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行官员供称 不知前朝成立特工队

(吉隆坡16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涉嫌SRC国际有限公司刑事失信和洗黑钱案审讯今日进入第3天,第二名证人国家银行官员阿玆祖表示,对前朝国阵政府曾在2015年3月成立特工队,调查一马发展有限公司资金去向一事完全不知情。

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盘问证人是否知晓有关前朝政府成立的特工队,成员包括时任国家银行总裁丹斯里洁蒂、以及时任反贪会主席丹斯里阿布卡欣等人,并有媒体广泛报道一事,阿兹祖表示不知情。

他指出,他是在2015年7月6日早上接获通知,要在翌日拉队前往马银行吉隆坡拉惹珠兰分行进行搜查。
阿兹祖披露,反贪会已经在今年2月14日传召他前往反贪会办事处录取口供,而且当时他还携带了8个文件,负责向他录口供的官员名为哈兹威。

他说,这也是他继7月7日后,再次翻阅有关文件。他在庭上指出,他是在2008年受委调查官,随后在2017年受委为国行经理。

他说,受委为调查官的9年间,已进行大约90次的搜查,即每年会有约10次的调查任务,期间也会充公文件。另外,阿兹祖也坦承,不曾在洗钱案方面进行过任何金钱追踪。

阿兹祖说,在马银行拉惹珠兰分行搜查期间,仅会见分行经理,没有会见其他银行职员。#

没被指示充公纳吉资料

阿兹祖指出,根据所接获的指示,他在马银行吉隆坡拉惹珠兰分行的搜查行动中,仅被要求充公指定的银行户口号码、名字和相关文件。

他说,指示没有指明要充公纳吉户头或SRC国际公司和Ihsan Perdana公司的相关资料,包括有关户头的交易日期和数额的资料。

他说,分行经理巫玛德维在不确定指定银行户头相关文件的范围下,提供了所有相关的文件资料。

“因此,巫玛德维并非只提供SRC国际公司、Gandigan Mentari公司和Ihsan Perdana公司的交易资料。”

他指出,早上充公8份文件和3份信封后,就等待第2支搜查队伍前来,直至晚上大约10时才离开。

他也否认,这是为了阻止他人带走其他有关的文件。

“我是在等待其他队员完成工作。”

另外,他也指出,不清楚是否有其他官员,如反贪会官员在场又或是有几支队伍在调查此事。他坦承,自身向反贪会供证时,没提及第2次的搜查行动,包括巫玛德维对第2次的搜查行动也不知情。

阿兹祖也承认,他在晚上9时15份从巫玛德维手中接获第一组文件,第二组文件则是在晚上9时30分。#

一马公司最终报告篡改案
高庭进行首次案件管理

该案件开审前,纳吉和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前主席兼首席执行员阿鲁甘达的另一宗案件,即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最终报告篡改案也在高庭进行首次的案件管理,该案的承审法官为莫哈末再尼。

将传召30证人

主控官法尼尤索副检察司在庭上指出,会在此案传召30名证人。另外,高庭法官莫哈末再尼择定8月29日进行案件管理,审讯日期为2019年11月18至29日,以及2020年1月13至17日。

纳吉与阿鲁甘达分别在《反贪会法令》第23(1)滥权条文及第28(1)串谋条文下被控。在2009年反贪污法令第23条文下,一旦罪成,两人可面对不超过20年监禁及罚款1万令吉,或涉及款项的5倍。#

纳吉(左2)抵达法庭时,吸引数名忠实支持者向他握手问好及拍照。