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灵碑现“日本英雄”引争议 吉政府:技术错误

(亚罗士打24日讯)日军慰灵碑出现“日本英雄”字眼引争议,吉打州政府否认这是歌颂日军,纯粹是技术上的错误,会要求承包商尽快修正,而大马历史学会吉打分会也强调,重建日军慰灵碑,只想让人知道该历史古迹的存在。

米都一座被荒废的日军慰灵碑重建后,因宣传海报和历史解说板上的标题出现“英雄”字眼,引各方争议!马华总秘书拿汀巴杜卡周美芬也于昨日在脸书撰文质问,设立这个日军慰灵碑是为了纪念,还是赞扬日军当年的“入侵”和对马来西亚人民的暴行?

这座日军慰灵碑坐落在苏丹阿都哈林桥旁的吉打旅游局范围内,据了解,该慰灵碑的遗迹是于去年由大马历史协会吉州分会发现后,今年初获日本驻槟领事馆赞助重建。该慰灵碑是于本月21日由掌管吉州旅游事务的行政议员阿斯米鲁主持开幕。

万山苏丁:通知日驻槟领事馆修正

大马历史学会吉打分会主席拿督万山苏丁于今日受询时表示,这座日军慰灵碑是为了纪念1941年12月13日,3名占领亚罗士打的日军,当时他们为了阻止英军炸毁桥梁,其中1名日军在剪断英军设下的炸弹线时,被突然引爆的炸弹炸死,另2名同僚也当场被炸。

他说,有关纪念碑已存多年,但鲜为人知,石碑上的牌匾已经不翼而飞,仅剩下底层月台。重建费用耗资3万令吉,全由日本政府承担,只是想让民众知晓这个历史古迹的存在。

他指出,没料到技术上的一些错误,导致宣传海报和历史解说板上用错“英雄”字眼引来广大的争议。他们会正视此事,通知日本驻槟领事馆,要求尽快修正。

阿斯米鲁驳斥歌颂日军

吉州旅游事务的行政议员阿斯米鲁在周六受询时否认州政府歌颂日军,也不可能美化日军,宣传海报和历史解说板上出现的“英雄”字眼纯属技术的错误,他会要求承包商尽快修正为日本军人,以平息各方争议。

他也是在主持开幕礼当天才知道使用“日本英雄”的字眼。”

他重申,州政府只是希望这座被遗忘的日军慰灵碑重建后,能够让亚罗士打多一个景点区,吸引游客。

他强调,这座日军慰灵碑重建费用是由日本驻槟领事馆全资赞助,州政府并没有承担任何费用。#

日军行径是英雄抑或暴行? 蔡通易促吉政府表立场

(北海24日讯)马华吉打州署理主席蔡通易促请吉打州政府表明立场,日军占领我国期间的行径,是英雄还是暴行,为何要称3名日军为“英雄”?

他是针对本月21日(星期四)于吉打州亚罗士打重建开幕后的日军纪念碑——慰灵碑,所记载的事迹上以“英雄”(Wira)字眼,称呼3名日军,希望该州政府予以解释及表明立场。

他说,该纪念碑只是叙述3名日军于1941年在当地阻止英军炸毁桥梁,在拆弹时被炸死的事迹,相比日军在占领马来亚3年8个月期间所杀害的无辜子民根本不成对比。

他强调历史曾清楚记载,日军占领我国那3年8个月期间,马新两地各族人民被杀害的有7万人,被无辜逮捕受刑致死和被监禁摧残致死的近8万人。

“至于被迫服劳役致死、饥饿死亡的人数近达30万人,这是血淋淋的残酷事实,曾经身受其害的国民,即使已过70多年,大家是否还历历在目,不曾忘记日军残暴的行径。”

蔡氏提及,若那3个牺牲的日军是英雄,那被日军杀害的马来亚同胞是什么?他感到疑惑,强行以武力占领一个国家,还杀人无数的军队被称为英雄,那些为了保家卫国跟日军抗战而丧死性命的,是不都理所当然?如果这3位日军在拆弹时被炸死的事迹应被立碑歌颂和怀念,那些无辜被杀死的马来西亚国民,州政府又置他们于何处?

他对该州行政议员阿斯米鲁缺乏政治敏感和顾忌人民感受,感到失望。

“在吉打州政府内担任行政议员、国会议员和州议员的华裔领袖应该告诉华社你们的立场,是否同意日军的暴行?是否认为那3位在拆弹时被炸死的日军才是英雄,所以必须被立碑纪念?其他被杀害的同胞都是死有余辜?不然,为什么会允许纪念碑上把日军写成英雄?”

据蔡氏了解,有关纪念碑于1941年12月13日竖立在苏丹阿都哈林大桥旁,该纪念碑在过去77年来都未曾被修复。

“为什么吉打州政府会在这个时期选择修复,并打算将它发展成一个新的旅游景点?这是不是因为中央政府向日本政府取得低息贷款,为了讨好日本,企通过扭曲历史,把凶残的蝗军粉饰为二战英雄?”#

大合摄。(D14)
重建的日军慰灵碑旁边设有马来文、日文及英文三语历史解说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