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稻米业低迷40年 稻农养家糊口成问题

(透视大马)沙巴州政府在约40年前解散沙巴稻米局的决定,导致古打毛律稻田农民今日为此付出代价。

不管55岁的农民沙因阿烈,在古打毛律甘榜丹绒峇都II的稻田如何努力工作,他的收入从未增长过。

无论他与其他农民如何设法提高产量,他们都被迫依循国家稻米公司(Bernas)制定的价格来售卖白米。

在沙巴,每公斤白米售价设定为90仙,许多农民都认为国家稻米公司在制定主食价格上有不公平的垄断。

沙因在《透视大马》访问古打毛律稻田时直言,“忘了致富吧。”

古打毛律是沙巴主要的稻田种植区,占地1万公顷。

“如果我任何一个孩子在学校表现不好,他们还是会和我一样加入这个行业。”

沙因每年只收割一次稻田,土地非他所有,单次收割可赚取1万2000令吉左右。

他可以通过一年收割两次来赚取更多收入,可是缺乏收割机。

体力劳动与收入不成正比,因为从收割中所获得的收入,大部分都用作准备下一轮的种植与收割。

扣除这一切费用后,沙因只能为其家人预留2000令吉。

他说,在下一轮收割到来前,这笔钱用作一年的食物费。此外,他也捕鱼来补充家庭生计,并寻找及售卖金属碎片来赚取额外收入。

“有了这笔钱,我们每天可花费约5令吉。” “为了让长女可以在今年上大专院校,我不得不花掉部分收割获得的收入。”

沙因也因此向其朋友贷款以资助他下一轮收割。

沙巴稻米局于1981年解散之前,沙巴米产70%达到需求量,不过现在只达到30%。该局确保受薪农民的发展与福利,同时提供金融资本。 然而,这也导致该局陷入债务困境,并在随后遭解散后,农民不不再获得援助时开始售卖或放弃稻田。

随着农民纷纷转向其他收入来源,稻田种植不再有利可图,产量也下降。

国阵州政府此后大量投入推动沙巴的农业发展,但未能提高产量,尤其是在国家稻米公司接管及制定农民的价格后,更多农民不再有兴趣。

古打毛律一些稻田农民认为,国阵政府试图将担巴索(Tampasuk)的泛滥平原作为分地区是错误的。尽管在易受洪水侵袭的地区收割困难,但仍然投入数百万令吉到这个地区。

另一名农夫阿末哈欣(45岁)指出,政府把焦点放在错误的地点。

沙巴继2015年发生大地震后,担巴索的洪水情况更严重了。

“其他地方没有受到洪水影响,但政府却热衷担巴索的发展。”

随着国阵联邦政府与州政府在509全国大选被击败后,如今还有一些希望。

沙巴农业及食品工业部长王鸿俊于去年7月指出,州政府已成立一个技术小组,探讨重新设立沙巴稻米局,以及该局当初解散的原因。关于沙巴稻米局因负债累累而解散的报道很少。

在联邦政府层面,农业部也正在探讨如何终止国家稻米公司垄断白米市场的方式。

然而,对沙因来说这些举措还不够快,他说,最新的艰难之处在于需要全额付款,而不是押金来雇用收割机操作员。

“他们不止要求全额付款,他们还调涨收费,从240至280令吉。”

沙因与76岁的岳父赛然希迪共用稻田地,赛然希迪说,曾经的稻田农民生活过得轻松。

“我们为家人预留了足够的白米,其余的才拿到市场上卖。”

他补充说,政府决定让然油价浮动,虽然有上限,但加上肥料成本较高,已导致农民种植与收割成本增加。

“我们现在唯一的救生索是政府津贴。很多固定成本都在上升,无形中也减少了我们的收入。”

沙巴州政府在约40年前解散沙巴稻米局的决定,导致古打毛律稻田农民今日为此付出代价。(图:透视大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