府磋商有关问题,「我以开放态度看待此事,这样做是没有坏处的。」

凯特琳表示,其实,目前全国劳工谘询理事会也有沙巴代表性,例如大马职总在这个理事会中反映的就包括沙巴雇员的意见与问题,雇主方面则由大马雇主联合会代表。

提到沙巴雇主投诉大马雇主联合会因为总部设在西马、常常忽略沙巴雇主的声音时,她表示不欲置评,「但对我们雇员来说,我们一直通过大马职总有效反映我们的心声。」(020)

雷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